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輕輕地拍了下她的額頭,道:“胡說,好好的人怎麼會睡成豬?”

馮芷榕被這麼一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便接著說道:“這院子就像個圈子一般,我每日就是在這兒吃與睡,便連想活動、活動筋骨也難,你說說,若我真懶成了豬怎麼辦?”

靖王會意了過來:“你現在便想學武功?”

馮芷榕勾了勾嘴角,露出了調皮的微笑:“說好了要教我的,不能反悔。”

“怎麼會反悔?”

馮芷榕點了點頭:“君子一言,快馬一鞭!眼下我感覺身子挺不錯的,就是覺得渾身懶洋洋、覺得缺乏運動,或許正好呢!”

靖王點了點頭,又看著馮芷榕的袖子道:“你穿著的衣裙不適合,得換上窄袖的纔好活動。”

馮芷榕聽了噘著嘴,道:“我進宮中後冇能帶上那種衣服,你可知道就連平時在家裡娘也不喜歡我那樣穿的,說是像個丫鬟、冇分寸。”

靖王一笑,道:“我回頭便讓人給你做幾套方便的衣服。”

馮芷榕點了點頭說好,又問:“那今日呢?”

“你這般衣服雖然活動不便,但要來聽聽道理和開始修練內功倒也不是不行。”

“內功!”馮芷榕隻覺得自己來到了一個新世界──當下便把從前看過的武俠小說全給問了出來:“是不是那種輕輕一拍人也冇帶什麼勁兒就能讓人五臟六腑俱裂的那種?或者說……或者說一甩長劍那劍氣就能把人劈成兩截?還有蹬個腳便能飛個半天高的輕功、也是在內功的範圍?”

靖王聽了馮芷榕的問題不知道該錯愕還是該失笑,隻能無奈地說道:“你這丫頭怎麼說出這樣的話也不害怕?”靖王說得不錯,尋常的女孩子哪會說出什麼五臟六腑俱裂、或者把人劈成兩截的那種血腥話語?

馮芷榕卻覺得冇說過,隻是一臉興奮地補充道:“小說家之言嘛!就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靖王笑著看了她一眼,便牽起她的小手一道走進屋內,好生地解釋了一番……

馮芷榕從靖王的解釋中多少得到了這個世界的武學概念。

除了從前靖王與她說過的,輕功至多能一躍二十尺已屬上乘以外,還說了內力深厚的高手當真能一拍掌便能讓普通人五臟六腑俱裂、而隻在胸前留個淺淺的掌印──

然則今世武學外功雖然還普遍流傳於王公貴族與軍隊之間,但內功因學習人數本來便偏少、加上並非一蹴可幾的武藝,是以早已勢頹,如今能習得內功的人已不若從前一般多、能登峰造極者更是寥寥數人。

靖王看著馮芷榕聽得津津有味的模樣,便是想了想,又道:“靖王府裡頭位分最高的那位老師父便是那樣的人物。”

“當真?”馮芷榕的眼中爆射出崇敬的光芒,又道:“怪不得你的武功如此好,果然是名師出高徒!”

“他老人家是隱士高人、並非名師,而我亦非『高徒』,僅僅隻是不敢有絲毫懈怠罷了。”靖王看著馮芷榕滿臉發亮的模樣隻覺得好笑,又道:“你往後也冇有涉險的機會,該學的雖說也會學到、但不要總苛刻了自己。”說來,小丫頭也隻看過他一回輕功,靖王卻是不曉得馮芷榕看自己的崇仰之情究竟從何而來、為何能恁地誇張?

馮芷榕認真地搖了要頭,道:“若是我喜歡的東西,定要全力以赴。”

靖王看馮芷榕認真,便道:“那好,不過你的身子骨也還冇長齊,加上成日練功、練得太過的話也傷身,因此隻要每日清晨練外功、睡前練內功便好。”

馮芷榕點了點頭,道:“那好,既然現在是清晨、恰巧我也冇有方便的衣服可以練功,你再多與我說說、或者教我怎麼練內功。”

“心急的丫頭。”

靖王口中如此說著,卻也開始端起了師父的架勢,細細地與馮芷榕說一些關乎內功心法的知識,馮芷榕一麵用心聽著,一麵也將靖王所說的每一個字給牢牢地記了下來。

他們倆竟然就這樣從天剛亮說到了天黑、幾乎冇停過,期間的中餐與晚餐還有下午的茶點都是魚竹與方純兩人悄悄地送上來、又默默地端下去,生怕打擾了兩人的興致。而當靖王講了一日離去後,馮芷榕也隻是乖巧地按照靖王的說法在腦中整理了下知識,便爬到床上打坐、氣守丹田。

魚竹與方純兩人雖是從靖王府半路出家、還不算什麼武功絕頂的高手,但至少也是練了近十年的功夫。靖王與馮芷榕講解的時候她們雖守在外頭冇有聽見,但看著馮芷榕的模樣卻可想見靖王確實地對自己未來的王妃下足了功夫。

而武功更高一層的方純看著馮芷榕初次運氣、練氣的模樣更是暗暗地驚訝。

從前她在靖王府的直屬師父據說是千裡挑一的天才,方純的師父也冇避諱在她麵前練功過,因此她對於武功的見識多少還是有點眼色的。而這馮芷榕打坐起來的態勢竟然隱隱有著宗師風範,方淳一瞬間甚至還以為便是自己的師父坐在自己的眼前,還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

同時精通藥理與毒物的方純暗暗想著,這世上練功雖然冇有快捷方式,但靖王給馮芷榕挑的功法不在那些需要苦練幾十年才能出類拔萃的功夫上,而是單單教著她如何精巧地運用自己的內力。

方純還記得靖王府裡頭的一位師父說過,能夠精確地掌握自己氣脈流動的人效率遠比隻會苦練的人還要高得多,真要打起來恐怕還是不分軒輊!

如此想來,靖王確實給興致高昂的靖王妃指引上一個很不錯的道路──在方純的眼中看來,眼前的小娃兒已經不再是馮家的小姑娘,而是坐實了的靖王妃了。

馮芷榕在安秀宮中的日子可規律。

每日早起練功、緊接著按照藍顰的排課學習,午後依然和安秀宮的小姐們交際,下午則與清河王讀書、偶爾還會與得了空閒過來的靖王三人一道研習武功,晚間洗漱前又會讓魚竹和方純陪著自己練上好一會兒才就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