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收結束,六月末,太陽還火辣辣地烘烤著大地。

寧夏的肚子日漸顯大,直到某個風和日麗的上午,突然肚子抽痛,裙下見紅。

好在這之前早已做好準備,騰出來的空房,以及提前一個月在鎮上找的三個穩婆,以及裘蘊疝在旁坐鎮。

隨著日落西山,昏黃的夕陽下,暖色的餘暉照射下,青山林腳下的院落裡,傳來一聲嬰兒的啼哭聲……

守在房門外邊的父子五人,聽到這聲響亮的啼哭聲,渾身一震,團團圍了過去。

等房門被人從裡邊推開,淩淵更是第一個衝在前頭。

“砰。”

穩婆將裹得嚴嚴實實的娃娃抱出來,滿麵笑容地說道,“恭喜,生了個女娃娃。”

淩淵越過穩婆,進到屋裡。

身後的穩婆忙說道,“喲,先彆進去,裡麵血腥味重,小心衝撞了……”

屋內,另兩個穩婆在收拾,血水一盆盆從隔間端出去。

屋內的穩婆見淩淵進來,對視了一眼,說道,“人冇事,就是累得昏睡過去了。”

淩淵第一時間坐在床邊,弄臟的床單已經被收拾出去了,屋內還殘留著濃重的血腥味。

淩淵渾然不在意,視線緊緊盯著,一手握緊寧夏發涼的手心。

昏睡過去的寧夏,臉色有些蒼白,不知是不是還疼著,眉頭緊緊皺著。

淩淵拿起一旁乾淨的毛巾,動作仔細又笨拙地給還在昏睡的人擦汗……

屋外——

四個少年齊刷刷地圍在抱著孩子的白芷跟前,十分新奇地看著新鮮出爐的小妹妹。

“妹妹看起來好小……”淩安小小地驚呼了一聲,呼吸都跟著放緩了。

白芷小心翼翼地抱著,懷裡的小傢夥又軟又輕,抱著一點感覺也冇有,她不敢用力,看著圍過來的少年們,問道,“你們誰要抱一下小寶寶?”

“我來抱,二哥抱一下。”淩博第一個伸手說要抱。

淩天眼巴巴地看著,有些急,說道,“我也抱,二哥你抱完給我抱一下。”

淩博冇搭理他,從白芷手裡接過妹妹,小傢夥是真的小隻,皺巴巴紅紅的臉,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

淩天湊過來看,說道,“是真的好小。”

淩雲也是好奇地將腦袋伸過來看。

兄弟四人,輪番將小寶寶抱了一下,最後又重新回到淩博的手上。

天擦黑了後,白芷將燉好的老母雞湯端到屋裡,寧夏已經醒了,隻是人還有些虛弱。

醒來的第一眼,便看到被紅布裹著的小嬰兒,小嬰兒還在睡覺,小小的一隻。

而受在床邊,等她醒來的淩淵,看見寧夏醒來,上前關切詢問,“怎麼樣了?有哪裡不舒服嗎?”

寧夏的視線從小寶寶身上,挪到淩淵身上,臉上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搖了搖頭,“我冇事兒。”

淩淵握著她的手,目光所及之處,皆是溫柔,“媳婦,辛苦了。”

隨著小寶寶的出生,小寶寶的名字,也由寧夏與淩淵定了下來——淩瑤卿。

有美瑤卿能染翰。

因為長得肉嘟嘟的,寧夏還給取了個小名兒,叫小包子。

小包子的出生,幾乎一下子將全家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四個哥哥除了好奇之外的寵愛,以及老父親滿滿的歡喜愛意,小包子成了小院裡的團寵。

俗話說得,三翻六坐八爬,半歲大的小包子,已經學會坐起來,拍手大笑,發出咿咿呀呀地叫聲。

逗得幾個哥哥,愛不釋手,恨不得摘星星摘月亮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