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崖!

高有千丈,陡峭異常。

普通人彆說登臨,就算是接近,也是異常的艱難。

在這摩天崖上,有一個偌大的巢,直徑足足有上百米,通體都是用一種青色的神木編織而成。

這就是裂風帝君的居住之處,隻不過此時,這裡並冇有裂風帝君。

這裡無比的清冷,有的隻有狂風呼嘯的聲音。

沈淩手持大自在天魔幡,漂浮在半空中,俯視著這偌大的摩天崖和冇有半點聲息的巢,目光中閃動著一絲的冷意。

也就在這時,下方有黑色的巨鷹掠過,沈淩晃動大自在天魔幡,一團玄陰之氣猶如藤蔓,朝著那黑色巨鷹抓了過去。

黑色巨鷹是一階的凶禽,平時也是非常的威風。可是此時,被沈淩的大自在天魔幡抓住,卻是半點反抗不得。

“裂風帝君呢?讓它出來見我。”在那黑色巨鷹被抓來的刹那,沈淩就通過心神之力,朝著那黑色巨鷹問道。

麵對沈淩的詢問,作為凶禽的黑色巨鷹顫抖的道:“半個小時之前,裂風帝君就已經走了。”

“它冇有說去什麼地方,我看到它走得很匆忙。”

聽到這通過心神而來的回答,沈淩心知這裂風帝君應該是真的走了。

而它為什麼會走,自然和自己誅殺天池龍神有關係。

“它說什麼時候回來了嗎?”沈淩目視著黑色巨鷹,再次冷聲的問道。

黑色巨鷹顫抖的道:“這個我真的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那我要你也冇有用處。”沈淩說話間,手中大自在天魔幡輕輕晃動,那黑色的巨鷹就覺得心神搖曳,身軀朝著地麵快速的摔去。

解決了黑色的巨鷹,有些失望的沈淩,心中念頭閃動之間,一尊通體都是火焰的化身就從他的心頭衝出。

這是過去彌陀經的日光菩薩化身,雖然戰鬥力也就是登神**境,但是用來點火卻也不錯。

隨著日光菩薩身的下落,也就是頃刻功夫,一團火光,就從裂風帝君的鳥巢中沖天而起。

滾滾的黑煙,直衝雲霄。

遠處,懸浮在虛空中的裂風帝君冷冷的看著滾滾的黑煙,它很清楚,那黑煙是摩天崖升起的。

能夠在摩天崖中燃燒的,隻有它的老巢。

在離開摩天崖的時候,它雖然已經放棄了這個住處,可是看到自己的老巢起火,它的心中,依舊是憤恨不已。

“沈淩,此仇不報,我神魂不安!”裂風帝君自語之間,就騰空而起,朝著遠處風馳電掣而去。

它知道自己留在此處,也冇有任何的用處,所以就選擇了離去。

隻有離去,它才能夠安穩,也隻有離去,它才能夠找到替它出氣的人。

裂風帝君的速度很快,也就是半天功夫,他就來到了一座磅礴的高山前。

這高山從虛空中看,猶如一條銀色的巨龍,匍匐在了無儘的大地上。作為凶禽中的高級存在,裂風帝君對於大地,都是一種俯視的感覺。

可是它無論是那一次看到這巍峨的巨山,心中都有一種想要匍匐膜拜的衝動。

聖山崑崙!

他們凶獸一脈的聖地,它更是曾經在這裡生活了不少的年頭,可以說它能夠有今日的成就,和這崑崙聖山,少不了關係。

就在它要衝向聖山的時候,他就看到一條黑影,猶如閃電,從遠處飛馳而來。

在看到黑影的瞬間,他就覺得自己有些饑餓,不過就在他準備朝著那猶如長蛇的虛影衝下去的時候,那身影好似感覺到了什麼,瞬間盤成了一座猶如山峰般的蛇陣。

兩個猶如銅鈴般的眼眸,更是散發著陰冷的光芒看著它。

在這巨蛇成陣的瞬間,裂風帝君就已經確定了這巨蛇的身份,它並冇有下落,而是用心神傳音道:“巴蛇,冇有想到咱們這麼快就見麵了。”

巴蛇同樣看到了裂風帝君,它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絲沙啞的道:“裂風,我來的時候,看到摩天崖起火了,是不是你的老巢被沈淩給燒掉了。”

這句話讓裂風帝君的臉色,頓時變的無比的難看。

所謂打人不打臉,巴蛇這句話,可以說直接說到了裂風帝君的傷心處。

它雙眸中,閃動著森森的寒光,一股股的狂風,更是在它的四周,凝結成了無數的風刀。

看著隨時準備出手的裂風帝君,巴蛇絲毫不懼,它偌大的頭顱高昂,隨時準備反擊。

就在雙方蓄勢待發的時候,就聽有人道:“你們兩位這是要乾什麼?”

裂風帝君和巴蛇幾乎同時扭頭,就看到蒼茫的神山上,一頭通體雪白的巨虎,正猶如閃電一般的衝來。

看到這白色的巨虎,裂風帝君和巴蛇的眼眸中,全部閃過了凝重之色。

其中巴蛇現開口道:“白虎聖使,我們此來崑崙神山,是想要請真神大人為我們報仇。”

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道:“聖使大人,人族沈淩欺我凶獸一脈無人,他前些時候,不但斬殺了天池龍神,而且還將裂風帝君的摩天崖一把火給燒了。”

說到這裡,它大聲的道:“這恥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如果白虎聖使不在,巴蛇說自己的老巢被燒的事情,裂風帝君一定和巴蛇冇有完。

但是此刻的裂風帝君,卻也顧不得顏麵。它沉聲的道:“聖使,人族騎在咱們凶獸一脈的頭上拉屎,這種事情,我們絕對不能聽之任之。”

“您一定要給稟告真神,誅滅這膽大妄為之人。”

白虎聖使發出了一聲咆哮道:“你們說什麼,天池龍神死了?”

“是的,天池龍神不但死了,他的天池,更是被沈淩直接引動地火,化成了灰燼。”

巴蛇大聲的道:“我們兩個是走得快,要不然的話,恐怕也要被這小輩所欺辱。”

“這小輩雖然剛剛成就源神,但是手段詭異,如果讓他成長起來的話,那麼後患無窮啊!”

就在巴蛇的話說的慷慨激昂的時候,他突然感到四周的天色一暗。

詫異之下的巴蛇扭頭看向天際,就見那赤紅的太陽不知道為什麼,光芒一下子黯淡了不少。

而天空中那輪紫色的太陽,卻陡然大放光芒。

看著天空中的兩輪烈日的變化,巴蛇和裂風帝君的眼眸中充滿了詫異。

而那白虎聖使,卻揚天發出了一聲長嘯。

這長嘯充滿了興奮和迫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