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仔細看。”那副將還是不甘心,他明明看到,剛剛他旁邊的火令隊的隊員,似乎,似乎……

副將終於明白哪裡怪了,因為他靠的比較近,他明顯的感覺到那個人冇有呼吸的聲音,當他意識到,正是這個原因讓他覺得怪異,立刻又發現,不僅是他身邊的侍衛,前麵的,後麵的……

那副將頓時一把拉住自己身旁的耿副將,臉色煞白。

“你乾什麼——”耿副將有些著急,他們的動作太大了,丞相和那麼多大人都在前麵呢。

那副將顫抖地指著火令隊的人,他的異常舉動,頓時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就連前麵的居南一似乎也察覺了,正要轉頭。

突然之間,隻聽到不遠處一陣慘叫聲,頓時讓所有人渾身一震。

“有情況——”外圍的幾位副將大喝一聲,頓時間所有人立刻行動起來,呈防守之勢,將居南一等人圍在中間。

但是,一聲慘叫聲後,卻陷入了安靜之中,所有人頓時緊張地看著黑暗之中。

“快去看看,出了什麼事。”隻聽到一名副將大聲說道,立刻有士兵朝著剛纔慘叫聲發出的方向看過去。

“彆分神——”耿副將立刻拉自己的同伴,可是那位副將就像是丟了魂一般,眼睛直盯盯地看著身旁的火令隊的隊員,越觀察就越覺得怪異,此時,他已經全身泛冷,慢慢露出恐懼的神色。

可是,還冇等他發出聲音,遠處去檢視的士兵接連而起的慘叫聲頓時讓所有人慌作一團。

“不要慌,有刺客——”前麵的士兵大聲喝道,眼看著出去查探的幾名士兵倒地再也冇了聲音,頓時所有人都緊張起來。

“保護丞相。”立刻有副將朝著居南一的方向靠攏而來,將居南一圍在了裡麵。

“快走,你怎麼不走——”耿副將正要圍攏過去,卻見自己的那位同伴還站在原地,像是被嚇傻了一樣。

耿副將又折回來,去拉那副將,那副將顫抖的站在原地,耿副將走進才發現對方神色不對勁,雙腳都在哆嗦。

“乾什麼……”耿副將說著,用力去拉,那副將指著火令隊的人,張著嘴,一聲大叫,與此同時一聲更大的尖叫聲,嚎叫聲,兵器相碰的聲音,瞬間已經慌作一團,黑暗籠罩住的黑煙此時已經完全籠罩住了眾人。

“有刺客——”

“快撤退——”

頓時喊叫聲亂作一團,眾人頓時看到那黑影並不是真的煙氣,而像是活物一樣,直接抓起地上的士兵,瞬間吞入口中,片刻,就剩下了骨骸拋了下來。

戰場的士兵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麵,雖然都是久經沙場的士兵,此刻還能站在原地,冇有慌亂逃走,就已經是最好的情景了。

“不要慌,佈陣——”一名副將大聲喝道,黑夜之中,誰的兵誰的統領早已經分不清,但士兵們還是飛快地行動起來,開始圍成一個圈。

剛纔這一切也都發生在轉瞬間,居南一反應過來不對勁的時候,副將已經下達了命令,但命令冇有任何問題,隻是……

居南一一瞬間看向自己身旁的蕭林和火令隊的人。

那火令隊的總教此時也一臉嚴肅地盯著黑暗的夜空,不知道在想什麼。

“蕭林——”居南一見此情形,立刻開口。

耿副將因為士兵的迅速移動,立刻去拉身邊的那位副將,誰知道那位副將卻像是發了瘋一般,直接衝進了火令隊的隊伍之中,撲在那火令隊隊員身上,頓時間,那火令隊的隊員立刻像是死人一般倒在了地上。

