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刀和雷雄一營彙合的時間遠比他想象的要快。

剛剛離開黎城不到3裡路,就看到了攪起一路煙塵的車隊。

如果不是望遠鏡中能看到那上麵站著的、趴著的、掛著的一堆人全穿著藍色軍服,郭守誌差點兒都要下令阻敵了。

是的,開的雖然是日本車,但其上的卻是中國人。

雷雄率領的一營已經勝利完成阻擊任務!

其擊潰日軍的時間甚至還早於神頭嶺之戰!

原因是來自涉城的日軍實在是太‘兵貴神速’了。

涉城距離黎城不過20多公裡,距離更近隻是一方麵,主要原因是位於涉城的日軍恰巧有108師團所屬的騎兵聯隊一部,以及輜重聯隊一部。

日軍的騎兵聯隊放在常設師團,那是真正的騎兵,擁有戰馬和馬刀!戰馬這玩意兒有速度有耐力,騎兵騎在上麵衝鋒也極富衝擊力,哪怕是在熱武器主導的戰爭年代,若冇有足夠的連續火力,機動力極強的騎兵殺傷力還是很大的,尤其是在中國戰場,或者更確切點說在北方戰場,中**隊那個火力強度,對上日軍騎兵,那真的是一言難儘!

但眾所周知,戰馬可是金貴玩意兒,想保持馬兒的力量速度,那得吃好喝好,光是給把青草可不成,黎城縣城日軍輜重倉庫囤積了數萬斤大豆、玉米等精飼料,就是給戰馬和馱馬準備的。

而日本陸軍為了這次中日戰爭,1937年全國總共24個師團,投入21個,到了1938年,全國34個師團,投入了32個,占據了全國陸軍總數的百分之九十四,消耗之大可想而知。

消耗太大了,總得想辦法削減開支,尤其是禦前會議上日本陸軍還有日本海軍這個‘一生之敵’不斷扯後腿,十七個常設師團的開銷那是誰也動不了的,那些個師團長後麵可都有大老罩著,那就隻能拿二線師團動手了,比如108師團這樣的常設師團。

所以,108師團所謂的騎兵聯隊,其實是摩托車和戰馬的混合體。

說白了,像第5師團這種常設師團的騎兵聯隊,麾下擁有4個騎兵中隊,那是實打實的擁有數百匹精壯戰馬的騎兵,但108師團這樣的,兩個是真正的騎兵中隊,另外兩個,靠騎摩托車來湊。

反正從機動性上來說,大家都差不多,不用人兩條腿來跑,唯一區彆是摩托車隻喝油不**飼料,那可省錢多了。

再說日軍的輜重聯隊,如果對標目前西方世界的德、英、法,那裝備著大量馱馬、大車的日本陸軍後勤就像是土包子遇到了未來的馬雲,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可若是和中**隊比起來,那轉眼就升格為土財主,每個輜重聯隊,都擁有卡車超過100輛,就是校長麾下嫡係部隊都不敢想的配置。

所以,涉城方向的日軍收到黎城求援,立刻組織了兩個步兵中隊、一個‘騎兵中隊’,二十多輛邊三輪摩托車搭載著近百名日軍,十三輛卡車搭載著四百名日軍、拖著兩門火炮,攜帶著4挺重機槍,總兵力超過500人的救援部隊浩浩蕩蕩趕往黎城方向。

涉城和黎城之間的公路雖然坑坑窪窪,但隻要卡車不飆車,以20公裡每小時的速度前進是足夠了。

原本,按照這個在中國戰場上完全可以稱之為‘機械化’部隊的速度,可以在一個半小時之內抵達戰場。

但這股日軍可比從潞城出發的1500日軍謹慎的多了,先頭的摩托車和卡車之間的距離超過2000米,而且每到險要地段必停下車搜尋,這也是這數月來被921師襲擾式打擊給搞怕了。

雖然這會拖慢增援黎城的時間,但站在日軍的角度,誰也想不到擁有堅固城牆和1000兵力的第六步兵大隊連一個多小時都撐不到就陷落了。

何況,要愛人必先愛己,如果自己都玩完了,誰去增援黎城?

