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還是等等,看看情況再說,如果是虛驚一場可就得不償失了。”拿著手機沉默了一會,海關關長把手機又放了回去。

和簡慧真說的一樣,他之所以放任鐘嘉玲幫理達貿易集團走私,其目的就是等一個好機會,將利益最大化。

現在看來,這時間到了。

黑煙的猖狂引起港府的注意,把雷衛東這個狠人派出來了。

對於凶威赫赫的雷衛東,圈內的人誰不知道他的心狠手辣以及貪婪無比,被這樣的人抓做把柄,即使不被一口吞下,也要脫一層皮。

可以說理達幕後黑手危險了,如果是普通警察,以華南菸草公司的實力,即使被牽扯進去,也隻會罰酒三杯。

被自己提醒後,可能受罰都不會受罰。

但雷衛東就不一樣了。

如果雷衛東真的抓住華南菸草公司的把柄,自己提醒一下,說是救了對方一命都不為過,屬於天大的人情。

也是利益最大化。

但如果隻是鐘嘉玲無病呻吟,雷衛東還冇查到她身上,自己就通風報信的話有點……

還是等等吧!

--------

“阿東,這是華南菸草公司的全部資料。”和楊建華達成協議的雷衛東,剛剛回到家,就看到牙子站在客廳等自己了。

“如何,對方實力強不強,是不是豪門?”看了一下手裡的資料,雷衛東點點頭,朝書房走去。

“很強,彆看袁家不在十大豪門之列,那是因為他們做事低調,其實力不比任何一家豪門差,當然比我們差很多,要對付他們很容易。

隻是袁家人脈太過深厚,和李家、林家、包家以及港府都有很密切的關係,我們最多讓其元氣大傷,斬草除根不可能。

進入書房,關上書房門,牙子一臉凝重的說道。

“是嗎,這麼厲害。”雷衛東聞言,打開手裡的資料仔細看了起來。

眾所周知,菸草業利潤很高,即使有高昂的菸草稅也能讓菸草公司年利潤以億為單位。

在內地!

所有菸草企業都是國家控股的。私營企業不允許經營菸草生意,其原因就是菸草利潤太高,國家不會將其交給個人。

但在香江,情況正好相反,最大的菸草公司華南菸草公司,它是一傢俬營企業,作為許多品牌香菸的代理,包括著名的萬寶路,

華南菸草公司幾乎壟斷了整個香港菸草市場,當然,這也給公司帶來了巨大的利潤。

華南菸草公司的老闆姓袁,是一名很低調的富豪,在香江袁家的資產不亞於李家、霍家這些老牌大亨,是香江最被低估的家族。

其家族創始人袁老先生出生於1911年,是一位比李超人、鄭大亨還要年長的企業家。

袁老先生雖然家境貧寒,但聰明伶俐,學什麼都快,眼睛也很靈活,14歲時,他到一家印刷廠當學徒。

一般人當學徒,最多也就生成後成為師傅,打一輩子的工。

袁老先生可不一樣。

他在做學徒的時候,不光努力學習了一門好手藝,還注意觀察印刷廠生產以及銷售的模式,努力拓展人脈,認識了不少圈內朋友。

六年後,二十歲的袁老先生開了一家小印刷廠,在朋友的幫助下很快做大做強,成為當地最好的印刷廠之一。

當然,緊靠印刷廠,袁老先生最多成為普通富人,實現階級跨越很難。

但命運就是那麼神氣。

37年日軍侵華,抗戰爆發。

袁老先生的印刷廠在戰爭爆發前因為意外,囤積了大量紙張,戰爭爆發後,很多印刷廠為躲避戰場都關門。

袁老先生卻冒險開門營業,結果賺了不少錢,以此成功發家。

後來作為緊俏物質的紙價飛漲,短時間內就翻了十幾倍,讓袁老先生出人意料實現了階級跳躍。

那時候的魔都是亞洲經濟中心,在局勢逐步穩定後,進入上層社會的袁老先生髮現香菸已經成為許多富人的必需品,認為菸草行業前景驚人。

於是他有了管理香菸的想法,在1942年的時候,利用關係在魔都創辦了一個香菸工廠,並且拿到了高樂香菸的代理權,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可以說袁老先生的成功不僅取決於運氣,還取決於他敏銳的市場意識。

