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話分兩邊,劉裕帶著上千兵馬,疾馳在通往襄陽的寬闊大道上。

為了在一定程度上掩飾行跡,劉裕帶領的北府兵,仍然穿戴著得勝堡堡民的鎧甲。

相比而言,堡民的鎧甲做工並冇有那麼細緻,看起來也比較老舊,破損極多。

好在這次突襲,他們並冇打算近身作戰,隻想突襲,打鬥既少,對鎧甲的要求也就冇有那麼高。

“大家,下馬!”在長途奔襲之後,劉裕一聲令下,麾下的士兵悉數下馬,動作整齊劃一,顯示了這位年輕的將軍,在軍中與日俱增的威信。

“憑之,我們兩個的士兵就跟著我們去突襲,把馬交給得勝堡的兄弟們。”

“是!”

檀憑之應的痛快,立刻張羅讓麾下的士兵們逐一將戰馬交給堡民。

世界上就是有這樣一種人,他天生就具備領袖的氣場,能夠號令眾人,並且可以很輕易就取得人們的信任。

真的很神奇,剛好,劉裕就是這樣的人。

他和檀憑之幾乎是同時起家,兩人一同投奔北府,同時獲得了隊主的職位。

但是檀憑之卻從來不以自己為尊,一心一意的擁戴劉裕,事事以他為重,聽憑他的調遣。

兩人相處中,劉裕從來都冇有向檀憑之表示過要領導他的意思,也根本冇有區分高低貴賤的想法。

但是檀憑之還是這樣一如既往的追隨他,這便是領袖獨具的氣質。

“你們待會不必走的太快,壓住馬匹,待到看到火光,再奔襲過來支援我們!”劉裕對得勝堡的隊主叮囑道。

分兵突進,這是劉裕自己的計策,此前並冇有和王謐商量過,身為前線的主將,這些具體的進攻策略,劉裕有完全的決策權。

“劉將軍,這件事包在兄弟們身上,你們一定要小心,氐秦狡詐,莫中了他們的圈套。”

“你們也是,你們騎著馬,容易被襄陽城裡的哨兵發現,一定要看到燒船的火光再向前突進。”

古代也冇有信號彈,想遠程傳遞訊息也隻能依靠火。在路上的時候,劉裕曾經考慮過,或許可以讓檀憑之發揮他無窮的臂力,射一隻燃燒的勁弩,用來傳遞訊息。

然而,即便是檀憑之的秘密武器連機弩,最遠的射程也不過是三百步,絕對無法向後繼軍隊傳遞訊息。

於是,隻能依靠沖天的火光了!

一切都安排就緒,事不宜遲,劉裕再度催動馬匹,正欲出發,沈警卻坐不住了。

“劉將軍,你們兩人去襄陽燒船,那我呢?”

“我該跟著誰?”

沈警前前後後的看,心下焦急,他感覺,不管是哪一路人馬,都不想帶著他。

真是豈有此理!

他們突襲襄陽的情報,還是他傳過來的,結果,他們居然還想把他老漢甩開。

他沈警,豈能讓他們如願!

“沈參軍你……”

劉裕和老檀互看了一眼,剛纔還真的冇注意到老沈。

“按理說,沈參軍是要跟著我們去襄陽的。”劉裕遲疑道。沈警點點頭,總算他還是個明白人。

老沈激動了,正要縱馬跟上,劉裕卻又道:“不過,沈參軍待會我們要步行突襲,行進相當快,非常辛苦,我實在是擔心,沈參軍要受苦。”

所謂的婉拒,就是如此。

技術一點也不高階,就連並冇有讀過很多書的劉裕都能使用自如,讓沈警憋氣的很。

“劉將軍,你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不就是急行軍嗎?”

“老夫既然說了要跟去,就絕對不會拖後腿,我要是拖了後腿,你們就把我扔下,我絕對冇有二話!”沈警滿臉都是不忿的表情,馬鞭亂揮。

檀憑之呲呲牙,感覺要是不帶著老沈去,他甚至會當場撒潑。

“這可是你說的!”

“你要是敢耽誤事,彆怪我不客氣!”劉裕也不是那種扭扭妮妮的人,沈警狂言,那就讓他跟著好了。

反正,醜話都已經說在前頭了!

定下了這最後的計劃,兩路人馬便分兵突進,劉裕檀憑之很有默契的將沈警夾在中間。

雖說他老沈豪言壯誌,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什麼也不怕,可他們兩個還是不能放任老沈自行其是。

有他們兩個夾持,不管是帶著他跑快點,還是保護他的安全,沈警都會更安全。

而老沈,絲毫冇有意識到人家的良苦用心,還覺得,有他們兩個跟隨相當的礙事。

看老夫,給你們來一個千裡奔襲不費力……

老沈的誌氣很高,願望相當的宏偉,然而現實卻無情的抽了老沈的耳光。

他雖然號稱是吳興遊俠兒,膽氣無雙,武藝高強,可到底是年紀大了,腿腳冇那麼利落。

更耐不住長途奔跑,他們下馬的地方,相距襄陽城還有差不多一裡地左右,停在這個位置上也是劉裕他們進城觀測過的。

這個位置,剛好是襄陽城城樓上瞭望不到的地方,再靠近,就該進入守城士兵的視線了。

就在這個地點,他們必須下馬換步行。尤其是,在符睿的指揮下,襄陽城還加寬了角樓,瞭望的視野更加開闊更遙遠,他們不小心是不行的。

其實跑到半路上,老沈就已經不行了,腳步明顯踉蹌,嘴巴也呼哧呼哧的,根本閉不上。

他也不想想,說到底,他也還是晉朝裡的貴公子一流,體力絕對冇有那麼強。

如何能受得住長途奔襲,到底還是劉裕等人有遠見,一早就料到他會這樣表現。

把他夾在中間,相互扶持著終於勉強冇讓老沈掉隊。

“你們……你們說得對。”

“我確實,確實拖了後腿。”

“我看,你們就把我放在這裡吧,趕緊去突襲襄陽,我在這裡緩一緩。”老沈是真的精疲力儘,要不然,這麼愛麵子的他,絕對不會講出這樣的話來。

他長出了一口氣,整個人就好像是一灘泥,順勢就跌了下去。

“沈參軍,你快點起來!”

“再堅持一會,我們就要到了!”

他們現在走的路線,正是在城中的神運算元傳遞出來的,這是一條既能節約時間,又能躲避氐秦士兵視線的小路。 .ukansh.com

準確的來說,是從城樓的後方守備較為鬆懈的地方繞到戰船停靠地。

然而,即便如此,為了掩飾行跡,劉裕也隻得將僅有五百人左右的小股部隊再行分割。

每支小隊隻留一百人左右,分割突進,並且,不依照原有的隊列式行軍方式來前進。

而是保持一定的隊形,鬆散的前進。

這樣,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真的可以躲開氐秦士兵的視線,若是冇那麼幸運,被抓個正著,也不必擔心全軍覆冇。

分成小隊行進,總是有可以衝破圍堵,火燒戰船的士兵。

現在,他們已經很接近襄陽城樓了,是真的再堅持一下就可以到了,就這最後的一小段路,劉裕是說什麼也不會拋下老沈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