-

隨著林天將兩道神魂還回去,也開始緊張不安地等待著,生怕哪一個步驟出錯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而林無痕夫婦體內的生機也變得越來越強。

片刻之後,他們終於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爹、娘!”

林雨激動起來,林天也是神色激動,不過卻有種近鄉情怯之感。

林母在看到他們的那一刻開始,先是一驚,隨即立刻就感受到了那種來自親情的直覺,忍不住問道:

“小天、小雨?”

“娘,是我們!”

林天立刻抓住對方伸過來的手,還是和小時候一樣的溫度,天下獨一無二的氣息。

“小天,你真的做到了,這一切就像是在做夢啊,竟讓為父不敢相信!”

林無痕抱著他們所有人,臉頰上的肌肉忍不住跳動,顯得格外激動。

“一切都隻不過是僥倖罷了,要不是你們在冥冥之中庇佑,我也做不到啊!”

林天笑了笑,而當父母問起他們這些年的經曆之時,林天和林雨也是緩緩地講了起來。

原本林天隻是想簡單的說一下,卻拗不過林母二人的不時相問,讓他講得細了不少。

就這樣,他也是花了幾日功夫纔將自己這十多年的經曆講完,連他自己都感覺有些驚奇。

林無痕夫婦二人聽得也是時時垂淚,又不時笑了起來。

直到林天講完之後,他們也才連連點頭。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真是苦了我的一對兒女了!”

林母本是剛強女子,奈何此時在兒女麵前,儘是一片柔情似水。

林雨也忍不住問道:

“爹、娘,你們為何會突然不辭而彆啊,讓我和哥哥好想你們啊!”

看著又是流淚的林雨,林無痕二人也是滿臉的神傷,最後還是林無痕長歎一聲。

“唉,我二人又何曾願意拋棄你們離去啊,隻不過當初我們受到過一個古老勢力的救命之恩。

他們見我二人有些天賦,便傳授神通教習術法。

後來我便得知他們竟是專門負責鎮守神印之門的隱士,而我們也是臨危受命,去鞏固神印之門的封印。

隻不過在龍族的神印之門中,還是出了些意外,便被破將肉身留在了那裡。

這些年未能儘到父母的責任,是我們對不起你兄妹二人呐!”

看著自責的二人,林天和林雨兩兄妹如何不能體會到他們的心酸無奈。

“爹、娘!你們不必自責,我們兄妹二人從來就冇有怪過你們。

如今一家人團聚,也算是天大的幸事啊!”

“我兒說的對,今後為娘可得好好補償你們纔是!”

一家人都笑了起來,這樣的天倫之樂讓林天的血液都是滾燙的。

“娘,拿我可要吃紅燒肉、叫花雞還有鮮美的魚湯。

一想起小時候的味道,我現在都要流口水呢!”

林雨當即拉著林母的手開始撒嬌,完全看不出先前那般殺伐果斷之氣!

“好好好,這就給你們做!”

林母的眼睛都笑成了一條線,立刻去動手。

林雨歡快地跑過去打下手,留下林天與林無痕父子走出洞府外散步。

“轉眼就是十多年過去了,現在你都和為父一般高了。

想當初有的時候你可是才這麼高啊,哈哈哈!

林無痕用手比劃了一下,林天也笑了起來:

“是啊,那時候您可是經常捉弄我,然後被娘一頓數落,說您還像個小孩一樣。”

兩個人邊走邊聊,看著遠處大河劍宗恢宏的景象,還有山間清風吹來,心情開闊許多啊。

兩父子東拉西扯地隨便聊著,感覺再說三天三夜也說不完話題。

等到一陣香味飄出來了,他們竟是同步地肚子咕咕叫起來,又是相視一笑。

“爹、哥哥,飯都做好了,趕緊回來吧!”

林雨也回到了她這個年紀該有的純真活潑,依靠在門口招了招手。

“好,馬上就進來。”

不過林無痕剛走兩步又停了下來:

“對了,你不是給我找了個兒媳婦嘛,好不速速叫來爹孃看看!”

縱使林天闖蕩四海多年,一聽到要帶對象見家長,

也不免有些緊張起來,不過轉眼又笑了笑:

“好,我這就去尋她!”

片刻之後,林天便帶著月如霜趕了過來,隻見美人百媚千嬌,一身打扮優雅卻又接地氣,笑容之中更是透露出一股賢惠之氣。

這不僅讓林無痕夫婦看得極為滿意,就連林雨也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爹、娘,這便是我的妻子月如霜!

如霜,這便是我的父母,至於小雨你們早就認識了,就不多言了。”

聽著林天的介紹,月如霜的臉頰更是多了幾分紅暈,心中更是美到了極點。

“伯父、伯母,如霜見過二內位!”

月如霜立刻行禮,舉止恰到好處。

“來來來,快坐,都是些家常便飯,聽說你出自大家世族,也不知能否吃得慣!”

林母趕緊張羅著入座,對這個舉止得體的兒媳已是非常滿意。

“如霜自幼修行,怎會嬌氣。

何況伯母的手藝真是一絕,難怪小天當初廚藝不錯,原來都是您教的他呀!”

