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日之後,山崖上的古亭旁。

此刻,就看那一道道刀光劍影,撕裂空氣,響徹山林。

忽然間,蕭北塵停下了手中的劍,點了點頭,對柳純英展露笑容。

“純英,先休息一會吧,我感覺你的內力是有所提升了啊。”

“真的嘛?那我得接著練呀。”柳純英輕笑道。

“彆急於求成呐,適當休息會。而且我爹說過,內力有所突破之時要靜坐,運轉武脈使自己身軀能更好的掌握。”

“原來如此啊。”

柳純英這才恍然大悟,因為自己的父親隻教給了她精湛的刀法,對內力的運用卻少有提及。

蕭北塵收劍入鞘,一躍而去,坐在了亭台內的石桌之上。

他眼眸低垂,半遮雙目,兩手放於膝蓋,氣沉丹田。

“來吧,照我的樣子,打坐運氣試試。”

“嗯嗯,這就來。”

隨即,柳純英坐到了蕭北塵麵前,也跟著盤腿坐下。

頃刻間,兩人身體周圍捲起陣陣清風,彼此的髮絲微微浮動。

而地上的殘葉也被輕輕吹動,兩人正專心地感受著內力的流淌。

這方法確實十分奏效,柳純英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內力不再湍急紊亂,而是變得更為沉著可控。

此時,蕭北塵的眼皮愈發沉重,身心都感到有些疲憊。

“好睏...純英,我先睡會....”

蕭北塵閉眼呢喃,正以打坐之姿逐漸入睡。

過了一會兒,突如其來的尖利叫聲打破了兩人的寧靜。

下一刻,豆飛朝著兩人火速飛來,身後的曲小碌大聲叫著。

“豆飛前輩!你不要跑嘛!嘻嘻!我就想看下你的肚子裡的齒輪!”

“滾開啊!煩人的小屁孩!”

豆飛瘋狂拍打翅膀,圍繞著石桌不停地飛,曲小碌則在它後頭緊追不捨。

柳純英緩緩睜開雙眼,見到曲小碌又蹦又跳,而古亭的下方便是方丈懸崖。

她苦皺起眉,趕忙開口提醒道。

“小碌,你當心點啊,下麵可是懸崖。”

“嘻哈哈~冇事的英姐姐!我也能飛喲!”

說著,曲小碌奏響玉笛,將劍喚到腳邊。

曲小碌剛想要踩上去,李尚雲便直接抓住了他的後領。

“你乾嘛呢,在懸崖邊上彆給我瞎胡鬨。”李尚雲嚴肅地警告道。

“師兄,我就是想試試能飛的起來不,畢竟這兩天陪你鍛鍊這麼久,我自己肯定有減重了。”

曲小碌委屈地解釋著,李尚雲見狀,仍舊搖著頭說。

“總之彆在這兒試。”

“哦...”曲小碌無奈地鼓著小嘴。

蕭北塵此刻也睜開了眼睛,望著他倆揚起微笑,輕聲地問。

“雲兄,你們練的怎麼樣了?”

“嗯,還不錯。”李尚雲活動了一下手腕,隨即反問道:“你們呢,有信心嗎?”

“放心吧,我變強一些了的。”柳純英很是自信地說。

蕭北塵點了點頭,看向柳純英肯定地講道。

“的確,純英她的內力已提升很多,應該是快要升到武六段了。”

“咦?這不快和臭小鬼一個段了嘛!”豆飛落在柳純英肩上,大聲地讚揚道:“哈哈!不錯呀丫頭!冇想到你天賦一般卻能在短時間內提升那麼多!”

“那是因為她很勤奮努力啊,這幾天都有在熬夜練習武功。”蕭北塵輕輕淺笑。

柳純英頓感詫異,急忙開口詢問。

“欸?北塵,你怎麼知....”

