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佰億,對於這個地王來說,要低於市場價很多了。

要是鐘永坤真的以這個價格拿下,那麼可以說是占了很大的便宜。

在場的每個人,都能拿得出這壹佰億。

可是經過了甄一仙的“考驗”,他們全部深信不疑,害怕有滅門之禍,哪裡還敢競爭。

相比他們所出的伍拾億,陸拾億等等,這個價格可以說非常的高了。

“啊哈哈,恭喜鐘少!”

“是呀,壹佰億就拿下這塊地王,肯定大賺特賺!”

“鐘少,賺了錢,可不要忘記我等呀!”

大家一片祝福,鐘永坤臉上露出激動的笑容,“姚組長請放心,我保證會完美的完成此次任務!”

說完,便伸手準備去接標書。

“鐘總,先等一等。”姚政笑了笑,道,“鐘總,請稍等,我還冇有宣佈完呢。”

“什麼?”

鐘永坤一愣,驚訝的問道,“怎麼回事,難道還有比這個價格更高的?”

“不可能,絕不可能!”

在鐘永坤驚愕的神色中,姚政繼續笑道,“何家地產,投標金額,壹佰壹拾壹億!”

何家地產?!

眾人聽到這話,先是一愣,因為猛地聽上去,似乎很陌生。

何家除了五大家族之外,冇有姓何的人是做房地產的啊?

不過,何葉天反應過來,連忙朝著角落中的何葉軍看去,滿臉驚訝道,“是你?”

“不對!你標書裡麵的金額不是九十億嗎?”

“怎麼變成了壹佰壹拾億了?”

何葉軍聞言,滿臉譏諷的笑道,“嗬嗬,葉天,你多次向我打探競標價格,就是想給彆人通風報信,對不對?”

“要是我真的出價九十億,那豈不是被你的奸計給得逞了。”

“所以抱歉,我私底下給改成了壹佰壹拾壹億!”

何葉天聽到這話,臉色驟然一變。

他看向何葉軍,嘴巴裡就像是塞了自己的臭襪子一般噁心。

原本按照鐘永坤想要出的價格,柒拾壹就可以搞定了。

不過,何葉天多方麵派人去打聽,得知何葉軍標書裡麵的價格是九十億,然後立刻告訴了鐘永坤,鐘永坤這才強忍痛意,追加了十個億。

就算如此,他也大賺特賺啊。

可是冇有想到,何葉軍的城府如此之深,竟然早就料到了何葉天會出賣他,因此故意把自己標書上麵的價格泄露出去。

然後再暗中追加!

“葉軍,難道你認為這麼做,合適嗎?”

鐘永坤死死的盯著何葉軍,“你這麼做,就是在為難我啊!”

說著,眼眸中浮現出濃烈的殺機。

何葉軍絲毫冇有害怕,笑道,“鐘永坤,我早就跟你說,咱們都是商人,在商言商。當然,我們兩家也是親戚,所以你要是有想法,我們可以聯手開發。”

“畢竟,你們鐘家在地產這方麵的經驗更足。”

說完,便轉身笑對姚政,很是禮貌的說道,“多謝姚組長,現在,可以把授權書給我了嗎?”

然而,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姚政緩緩搖頭,“抱歉,我還冇有宣佈完。”

“因為這次的標書,一共有五十多份,共計有三家成為最終的評選。”

“所以,我剛纔隻宣佈了你們兩家。”

“啊?什麼意思?”何葉軍臉色驟然一變,滿是不敢置信,“怎麼會還有一家?叫什麼?”

說完,他突然想到了什麼,忍不住轉頭朝著角落裡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