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到客廳,房權銘按照陳風的交代,隱晦的表達出他們已經服軟的事情。

鐘永坤聞言,果然立刻認為,陳風不僅打算放棄競爭,還會與其他人一樣,走個過場做做樣子。

“好,既然如此等陳先生甦醒,你幫我轉告他,我鐘永坤之前對他的承諾,保證完成。”

“三天後就是開標的日期,到時候我會舉辦一場宴會,宴請大家,諸位務必賞光啊!”

說完,鐘永坤欣喜若狂的離開酒店。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陳風裝病一直待在酒店。

並且對外宣稱,他被甄一仙重創,需要安靜休養。

很快,三天過去。

依舊是在中宇大酒店,鐘永坤一早就準備好會場,並且還準備了各種豐盛的美酒和美食,儘顯奢華!

而原先打算參與競爭的各大家族家主以及地產老闆全部到達。

儘管市府的負責人還冇有送來投標結果,但是大家已經全部向鐘永坤進行恭賀了。

鐘永坤意氣風發,滿臉笑容,頗有一股風發意氣指點江山的一代梟雄!

拿下地王,他的名聲必然會名震整個南方八省,然後再等父親的計劃成功。

他親爹當上南方八省商武兩道的盟主,那麼試問整個南方八省,還有誰是他們鐘家的對手?

而他鐘永坤,也要立誌要成為第二屆盟主!

成為神一般的男人!

就在這時,宴會大廳門口,突然走進來幾道熟悉的身影。

大家轉頭看去,赫然發現居然是陳風帶著房權銘等人前來。

鐘永坤先是一愣,然後忍不住朗聲大笑,迎了上去道,“陳風,我早就勸過你,可是你不聽我的話,這次吃大虧了吧?”

“還好,甄大師跟說了,他看在我的麵子上,隻是給你一點小小的教訓。”

“要不然的話,你恐怕今天就來不了咯!”

聽到鐘永坤的話,大家除了嘲笑陳風之外,對鐘永坤更加的敬畏了起來。

陳風那麼狂的人,把甄大師都得罪死了,要是彆人,恐怕早就痛下殺手了。

然而,甄大師竟然能看在鐘永坤的麵子上,隻是給陳風一點小小的教訓!

當真是神一般的男人啊!

無數少女和少婦,已經對鐘永坤投向花癡一般的目光。

陳風麵含微笑,淡然道,“鐘少,我聽說你主動幫市府把開標的地方改在這裡,我特意過來看看。”

何葉天聞言,頓時冷嘲熱諷起來,“陳風,你的臉皮當真是比城牆還厚!”

“想來巴結我表弟就明說!現在誰不知道,地王已經是我表弟的囊中之物了!”

“哈哈,就是的陳風,你一個鄉下土鱉,想巴結權貴,還要什麼麵子?”

“就是啊,能巴結鐘少這樣神一般的男人,不丟人!”

“也就是鐘少這樣的人.大度,對你三番四次的囂張還能忍耐,擱在一般人的身上,你怕是早就死無葬生之地了!”

“哼,身為土鱉都冇有土鱉的覺悟,還是老老實實的找個角落待著吧,彆在這裡影響大家心情。”

大家為了巴結鐘永坤,不斷的對陳風冷嘲熱諷,把鐘永坤已經捧為神一般的男人了。

“哈哈,陳風你聽到了冇有,好好給我們做事,說不好我們一高興,就允許你在留在羊城。”

“哈哈哈,就是,先來喊一聲主子聽聽!”

“對,叫大爺!”

......

麵對這群傢夥,陳風絲毫冇有生氣,而是很自覺的樣子,找到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

很意外,在這裡他竟然看到了何葉軍!

緊接著陳風就下意識的想到了什麼,突然臉色大變,“何大少,怎麼是你?”

臥槽,大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