“感情是這小子用廚藝騙得了個好媳婦啊,有你老子當年的幾分風采,不錯不錯!”

林無痕開著玩笑,頓時讓眾人笑了起來。

就在這時,月如霜又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兩份禮物,

都是不算太貴重又活血補氣,美容養顏的佳品,隨著她的一番講解更是讓二老非常滿意。

林天也是暗中點頭,看來她是早就為這一天做好了準備,剛纔去請她之時也才能這麼快就趕過來。

“這些都是中州家族雪山上的特產雪蓮,伯父伯母你們時時泡茶喝。

尤其是伯母您用了,那容顏必然是今年二十,明年十八!”

“好好好,真是孝順呐。

趕緊入座吃飯吧,今天你可要好好嚐嚐我的手藝才行!”

林母對自己這個兒媳是越看越滿意,而林天與林雨吃著盼望了十多年的飯菜,險些讓眼淚掉了下來。

世間美味珍饈無數,卻也遠遠比不過這簡單一桌啊!

等到吃過之後,林無痕二人對月如霜也有了些瞭解,這時候林母更是抓著她的手捨不得鬆開。

“適才你二人說還並未完婚,如此甚好。

依我看正好挑個好日子,讓你們把婚禮給完成了,也好讓我早日抱上大孫子!”

聽著林母的話,月如霜的臉頰更紅了,不過卻冇有拒絕。

等了這麼久,自然是希望能夠名正言順地成為林天的妻子。

“對對對,這等大事我差點忘了。哈哈哈!”

林無痕也是同意林母的看法,也不過問林天的意見,直接看向月如霜:

“如霜丫頭,你要是冇意見,我可就要去挑時日了啊。”

“如霜的心早已屬於林天,自然無意見!”

“好好好,那便好。”

林無痕也是立刻開始要生辰八字開始翻老黃曆,林雨湊過去幫忙給意見。

而林天也帶著月如霜返回月家,雖然當初月家幫著柳家差點讓林天栽在了中州,不過那必定是月如霜的親族,聯盟也並未對他們出手。

隻不過現在天下各族各派都分了不少好處,唯獨他們受儘了白眼和嘲笑,這讓他們整日抬不起頭來。

片刻之後,林天和月如霜二人就趕回了月家神山之上。

隻不過這裡再也冇有了往昔的繁華,反而儘顯蕭條落敗,連人影都看不到幾個。

月如霜看到這般景象,也是微微歎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後山祖祠處卻爆發出幾股不俗的力量,似乎是起了爭鬥。

林天二人當即飛了過去,竟發現是那幾位長老帶著人將家主月明風圍住,

大批族人不敢靠近,唯有月行歌等少數幾人維護在家主身邊。

“幾位長老,你們竟然要置我於死地,我何錯之有?”

月明風身上已有傷勢,臉上儘是悲憤之色。

一位長老冷笑起來:

“明風,若非是你帶著我們投靠柳家,我等又何至於落到今天這般下場?

如今已無人敢和我們有任何瓜葛,除了這月家領地之外,還有何處可去?”

“就是,月明風,你自當在祖宗麵前以死謝罪!”

“殺了他!”

“殺了他!”

被煽動的族人們不停的叫著,眼中具是恨意,哪裡還記得當初投靠柳家之時分得的好處。

月明風看著周圍的口誅筆伐,卻是一聲長歎,並冇有辯駁什麼。

不過月行歌卻站出來說了句公道話:

“幾位長老,你們把責任都推給家主,自己倒是乾乾淨淨了,不覺得可笑嗎?”

長老們當即神色難看,其中一人當即怒斥:

“月行歌,這裡豈有你說話的份,難道要和那個叛賊一起造反不成?”

“哼,我看你們纔是叛賊!”

月行歌一聲怒吼,頓時讓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林天看著這個有些血性的小子,眼中更是讚許不已。

月如霜曾經對他而言還是高高在上的天才,但現在已是雲泥之彆。

不過此人這些年的修煉速度也不慢,在同輩之中依舊算是不錯。

現在麵對著這麼多人的圍攻,依舊敢出來聲張正義,的確是有骨氣。

等到眾人安靜之後,月行歌接著說道:

“當初家主一直不願和柳家合作,不願將小姐推進火坑,可是你們幾個被柳家收買,逼迫著家主更改主意。

現在柳家落敗,而林天得勢。你們又想讓家主背鍋,好去對林天搖尾乞憐。

這偌大的月家,竟生出你們幾個卑鄙無恥反覆無常的小人,我看該在祖宗麵前以死謝罪的是你們!”

月行歌毫無懼意,當著所有人的麵揭露幾人罪行,頓時引得議論紛紛。

而幾個長老更是臉色僵硬,惱羞成怒。

“一派胡言,竟然敢歪曲事實和月明風狼狽為奸,看我不殺了你!”

一個長老當即出手,神話境界的力量具有碾壓優勢!

“我命休矣,家主保重!”

月行歌冇有躲閃,慷慨赴死。

不過他並未等來自己的死亡,反而是那長老直接炸裂,把眾人嚇了一跳。

下一刻,林天和月如霜現身,那股磅礴的威壓直接嚇得眾人跪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