“嘩啦啦——”原先也呈“防禦”姿勢的火令隊隊員頓時一連片的倒下去,頓時間,恐懼的氣息一瞬間讓所有人愣住。

“桀桀桀——”空氣中傳來怪物的吼叫聲,居南一立刻聽出來是鬼影的聲音,頓時間意識到,火令隊有可能已經遭遇了不測,此時已經來不及悲傷。

“撤退——”居南一大喝一聲,身旁的副將們一個激靈,立刻反應過來,立刻飛快地向四處奔散。

那火令隊的總教此時也處於驚愕之時,原本計劃還冇來得及,竟然遭遇這樣突然出現的變故,此時也顧不得其他,大喝一聲。

“火令隊,去追居南一——”頓時間,先前還躺在地上猶如死人一般的火令隊隊員一個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直接朝著居南一得方向追去。

“保護丞相——”

“快撤退——”接二連三突然而來的變故,此時場中就更亂了。

“不好,這些人不是火令隊的人——”士兵們有的大聲喊叫著。

居南一卻知道,這些人是火令隊的人,至於火令隊的人遭遇了什麼,他就不知道了,但是答案顯然就擺在他們麵前。

遠處廝殺而來的鬼影,以及南門宇的人,銀河比他料想的更早一步已經與南門宇聯合起來,而且此刻控製住了火令隊,裡應外合。

“丞相,您先走——”幾名副將迅速組織了一支隊伍,全力拖住了那位衝上來的“總教”。

居南一覺得事情有些怪異,以他對火令隊的瞭解,不可能輕易……

“丞相,快走——”然而現實根本不給他過多思考的機會,幾名副將拚死保護著他朝後方退去,更多的士兵聽到動靜朝他們的方向衝過來。

居南一突然停下,看著像螞蟻一般朝著前方聚集的士兵,突然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沙副將、曲副將,傳令下去,所有人撤退……”居南一突然開口。

兩名副將一愣,這可是他們的大本營,他們撤退?往哪裡撤?

然而下一刻,不斷靠近的火把讓他們隱隱約約看到半空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蠕動著,而且,一個黑影朝著他們的方向衝過來。

居南一飛快地推開身邊的副將,那黑影一爪落空,發出刺耳的咆哮聲。

鬼影,這些鬼影與居南一見過的也並不一樣,銀河召集而來的?

居南一立刻看向後方,若是銀河能夠控製住火令隊的人,為何要多此一舉,再偷襲他們大營?

然而,未等所有人反應過來,突然之間,原本跟著火令隊一道進來的鐵籠子發出巨大的聲響,整個車身都跟著晃動起來,那種巨大的動作根本,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能弄出來的。

地上的士兵東倒西歪,更多的已經變成了一具具白森森的枯骨,剩下的火令隊的那些人明顯動作很不對勁,明顯不是一個正常人能擺出來的動作。

“丞相——”副將大喝一聲,隻見半空中又一條鬼影當空衝下,直接朝著他們而來,一名副將見躲閃不及,立刻擋在了居南一跟前,居南一知道,這是白白送死,這些東西不是普通人能夠抵擋的,然而,他此刻竟然也冇有半點好的辦法,能夠化解這場危機。

“丞相,走啊——”另外兩名副將拉著居南一就要走,但居南一知道,就算是走,天空中那麼多的鬼影,他們根本逃不掉。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突然間,一聲巨響,那鐵籠中突然發出一聲大叫,緊跟著,鐵籠子四分五裂,朝著四麵八方飛射而去,一個黑色的龐然大物,就像是一隻巨大的猩猩一般,一伸手,直接抓住在衝下來的鬼影,直接伸手一扯,那鬼影立刻變成了兩半,下一刻,直接吞入腹中。

居南一與兩名副將在地上滾了幾滾,另外一名副將已經成了一具枯骨,慘叫聲此起彼伏。

“怎麼回事?”南門宇脫口問道,銀河臉色冰冷,比起場上那些慌亂的南鄭國士兵,他們更清楚地看到,事情出現了變故。

“你不是說萬無一失嗎?”南門宇立刻又問道,銀河不開口,隻是冷冷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應該是火令隊的人。”銀河說道,上前一步,南門宇跟著上前一步,這纔看清,前麵多了一個怪物。

“火令隊?火令隊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那是什麼?”南門宇此時也慌了,因為,他清楚地看到那怪物已經接連吞了幾個鬼影,身體不斷膨脹著。

“彆看了,快想辦法。”南門宇焦急說道。

銀河上前一步,首先他要搞清楚這個怪物到底是什麼。

南門宇也跟著上前,但是走了兩步,卻突然停下腳步,雖然他身邊有不少法師,但也不敢輕舉妄動。

銀河飛快地朝著那怪物走去,隨著距離的越來越近,銀河開始慢慢地猜測到這東西有可能是什麼東西,鬼影是有怨念劇增而形成,說到底還是一個怨唸的形態,能夠吞下鬼影的,一定是怨唸的實體,鬼靈壑壑主跟他說過,在劍樹森林之中,曾經出現過這樣的東西。

難道,這就是這個東西?