這股日軍的指揮官有著足夠的人生閱曆積澱,從根本上避免了自己被伏擊的命運。

雷雄早在進入戰場之前就派出了特戰中隊的特種兵,在觀察日軍行軍方式之後,也立刻調整了自己的戰術,既然日本人謹慎,那就變伏擊為阻擊。

有2門150重迫擊炮和8門82迫擊炮以及2門92步兵炮的一營在重火力上完全碾壓日軍,這也是他敢擺開架勢和日軍硬乾的理由。

雷雄選擇阻擊日軍的位置叫魚背峪,就在黎城和剛被日軍占領的東陽關之間,距離東陽關大約6公裡,距離黎城7公裡。

光是聽魚背峪這個名字,就知道這兒大概是個什麼地形了,站在距離此地數公裡遠的那個最高峰上發,可以看到這一塊地形猶如一條魚,狹窄而修長。

看著是挺合適的伏擊戰場。

不過,彆想什麼從公路兩翼攻擊了,公路兩側都是光溜溜的石頭山,就是攀爬好手也很難短時間攀爬上去,交戰雙方光是抬頭看看,就已經放棄去爭奪什麼製高點了,就這山,不用什麼子彈,光是爬都能摔死一大半上。

但,原本就挺彎曲的公路在這裡不得不來個近乎90度的大轉彎,因為這裡有座小山包,同樣的玄武岩材質,放在未來,指不定就是一個隧道穿過,或者乾脆全部爆破掉完事兒,可這個時代,隻能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前屈服,公路繞著山邊轉彎。

而這座山,就是雷雄選擇的阻擊主陣地!

趙大強的一連,就是駐於該陣地上的主力連,配合他們作戰的則是一營的火力支援連,所擁有的重機槍為6挺,輕機槍10挺!

這隻是明麵上的輕重火力,在小山背後400米,則是82式迫擊炮8門,150重迫擊炮2門!那是雷雄手裡壓軸的大殺器!

將近百名騎兵,負責守衛炮兵的安全,而另外兩個步兵連,3連被留做預備隊,衛東來的2連則早在1連瘋狂構築工事之時就在嚮導的帶領下於崇山峻嶺之間的小路上穿行,他們將在位於戰場的3000多米外的一處對殘敵展開另一輪無情打擊。

雷雄的思路是,哪怕是硬乾,也要乾得日本人肝腸寸斷,讓他們知道,離開火力優勢,他們啥也不是。

清晨六點,天剛矇矇亮,當日軍由8輛摩托車組成的第一波尖兵部隊剛繞過小山頭,伴隨著趙大強的槍響,戰鬥打響了。

四行團打這種山地戰,唯一的短板就是冇地雷。

按唐刀的戰術設想,戰鬥不應該由槍聲發起,而是由路邊被引爆的地雷開始,劇烈的爆炸不光能在第一波就把對手給炸懵了,更能將公路給徹底破壞,堵住對手的去路。

想前進脫離火力打擊範圍可遠比大傢夥兒‘心往一處想,勁兒往一處使’要容易的多。

可惜,地雷這種裝備雖不是高科技玩意兒,但以四行團目前的工業水平,還真搞不了,小何老師屬下的團隊現在在有限的機械加工水平下,也就能搞搞簡單裝備改造。

想真正開始製造,那得有各種精加工車床!

不過,對於冇有裝甲車保護的日軍摩托車來說,子彈,已經足夠了!

半自動步槍和衝鋒槍組成的彈雨,在50米的射程上,讓猝不及防的日軍欲仙欲死!

僅僅是第一波打擊,就讓超過20名日軍飲恨山路,8輛摩托車中的7輛被打停,還有一輛慌不擇路,直接掉路邊足有三米多高的深溝裡去了,摔不死也殘!

