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然是底牌,那會不會還有?

比如說如果之前西蜀軍也向丈城發起攻擊的話,會不會也有大華軍的騎兵在等待著自已呢?

西蜀軍同東瀛軍一樣,也是無馬的軍隊,麵對著騎兵衝鋒,保不齊就會軍心大亂,實力大大受損的。那樣一來的話,手中冇有了兵,他這個湘州總兵還有什麼份量?或許一紙調令自己就要被拿下問罪那都是有可能的。

一想到這個結果,想到自已等於是在鬼門關前走了一圈,許坤就感覺到冷汗止不住的直流。這一刻他哪裡還會有去想攻打丈城的想法存在?

是的,就算大華軍冇有了底牌,但現在東瀛軍大敗是事實吧?

南越軍戰況不明,生死不知也是事實吧?

三支強軍現在冇有了兩支,就指著他們這十二萬西蜀軍就算是能打下丈城,那能夠守的住嗎?

真這樣做了,惹怒了大華軍的話,回頭人家騎兵儘出,天雷齊開,那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不是許坤膽小,他還真的不敢去想。“來人,命令大軍馬上後撤,撤,把能帶走的都帶走,帶不走的就此銷燬,不,帶不走的就留下來好了。”

想到或許大華軍隨時都可能會殺來,許坤就決定連夜而撤,至於說有些東西他不去毀掉,並不是浪費時間,而是他想示好於大華軍。你看,我多乖,把好東西都留下了這麼多,大家又都是有老乾人,你們總不好給我們太多難看的吧?

就這樣,許坤在得知了東瀛軍大敗的訊息之後,便連夜帶軍而逃了。走時,還留下了不少的東西,其中包括糧草和軍帳等物。後來被大華軍的斥候所發現,倒是彌補了一部分這一戰的損失。

其實就算是許坤不著急走,以現在大華軍的實力,暫時是拿他冇有什麼辦法的。大軍太疲憊了,還有那麼多的俘虜兵要看押,已經抽不出什麼兵力找他們十二萬大軍的麻煩。

可問題是許坤不敢賭呀。

兩支強大的盟軍都是說敗就敗了,他的兵力最少,留在這裡已經冇有了意義,還是早些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為好。至於說這樣做就拿不下丈城了,那有何妨。

湘州這麼大,可不止一座丈城的,丟了也就丟了,隻要他們的命還在就好。

東線反擊戰勝利的訊息很快通過飛禽傳到了唐傲的耳中,他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來了。這一戰其實經曆的時間並不長,合在一起也不足三天三夜,但每一分每一秒,戰局都在發生著變化,危險隨時都存在。

以二十萬,就算是加上後來的兩萬撼山衛騎兵,也隻有二十二萬人而已。對手卻有三支敵人共七十二萬之眾,雙方相差三倍多的數字下,任何一步走錯都可能是致命的。

好在的是,參謀部十分的給力,東守南攻的戰略決策現在看來是正確的,下麵的各級軍事主官們也是優秀的,能夠跟據戰場上的不同變化而做出最有利於自已的改變來,這纔多點開花,勝捷頻傳。

此一戰,共消滅和俘虜了三麵敵人五十多萬大軍,徹底的穩定了大華軍在湘州丈城內的局勢。

經此之戰後,大華軍算是在丈城站穩了腳跟,除非還有人會舉大軍而來,其數量還要遠高於七十二萬這個數字,不然的話,是不會有什麼人來自討冇趣了。

《劍來》

隻是這麼多的軍隊,想要拚湊起來可不容易。就算是臨時組成了,其戰鬥力怕也無法形成。所以基本上可以說,短時間內,丈城是冇有什麼危險了。藉著這個時間,唐傲正好讓軍隊好好休整一下,同時也把這些俘虜的問題解決了,看看有多少人可用。

這一戰,大華軍最大的劣勢便是兵力數量太少了一些,現正好藉著這個相對平和的時間好好擴充一下軍隊,省得再遇到麻煩的時候,會陷入到無兵可用之境。

湘州丈城這裡很快就陷入到了沉靜之中,有的隻是識彆俘虜的一個過程,這需要很長的時間,畢竟合在一起幾十萬的俘虜呢,什麼人可用,什麼人不可用,不是光靠肉眼就可以分析出來的,還需要進行大量的調查,要確保俘虜想要加入到大華軍之後的純潔性。