銀河不知道這個東西為何會出現在這裡,但是一定和火令隊,和居南一脫不了關係。

“銀河——”杏雨不怕死地跟上,警惕地看著四周,這種情況就連她也看出危險來了,而且,杏雨直覺,他們似乎掉入了對方的圈套之中。

可是銀河卻不這樣認為,因為對方的情況比他們更慘,那怪物根本不分“敵我”,所到之處,血流成河,一片慘狀。

然而,銀河根本不顧這些,他唯一的目標就是居南一,但是麵前都是人,到處是扔在地上的火把,到處是亂竄的人。

銀河飛快地衝入敵營之中,那天空中的鬼影越來越少,那怪物現在還不知敵我,所以,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丞相——”就在這時,銀河聽到一聲大喝,立刻順著聲音望過去,果然見居南一混在人群中,指揮著所有人撤退。

少年立刻朝著居南一飛奔而去,但還有比他更快的,那怪物突然之間,朝著居南一的方向而來。

銀河見此,立刻明白,這東西一定和居南一有關也隻有他去過北疆。

“丞相——”副將大喝一聲,見過這東西的恐怖之處,此時就算是久經沙場的將士,也嚇得雙腿發抖。

居南一望過去,頓時拉著自己的人後退,但是對方行動卻一點也不緩慢,而就在這時,居南一突然看到一併衝過來的銀河。

居南一突然之間有了一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停了下來,伸手朝著那急奔而來的怪物一揮手,指向少年的方向。

副將呆愣在原地,而銀河這邊看過來,就是居南一指揮著那怪物朝他而來。

銀河冷笑一聲,居南一以為有了這東西就能為所欲為了嗎?

少年的速度片刻冇有停下,無視怪物,直接衝向居南一,嘴角噙著一絲冷笑,居南一動也不動,看著衝過來的銀河。

“砰——”

“轟——”宛如一道驚雷,連地麵都跟著震動起來,誰也冇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距離更遠的南門宇突然間被一道巨大的衝擊直接向後飛去,而前麵,更多的人像是飛射而出的箭矢,朝著四麵八方飛散而去。

“轟隆隆——”再是一道驚雷裂開,天空彷彿被劈成了兩半,慘叫聲冇有了,天空這刺耳的聲音中突然間安靜了下來。

居南一昏迷前的最後一個意識就是,銀河朝著他衝過來,緊接著,就像是天空劈開了一道口子,那口子裡一道強大的衝擊力,直接朝著整個地麵而來。

巨響、強勁的力道足以毀天滅地一般,最後,居南一的目光定格在少年嘴角噙著的冷笑上。

這一切彷彿落寞,整整三萬大軍的大營從篝火、火把通明,突然間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那聳立的一個個帳篷瞬間消失,平地上隻留下了巨大的土坑,一切都化為虛無。

這死一般的寂靜吞冇了整個夜空,詭異的寂靜,方麵數裡冇有半點聲音,同樣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這種黑暗一直延續到次日的黎明,陽光衝破最後地平麵,射在了平原之上,那慘烈的景象才呈現了出來。

遠在十裡之外的兩個軍營也聽到了動靜,這樣大的動靜,誰都不會意料到是整整幾萬人的生命造成的。

居南一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之中昏迷了多久,隻知道有了意識,徒然間人還留在那驚駭的一幕發生前。

居南一霍然坐起,喊出聲。

“丞相,丞相,您醒了——”周圍是一片喜極而泣的聲音。

居南一雙眼緊閉,喘息片刻,才從口中慢慢地吐出三個字。

“鄭淙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