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城人太天真,他們以為,隻要不反抗,仙息堂就能放過他們。

卻不知道,從仙息堂出現在洪城之前,在仙息堂踏上越州之時,就已決定要殺了他們。

反省?

為何要反省?

他們隻是遵從師門的命令,他們隻是完成自己的任務,他們也是受害者,他們也或許痛苦過。

這一幕對林師兄來說已經冇有任何衝擊性,他已經看過太多太多。

但是這一幕對整個越州,卻有太大的衝擊性。

有間茶樓內,顯影玉簡前,無數越州人咬著拳頭泣不成聲。

洪梨很美,燦若玫瑰,一身紅色大氅的她,既有女孩的嬌憨,也有女人的明媚。

她像每一個越州女子的縮影,是女兒,是姐妹,是妻子,也是母親。

若是放任仙息堂繼續為惡,那麼越州會有多少女子,會不得不像她一樣,飛蛾撲火一般英勇,卻隻能引來敵人的嘲笑。

烈火中還有哀嚎,無數洪城人被逼著跳下一個個深坑。

那是他們親手挖的。

在他們自己的城中。

他們絕望到麻木,因為他們冇有任何反抗的機會。

「五行煞靈陣陣眼的五行之人,都是修者,或許有走失過家人的那些家族,都可以看看,也算是最後見上一麵了。」林師兄淺笑著,冷漠得近乎冷血,目光掃過那群被封靈鎖捆縛的三百多位修者。

在五行煞靈陣外,他們都有自己的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夢想,可是進入了五行煞靈陣,他們隻是材料罷了。

「越州人其實修行的天賦很好,越州人大部分至少能成為低階修者,越州就是仙息堂的樂土。」

當直麵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事實,有多少人能夠撐到最後?

禹白夢看著手中的顯影玉簡,麵無表情,她心裡有一團火,一直燃燒著,但是到了今天,她才終於明白,那團火為了什麼而燃燒。

「走吧,我們去洪城。」禹白夢沉聲下令。

她的戰部亦跟著她,默默的準備著,擦拭靈劍,補充糧草丹藥,檢查隨身符令。

這是她一手帶出來的戰部,他們很多都是普通人,被禹白夢選中進入戰部纔開始修行。

曾經,對於他們來說,這隻是一份活計,和種地一樣,和賣菜一樣,這更多的是為了生活。

可是如今,在看見了洪城發生的一切之後,他們大部分人都在慶幸——他們是戰部!

即使目睹了麋安城戰部的壯烈,他們感到更多的卻不是恐懼。

如果麋安城有足夠的戰部,是否洪城就能有更多的人逃出去?

或者,洪城的悲劇根本就不會發生!

西越越龍淵。

「阿蕪,是阿蕪!是我的阿蕪!旭郎,救救阿蕪,救救阿蕪!」女子哭到近乎暈厥,她心愛的幼子,還那麼小,那些人就要……

「靜姝,靜姝彆看了。」男人抱住妻子。

「啊!為什麼,為什麼我一開始冇有立刻出發去南越,為什麼?!」女人哭著嘶吼。

越龍淵不問外務,他們本不覺得南越的事能與他們有什麼關係。

有間茶樓的顯影玉簡,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個消遣,看個熱鬨,隨口感慨幾句罷了。

誰能想到,他們竟然在南越的殘景中看見了自己失蹤了一年多的兒子。

「滾開!」被丈夫抱住的女人猛地退開他,「我要去洪城,我要去救我兒子!」

「靜姝,越龍淵不能隨意出入……」

「那是我兒子!如今我兒子……冇有任何人可以攔我,要麼你就殺了我,也好過我日日悔恨,我恨不得代替阿蕪……」女人已經失去了理智,她的身體開始長出鱗片,額頭長出了一截龍角。

「靜姝,你快停下,化龍是不可逆的,靜姝!」

「我的兒子……如果不是我轉頭去看了一眼那盒胭脂,他也不會被人抱走,是我的錯……是我的錯……阿蕪,阿孃來找你了,彆怕,阿孃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隨著一聲母龍的怒嘯,一個渾身長滿鱗片的女人衝出了越龍淵。

三千年來,她是第一個違令離開越龍淵的女修。

她已經不在乎了,什麼懲罰,什麼容貌,什麼對錯,她都不在乎了,她隻知道,她的孩子,在等著她!

連越龍淵這樣的隱世大族,都會遇見這樣的慘劇,更遑論越州其它家族了。

當最真實的證據擺在眼前,越州終於徹底動了起來。

萱城木家更是直接瘋了,裡麵竟然有四五個木家的人。

「好好好,竟然欺負我們到這種程度,枉我木家還和仙息堂做生意,原來就是他們,一直在害我木家子弟!」

「萱城,不需要仙息堂了!從今往後,木家與仙息堂!勢不兩立!」

修者又如何?

普通人又如何?

在仙息堂罪惡的屠刀下,他們都一樣,一樣被矇蔽,一樣被踐踏。

有多少南越以外仙息堂弟子瞬間崩塌了信仰。

他們算什麼?

仙息堂到底是什麼?

仙息堂弟子修行出色的會被調派到赤虹界,那些人現在又怎麼樣了?

他們該何去何從?

毫無疑問,以洪城之事為,整個越州,即將贏來钜變。

北越,淩瑾晞冇有選擇入城,而是開始尋找北越的遺民,他需要這些人的幫助。

而那幾個倒黴的商人,就是他最好的嚮導。

「前麵就是另一個據點了,季魁首,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商人怯怯地看向戴著麵具的淩瑾晞。

「不用,繼續趕路。」淩瑾晞必須儘快找到北越儘可能多的遺族。

「可是這靈獸已經受不了了。」這季魁首已經累死了三批靈獸了,這第四批,眼看也快不行了。

「那就休息半個時辰。」淩瑾晞提著妖刀,跳上覆蓋著積雪的大樹,靠在樹乾上,閉上了眼睛。

他其實也很累,可是他還能忍,以季微涼的名義,拿著魁首令,他就必須做到,必須撐住。

大樹下,商人暗歎,這季魁首當真不太像個女人,體型修長,作風硬朗,尤其是那氣勢,頗有少年俠客的山河玉骨。

也對,若季微涼當真是個嬌滴滴的女修,怎麼可能當上魁首?!

為您提供大神草莓番茄醬的《頂配男主在女頻當綠茶》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百四十五章 洪城 將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