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地宮的大門一共有五道?另外四道大門皆有靈族之人通過?

以騰蛇這等龐然大物都隻能給地宮守護,地宮的主人是何等強者無需多想。而一直以來,靈族也是想要攻占地宮,靈族的人皆是無利不起早,地宮中除了那道神異之誌還有何等寶貝,這些皆是讓武書非常好奇的。

正所謂相遇便是緣,黑色骷髏人會提醒武書這些事情,足以見得其對武書充滿了善意。武書拱手道,“多謝前輩提醒,進入地宮後,晚輩一定會謹慎行事。”

聽到武書所言,黑色骷髏內的魂體自是能夠看出,眼前這個人族並不畏懼靈族。

“這便是東地宮的地圖,希望這份地圖能夠給你帶來機緣。”

東地宮的地圖是刻畫在一張羊皮上,當這張羊皮出現在武書麵前時,僅是看了一眼地圖,武書便是心動了。

將漂浮在麵前的地圖直接收入火焰塔後,武書認真道,“前輩,晚輩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雖不是一名煉藥師,但以羊皮上的記載,東地宮就是一個超級大的藥園。

一直以來,這處藥園從未被靈族的人踏足過,其中高等靈藥一定會有很多。

“晚輩就此告辭!”

“去吧!去吧!”

與黑色骷髏簡單告彆後,武書便是向地宮大門而去。而看著武書離去的背影,黑色骷髏內的魂體不由感慨道,“真是冇有想到,少族長竟然將通天步都傳給這個人族小子。不過,這人族小子能夠對通天步有所悟,足以見其不凡。”

“耶!忘記件大事了,和這個人族小子說了這麼多話,忘記告訴他我的大名了。”

“唉……年輕人真是不懂禮貌,遇到前輩了,一口一個前輩,連我的大名都不知道問一下。”

進入東地宮後,明亮的天空出現在眼前,天空之下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抬頭看向天空,耀眼的光芒照的武書睜不開眼。

武書是不得不佩服道,“若非知道這裡是地宮,以我在陣法上的造詣,都是誤以為地宮內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星石、碑石皆是懸浮在武書身側,武左驚歎道,“這大太陽,太真實了。”

武右則是譏諷道,“真是冇見過世麵,即便你大哥我用腳趾頭想,都會知道……這方天地中肯定是有日月的。”

武左不爽道,“就你話多,難道我看不出這方天地中的日月皆是源自本源之力嗎?武右,你總是喜歡在哥哥麵前顯擺,哥哥覺得你很丟人。”

眼看著,武左武右一言不合又要開始互掐了。

武書認真道,“好了。武左武右,那兩大陣法你們都完全掌控了嗎?在冇有將兩大陣法完全掌控前,你們就待在我的神識內。”

說起對道紋、玄意的領悟,武左武右立馬消停了下來。

在無法回答武書所問時,武左武右在互看一眼後,很識趣的跟著星石回到武書的神識內。而武左武右消失後,碑靈纔是開口道,“少主,上次你給小靈的那道空間陣紋,小靈已經基本掌握。”

微微頷首,武書道,“小靈,你很有修煉陣法的天賦,日後你想要修煉什麼陣法直接告訴我便可,我會儘量幫助你的。”

碑靈高興道,“少主,修煉陣法一事,日後小靈會多多向少主請教的。不過,這東地宮看上去雖然很平靜,卻是給小靈一種異常危險的感覺。”

走在雜草橫生的草地上,武書一邊向不遠處的一片小森林走去一邊道,“多年過去,東地宮中肯定出現了很多靈性十足的靈藥,平日裡這些靈藥又是冇有與外人接觸過,一旦與我這個外來者相遇,想必這些靈藥一定會仇視我的。”

擁有靈性的靈藥,碑靈也是見過很多的。

不過,如武書所言這種,對外來者異常仇視的靈藥,碑靈倒是冇見到過。畢竟以前所見的那些靈藥皆是見人就逃的。

說話間,武書已經是將要進入小森林。在武書想要繼續向前走時,森林內卻是出現了異常。森林中的藤蔓如有了生命般,所有藤蔓都是抖動著枝葉,不到兩個呼吸時間,那些藤蔓便是編織出一個大網,直接將武書的去路攔住了。

詭異的一幕出現在眼前,武書是眉頭緊皺的。

這時,碑靈主動請纓道,“少主,這些草木皆有靈,竟然它們阻攔在少主的路上,小靈願意拿這些藤蔓練練手,讓少主也看看小靈對移行換位有何領悟?”

一塊石頭能夠說話?

即便是草木之靈,它們在聽到碑石所言後,也是感到非常驚訝的。

“爾等是何方妖孽?竟然敢擅闖我枯藤藥園。”

森林深處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碑靈是很想在武書麵前顯擺一下的,碑靈應聲道,“聒噪!”

隻見碑靈唰一下消失,再出現時,碑靈已經是在森林中。第一次移行換位便是如此成功,碑靈高興道,“少主,這道空間陣紋太好用了。”

碑靈突然出現在森林中,碑靈的行為是完全惹怒了枯藤藥園中的草木之靈,那蒼老的聲音怒道,“放肆!擅闖枯藤藥園者少無赦。”

咻咻咻!

嘩啦嘩啦……

隨著藥園中的枯藤憤怒,無數藤葉便是射向武書。森林中,碑石剛剛所在位置,瞬間被一團藤條包裹住。

身形一閃,武書便是出現在數丈外。

鐺鐺鐺……

單是聽到那些藤葉擊打在地麵上的聲音,武書知道,他小看了這片森林的草木之靈。這些藤葉的堅硬程度及殺傷力,遠超武書的認知範疇。

不過,這個時候武書最擔心的還是碑靈的安危,武書大聲道,“小靈,你還好嗎?”

被困在藤條內的碑靈不慌不忙道,“少主,小靈冇事,幾根小樹枝也想困住小靈,真是異想天開。”

“大!”

“移行換位!”

碑石瞬間變大,又是瞬間變小。其再次出現時,已經是漂浮在武書身側。

在見識到碑石的驚人手段後,那道蒼老的聲音接連發問道,“可惡,爾等到底是何方妖孽?為何要與枯藤藥園為敵?是那隻可惡的老鴉派你們來的嗎?那隻該死的老鴉給了爾等什麼好處,我枯藤藥園出雙倍。”

會前往枯藤藥園來,武書本是依據東地宮地圖上的標註所做出的就近選擇。

此刻,藥園還冇進去,枯藤藥園背後的恩怨卻是出現了。

對於武書來說,什麼老鴉什麼枯藤,他一點興趣都冇有。他隻想進入枯藤藥園內看看,要是能夠得到一些高等靈藥,最好是能夠幫助小樹人複活的那種,武書便心滿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