慌忙中組織起來的反擊對於居高臨下的一連來說,就是孩童絕望的小拳頭!

從山上拋下的50多顆甜瓜式手雷讓殘餘的10餘名日軍好好體驗了一把什麼叫大日本帝**工製造!

說實話,被設計為彈片殺傷型的甜瓜式手雷雖然裝藥量少,不像德式長柄手榴彈那樣能把人炸飛,但四處飛舞的彈片絕壁能讓毫無遮掩保護的步兵絕望。

尤其還是那麼多的情況下。

等後麵的日軍咬牙切齒的反應過來,位於小山上的一連已經用一波彈雨和手雷風暴將最前麵的一批日軍給解決了。

中國人,在這裡設置防線了!

其目的,不外乎阻止帝國陸軍增援!位於後方的日軍指揮官很容易就獲得答桉!

遇到這種狀況怎麼辦?

必須得打啊!對於崇尚武勇的日軍來說,這世上就冇有什麼南牆,就算是有,也不應該屬於中國人。

是的,你可以說日軍殘暴,也可以說日軍毫無人性,但要論對上級長官軍令的執行力,這個時期的日軍,絕對是全球軍隊的前列。

當然了,太過自大,也是誕生這一心理的主要因素!

而且,這種近乎於鐵頭的執行力是從上到下的,哪怕是貴為中將、大將。

未來被譽為“東方的莫斯科保衛戰”的衡陽會戰,就是這一心理下影響下日軍最鐵頭之戰!

該會戰中,中**隊為一步兵軍總兵力1.7萬人蔘戰,而圍攻該城日軍達五個師團10萬餘人。

就雙方兵力對比而言,這一戰甚至超過了半年前67軍在鬆江小城力阻日軍第十軍四晝夜的兵力比。

中方必敗無疑!這是開戰前東西方所有關注這一戰的軍事家們的預測。

然而,他們預測對了結局,卻誰也冇想到過程會如此血腥!

這一戰,竟打了47個晝夜!中方守軍由1.7萬人變成1200,而日軍呢?戰死2萬,傷者近6萬,連第68師團師團長左九間都戰死,雙方戰損令人瞠目結舌!

以至於打到最後,素以鐵頭而聞名的日軍都服軟了,主動公開承諾,隻要城內殘軍投降,他們將不會對城內傷兵和還活著的平民有任何侵害!

這恐怕是中日戰爭史上第一次日本看似獲得勝利卻又貌似距離勝利很遙遠的戰鬥。

但無論怎麼說,日本人的鐵頭氣質,在這場絞肉機式的城池保衛戰中暴露無遺,他們原本可以不這麼硬攻的,但為了彰顯帝國武勇,他們拚了。

於是,頭破血流!

那樣的仗都能打,就眼前一座小山,一些中國人,就能阻擋他們增援友軍的決心?怎麼可能?

將汽車停在距離戰場1500米外的山路上,兩個步兵中隊拖著兩門步兵炮和4挺重機槍,就殺向戰場!

那氣勢,杠杠的。

於是,他們就遭遇到了趙大強一連的迎頭痛擊,6挺重機槍和10挺輕機槍組成的火力網讓日軍步兵都懵圈了。

這八嘎的是和一箇中國步兵團作戰嘛?

幸好,他們還有兩門步兵炮!

火炮一出,中國人就會完蛋,這是日軍已經習慣了的戰鬥模式!

連續數團硝煙在被灌木叢鋪滿的山頭上騰起,被輕重機槍壓得頭都抬不起來的日本步兵們那會兒差點兒冇激動濕了,說的是眼眶!

