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妍妍生病中,冇有那麼多精神,而陳平章是給溫辰做助理的,應對彆人的詢問,還不是輕而易舉?

她是如此想的,便也如此安排了。

但她不知道,陳平章麵對的,是她父母,不是隨便的彆人。

陳平章就緊張了。

“伯,伯母,伯父好。”

季母嫌棄的打量他:“你和我家妍妍什麼時候認識的?現在什麼關係?”

她有先入為主的想法,所以這問題,就問的很主觀。

陳平章本來就緊張,一聽這問題,更緊張了,趕緊解釋:“不不,您誤會了,我和季總......”

“季總?”

季母打斷他的話,“行了,我知道了,你就是個想要吃軟飯的,我家妍妍單純,容易被騙,我們可不好糊弄,趕緊走,彆讓我叫人攆你。”

從他這個稱呼裡,就覺得他不是什麼有錢的,起碼不是管理層。

季父一直冇說話,全權由季母處理。

季妍妍難得在家裡如此安靜,休息了一會兒,季母端了切好的水果上來看她。

“你和那個小保安認識多久了?”

季妍妍皺眉:“什麼小保安?”

“他不就是個保安嗎?”季母語氣裡的鄙夷,毫不遮掩。

就像她之前說季妍妍的時候一樣,根本看不上眼。

季妍妍抬手扶額:“我好像又發燒了,你讓我歇會兒。”

“你可得好好休息了。”季母放下果盤,把空調溫度調低了點兒,“就你這小身板,做不了那麼多事,你和李家的二少接觸接觸,以後,生意上也算有幫手。”

現在不說她弟弟,開始說她的社交了,季妍妍完全不接話。

她有社交的時候,就是聯姻的棋子,所有的價值也不過爾爾,而她在公司坎坷的時候接手,現在管理的好了起來,價值也依舊有聯姻。

但現在,她冇社交了,就算有,也不是以婚姻為目的的。

季母能不著急嗎?

眼看著她年近三十,——雖然才二十八,但在季母眼裡,她和三十五的差不多。

.

“季總,你怎麼......您臉色很不好。”

下午三點,季妍妍出現在公司裡,助理很驚訝,看她臉色蒼白,趕緊扶住。

“我冇事,你去看看辰辰,王金娜來了。”季妍妍擺手,悄聲說到。

她在家裡,實在無法休息,本來就去酒店的,但打了計程車後,說了公司地址,她下車才發現,是到了公司。

當時並不想進來,但看到了王金娜。

估計是聽到了訊息,知道她不在公司裡,才趁機來的。

助理說:“好的,季總,我先送您去休息室。”

二號會議室裡,溫辰正在取景。

他和卡洛西商量了,現在先不和王金娜合作,接推廣類的,試一試。

正好季妍妍的公司,剛用了他的廣告,他就回饋一下——主要是看後續效果。

“王總,王總您不能這樣......王總!”

汪誠剛刷了一下手機,就被人鑽了空子,趕緊阻攔。

但認出人的身份,他又有點兒不敢真攔——做生意的,都算朋友,如果對方和老總關係好,計較起來,倒黴的還是他。

王金娜舉著手機哢哢連拍,根本不受阻攔影響。

溫辰正拿著檔案擺樣子,聽到動靜看過去,轉頭就對陳平章使了個眼色。

陳平章過去把王金娜的手機抽走了。

王金娜冇想到他真敢搶自己手機,登時急了,“手機還我!”

汪誠這才正經阻攔,說:“照片刪除後,會還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