1946年,由於魔都的混亂,袁老先生不得不把自己的工廠搬到了香江,1950年的時候更是成立了華南菸草公司,並且發展成為了香港最大的菸草公司。

說到香江的香菸品牌,那就不得不提萬寶路。

當年的香江電影中,萬寶路出現的頻率非常高,萬寶路就是香江最暢銷的香菸。這個品牌就是袁老先生代理的。

雖然華南菸草公司隻是控製了香江一個城市的菸草市場,但菸草的利潤實在太高,即使需要分配出去大部分,也給袁家帶來了巨大的收益。

更彆說這一賺就是幾十年,利用深厚的人脈,袁家一直壟斷香江菸草市場,積累的資產就非常驚人了,成為香江有數的富豪。

而在菸草行業的成功,讓袁老先生有了擴張自己的商業帝國的資金,而在香江,房地產是最好的產業,於是轉向房地產。

不得不說,袁老先生敏銳的市場嗅覺給他帶來了除了菸草之外的第二個高回報項目。

置地是亞洲最古老的房地產集團之一。

最早它是由四個鷹國人創立的,它在香港有大量的房地產儲備,包括商業建築、商業街、豪宅等。

它曾經成為香江最大的房地產公司和世界500強。光是土地的股份就值幾百億。

雖然袁老先生在置地的股份不多,隻有百分六,可就是這點股份就讓其身價增加幾十億,成為香江最頂級的富豪。

袁老先生在八十年初的時候就開始進入半退休狀態,把自己的生意交給孫子袁柱國,就是那個大太子的父親。”

“三代仍然富貴,袁家確實了不起。”看到資料上,袁老先生在十年前就把生意交給孫子袁柱國打理,雷衛東一邊的羨慕。

真好!

袁家第三代冇有拉胯,在第二代早逝的情況下,袁柱國作為袁家第三代從爺爺手裡接收了商業帝國。

和爺爺一樣,袁柱國也有著超強的商業能力,他早年去美國留學,後來又回到香港接管家族企業,在把家族企業管理的井井有條的時候,還向外擴展,吞併了香江最大的報紙之一星島報。

星島報的創始人,胡老先生也是以為傳奇人物。

他不僅是萬金油的創始人,還進軍報業,巔峰時期就和雷衛東一樣,擁有幾十家報紙,是香江最大的報業大亨。

隻可惜,老子英雄兒混蛋,胡老先生什麼都好,就是繼承人冇有選好,其兒子在飛機失事中去世後,胡老先生把企業交給了女兒打理。

結果女兒是那種能力不行還非要表現自己的敗家子,敗光了家裡所有的資產後,又炒地想著東山再起,結果碰到金融危機,不得不出賣家族企業,而袁柱國抓住機會,以極低的價格收購了星島報業,讓自家有了在新聞界的喉結。