“昨晚我本想帶你出去吃宵夜的。”蕭北塵打斷了她的話,緩緩解釋道:“可見你在房裡揮刀撒汗的身影,便冇去打擾你了。

“下次...你可以直接敲門的。”柳純英微撇過臉,帶有一絲靦腆地說:“我可以隨時與你出去。”

“嗯,好的啊。”

蕭北塵輕笑著,對她微微頷首。

此時,李尚雲的蛇瞳看著兩人,仔細地自我思考起來。

確實,如蕭北塵所說,柳純英的內力已經提升,可並不算多。

畢竟柳純英她隻是上靈根,天賦絕不算差,但也隻能算是中等偏上的那種。

如果是給天靈根的蕭北塵同樣時間,提升的強度恐怕會比柳純英高出幾倍不止。

但最近這段時日,總感覺蕭北塵變得有些散漫了,眼中的鬥誌比起初次見麵時弱上很多。

看來,招募之事要儘快向他提及才行。

“北塵哥,等下和我去放風箏好不,我好想玩啊。”曲小碌咧嘴笑著。

“哈哈好呀~我去給你買。”蕭北塵準備起身。

“玩什麼玩!”

李尚雲大吼了一聲,嚇得曲小碌躲到兩人身後。

“乾什麼嘛!發這麼大火。”曲小碌眼含熱淚地埋怨著。

“雲兄,你彆生氣哈哈。”蕭北塵見狀,趕緊打起圓場,“我也就帶他玩一小會,老是鍛鍊也不好,要勞逸結合的嘛。”

李尚雲嚴肅地看著曲小碌,厲聲訓斥道。

“今天冇練多久就追豆飛去了,小碌,你能不能學下柳小姐的勤奮,哪怕一半也好。”

“每天練的差不多不就行了嘛!”曲小碌立即辯解。

“你再這麼吊兒郎當我真抽你了啊!”李尚雲眉頭怒皺。

“嗚嗚嗚啊啊....”

見到曲小碌準備要哭,李尚雲直接給了他一個白眼。

“嘻嘻哈哈!小黑袍!說的好啊!”豆飛咧嘴大笑。

“豆飛,你少說兩句吧。”蕭北塵無奈地說。

“哼!誰讓這小屁孩老纏著我來著!”

言罷,豆飛張開翅膀,展翅高飛,離開了古亭。

柳純英伸出玉手,摸了摸曲小碌的小腦袋瓜,柔聲安撫。

“冇事冇事,小孩子不用熬夜,下次聽師兄的話多練會好不好。”

“嗚嗚...好....”

曲小碌一邊抹淚,一邊低聲答應。

頓時,李尚雲望著他的哭相又有些於心不忍,他的心裡隻是覺得十分惋惜。

曲小碌為極靈根,隻比蕭北塵差一點,但他的天賦之強已經是屬於千裡挑一的那種武學奇才了。

可曲小碌卻老愛貪玩貪吃,練功時總是差不多、差不多,不願多付出一分努力,那修為升級的關鍵時候就總會差一點。

蕭北塵想要緩解緊張的氣氛,臉上帶著難堪,苦笑地說。

“雲兄,小碌還那麼小,逼得他太緊也不好啦。”

“有責任心是很好的事,但還是不要過重了。”柳純英淺笑地提醒道。

“唉,知道了。”

李尚雲搖頭歎氣,緩步走到曲小碌身旁,拿出手布擦拭著他的眼淚鼻涕。

此時,蕭北塵的表情有些好奇,向李尚雲詢問。

“雲兄,那你和小碌的修為是多少呀?”

“我是道六層,即將突破到七層。而他,已經停留在道三層很久了。”

“道...是傳聞中的道修麼?”蕭北塵繼續地問。

“那是什麼?”

柳純英疑惑地望向蕭北塵,但他也隻是搖頭表示不知具體。

“冇錯,既然你們不清楚,那我就說一下吧。”

隨後,李尚雲對蕭北塵和柳純英講解道修的等級架構,順便還和兩人說了與之對抗的魔修究竟是何來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