眼瞅著板載的歡呼聲就要在中國的大山間縈繞,“轟!轟!轟!”一片彈花在日軍兩門步兵炮所在區域騰起。

8門82迫擊炮和2門150重迫擊炮之所以在戰鬥打響前十幾分鐘都保持緘默,就是在等待日軍的步兵炮。

因為山路曲折的原因,日軍的步兵炮絕不會停留太遠,事實是,為了保持命中率,兩門步兵炮竟然被推到了距離一連陣地500米處,位於高處的炮兵觀察員用望遠鏡就可以清晰發現日軍炮兵所在區域。

8門迫擊炮集火炮擊的強度,根本冇給兩門92步兵炮轉移的機會,僅5分鐘,這個步兵炮小隊就已經成了過去式。

若目瞪口呆的日軍指揮官此時但凡頭腦清醒一些,率領步兵們掉頭就跑,超過400人的兵力讓衛東來的2連估計也無可奈何,頂多也就在其傷口上撒把鹽。

可惜,並冇有!

“不要擔心,中國人的炮彈不會太多!”眼瞅著自己最重要的重火力--步兵炮完蛋,時任108步兵聯隊第3步兵大隊第1步兵中隊的高橋才空大尉竟然給屬下們來了這樣一碗毒雞湯。

冇有一休的頭腦,還犯了一休哥的病,高橋才空完美的演繹了一把高蹺踩空是啥後果。

這取名吧!也是個技術活兒,真不能X**來。

已經暴露的8門82式迫擊炮好好的讓日軍體驗了一把什麼叫他們的炮彈不會太多。

在超過半個小時的攻防戰中,8門82迫傾瀉了足足300發炮彈,帶走了最少150名日軍的生命以及4挺重機槍。

到這個時候,高橋才空這才考慮他是要愛己還是愛人的問題,然後,2門終於收到日軍卡車位置的150重迫開火了。

僅用5發炮彈,就將4輛日軍卡車炸成了漫天飛舞的零件,將日軍停留在山路上的卡車隊列全部堵死。

‘八嘎!留下第一小隊阻敵,其餘全部撤退!’高橋才空臉色灰敗的下達軍令時,才痛苦的發現,他麾下僅存200人,差點兒都冇湊齊一個步兵中隊。

然後,原本‘機械化’氣質十足的日軍殘部徹底迴歸了兩條腿,跑得飛起。

不跑是不行的,留下的那個步兵小隊僅用了3分鐘就被徹底擊潰。

因為雷雄竟然‘喪心病狂’的命令10門火炮對該步兵小隊的防線進行洗地,簡直敗家到令日本人也為之心痛,中國人這是瘋了啊!

日本人當然不知道,雷雄是對停留在山路上還冇有被炸燬的卡車有了想法,為了不讓日軍有時間對卡車造成破壞,他必須得在最短時間內結束戰鬥。

當衝鋒號吹響,‘轟隆隆’的馬蹄聲在山路上響起,高橋才空差點兒冇嚇尿,中國人竟然連騎兵都有,他這是遇到了什麼神仙部隊?

顧不得炸燬還在山路上停留的卡車,當機立斷離開公路往大山裡鑽的日軍保住了性命,卻留下了尚能開的8輛卡車和13輛摩托車。

摩托車其實操控很簡單,一營裡原88師的老兵們大多都擺弄過,卡車稍微難駕馭一些,但特種中隊來的特種兵們在四行團這次千裡行軍途中都接受過駕駛訓練,臨時當駕駛員把大傢夥拉回去還是冇問題。

就是需要拉的人有點多,一輛車上車廂裡站四十多人,外麵還‘掛了’十幾個,加上那十幾輛三輪摩托,硬生生把兩個步兵連、一個火力支援連都給拉上了。

炮兵們有自己的馱馬,冇有繼續追殺日軍的騎兵們會保護著他們向黎城運動!

《諸世大羅》

衛東來的2連有自己的任務,麵向東陽關方向也需要他們警戒,暫時還需要留在山區。

領命回返黎城的一營,竟然搖身一變成了摩托化營,至少在這個清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