如果僅僅這些,雷衛東不怕。

以雷衛東在資產以及在娛樂圈的權威,泰山壓頂,壓服袁家很簡單,關鍵是袁老爺子,他的人脈太豐厚了。

袁老先生以華人的身份,在鷹國人做主的香江壟斷菸草市場幾十年,賺取大筆利潤,誰都知道,他們家和鷹國人關係密切,甚至是其白手套,為鷹國人賺取金錢。

幾十年的利益關係形成的關係網剪不斷理還亂,彆說僅僅隻是走私的事情,就是電影中華南菸草公司的大太子,為了滅口瘋狂殺人。

其結果估計也是罰酒三杯,最多判三年,畢竟他隻是教唆,又不是親自下手,找一個好律師脫罪的可能性太大了。

除此之外,袁老先生還是一個慈善家,退休後,彆看他一直隱居在菸草公司總部的天台上麵,天天打理自己的蘭花。

但他冇有退出江湖。

可能是靠香菸起家的緣故,袁老先生在退休後開始將精力投入慈善事業。

在83年代的時就成立了一個慈善基金,並且一直秘密以無名氏捐款,捐款的項目不僅僅在香港,而且還有非常多在內地,其中最大的一次要數1991年華東水災了。

在原時空有一部叫《豪門夜宴》的電影,隻用短短4天四天就拍了出來,這不電影是當時香江影視圈為了籌款賑災拍攝的。

上映之後所有票房都捐獻給內地了。

為了獻愛心,幾乎香港當紅的一二線明星都參加了拍攝,據統計前前後後出現的明星有200多位,在華語電影的曆史上,這樣的明星陣容幾乎找不到第二部電影了。

很多明星雖然隻是在電影裡麵露了一下臉,但是很多人並不計較,唯一能和其媲美的就是那部《XX大業》了。

原時空,香江各行各界的捐款總計是4.7億。

這個時候因為有雷衛東,作為首富的他自接把捐款總額提到了10億,可以說震驚了慈善界,但是袁老先生一個億的捐款一樣引人注意。

雖然說袁老先生捐款的時候用的是無名氏,不過對圈內的富豪以及內地的政府部門來說,這是個不是秘密的秘密。

也幸虧袁老先生已經去世。

人走茶涼,人脈會冇落很多。

但人情就是人情。

袁老先生生前建立的人情,在其家族有困難的時候都會冒出來,雷衛東可以想象,在自己開始對華南菸草公司行動的時候,講情的電話絕對會蜂擁而至。

這裡麵不僅有香江本地的富商,警隊的朋友,內地也一定會有。

“牙子,這袁家大太子是什麼人,除了理達貿易集團,還有其他犯罪的地方嗎?”合上手裡的檔案,雷衛東問道。

和講究利益的西方不同,東方以人情社會,這一點雷衛東在前世做銷售的時候深受體會。

同樣產品,哪怕你的質量更好,價格更低,不用你的一樣不用你的。

這裡麵固然有一些金錢利益,但有時候就是純粹的朋友關係。

雷衛東手裡有幾個客戶。

平時見的也不說,就是打電話聯絡,利益關係也冇有,也就是見過幾麵,連一起吃飯都冇有過。

但他們就願意從雷衛東手裡賣貨,也知道雷衛東賺他們的錢,但就願意合作,因為和雷衛東合作省心,質量出問題的話完全負責。

所以,麵對鋪天蓋地的講情電話,雷衛東很難將袁家大太子送入監獄,實在是香江太小了,大富豪又那麼多,基本上都有聯絡,即使雷衛東能抵擋李家、林家等富豪的麵子。

牙子父親要是打電話過來,你說雷衛東給不給其麵子。

除非對方像電影裡一樣作死,為了滅口瘋狂殺人。

這個很有可能!

在富豪眼裡,彆說走私不算大事,就是殺人放火隻要花錢能解決的都不是大事,賠錢就是了。

一百萬不行就一千萬,一千萬不行就五千萬。

反正大富豪有錢,對他們來說,就是五千萬也不算錢。

但是對普通市民來說,彆說五千萬了,就是一千萬也是很多人一輩子賺不回來的。

人死不能複生,除非是至親至愛,要不然錢都能解決,而隻要錢能苦主,那以香江的法律就能把人保下來。

隻要不讓袁柱國知道,以袁大太子的性格,很可能派人去暗殺,而自要暗殺就是過線,那樣雷衛東也不用給人麵子。

“這傢夥是個二世祖小混蛋,雖然上了大學但為人放蕩,天不怕地不怕,好人絕對算不上,但要說多壞比黑道的大哥差遠了。

他們主要吃喝玩還有黃,賭一般都冇有。

但大錯不犯小錯不斷,除了飆車這些,就是女人了,在他們交往的女孩中,除了用錢砸還有威逼利誘,反正用過線的地方,隻不過他們有錢。

民不告官不究,那些女生不告,我們也冇辦法抓人。”牙子說道。

“大錯不犯小錯不斷,還天不怕地不怕,對法律冇有畏罪!”雷衛東摸著冇有鬍子的下巴道,“也許可以利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