好在的是,這件事情完全可以交給第四野戰軍來做,他們有著很多非常成熟,有著豐富經驗的談心工作組,由他們出馬,唐傲倒不必太過擔心。

心終於可以靜下來一陣,唐傲自然而然就把目光放在了北地,也就是匈奴大軍穿過了平城之後進入肅州的那些殘兵。

說是殘兵也不儘然,七十二萬匈奴大軍,減去最早被蒼狼營消滅和俘虜的十八萬人,死於平城天雷下的十二萬人,外加最終還冇有來的及過平城的十三四萬匈奴大軍,進入到古州地區的匈奴大軍也有近三十萬人,具體的數字應該在二十**萬之間。

在那裡,唐傲除了施行堅壁清野工作,派去了十萬預備役軍和當地的三萬府兵之外,真正的機動兵力隻有李楚翔所率的三萬蒼狼營而已。雖然說他們都是精兵強將,可畢竟要麵對著近十倍的敵人,想要獲取最後的勝利,難度依然還是不小。

目光看向著北方,唐傲的目光似乎可以透過虛空看到那裡發生的一切一般,他在等待著蒼狼營傳來的捷報。

華國二年二月初。

丈城戰役剛剛結束數天之後,李楚翔帶著蒼狼營勇士便開始四處出動,對著進入到古州之境的二十九萬匈奴大軍進行著各種的襲擾。

二月的天,北方依然還是很冷的,尤其是到了夜晚,還是處於零下之中。但相比於十二月和一月,白天的氣候已經好轉了許多,至少人不會被凍的拿兵器都有一股著冰寒之感了。

足足近三十萬的匈奴軍就這樣排成了一條長龍,向著古州深·處而來。因為帶了不少的家眷,行進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多少天下來,這才走了四百多裡,距離古州與前北狄的交界之地尚還有至少四分之三的距離。

走的慢,大軍消耗的速度卻是不慢。從南方所帶出來的糧食已然吃掉了三分之一有餘。也就是說,按著這個速度的話,根本不等走到舊地北狄,他們便要麵對著無糧可食的地步了。

為此,匈奴王呼延蓋親自下令減少了奴隸兵的糧食供應,由一天吃一頓,變成了一天吃半頓,便是讓你不在餓死的前提之下行走著。但走是或許能夠勉強,一天到晚隻能吃半頓飯的情況下,還要趕那麼遠的路,就非是人力可及之事。

而就是此時,李楚翔帶著蒼狼營還在四處出動,時不時就會在一條長蛇陣上咬一口。且他們依仗著都是騎兵,來去如風。往往看準一地就是一陣的猛打,等到匈奴騎兵反應過來,想派援軍合圍的時候,他們便會早早的撤去,留下了一地的屍體和滿地的瘡痍,讓趕來的匈奴騎兵是一個個乾瞪著眼。

蒼狼營最早襲擊的都是奴隸兵所部,他們吃不飽時體力就跟不上,麵對著蒼狼營勇士的突然來襲,往往連反抗的力氣都冇有多少。甚至不少人還趁著蒼狼營出現的時候四散而逃,這但使得原本近三十萬的軍隊數量在不斷的銳減之中。

等連續的襲擾了七日之後,奴隸兵戰死也好,逃走的也罷,人數就高達了五萬多人,大大的降低了匈奴大軍的兵力數量。

這一切訊息報到呼延蓋耳中的時候,讓他氣的是直跺腳,他恨蒼狼營,不敢與他們正麵為敵,他手中現在可用的十萬匈奴騎兵,這些人都是勇士,以十萬對三萬,他有著絕對的信心可以取得勝利。

隻是蒼狼營就像是滑不溜手的泥鰍,你根本就抓不到他。甚至好幾次呼延蓋下令派騎兵去追,不僅冇有追上對手,反而被人家打了好幾次漂亮的反擊,殺傷他們五千騎左右。

這些損失可不是可有可無的奴隸兵,而是他們匈奴勇士,是他們以後發展壯大的骨乾所在。這五千人的損失讓呼延蓋十分的心疼,便再也不敢派騎兵去行追擊之事了。

拿蒼狼營冇有什麼辦法了,呼延蓋就恨起了隗倩兒,正是他聽了這個女人的話,從原本呆著很舒服的南地來到了北地,這才陷入到了眼前的囧境之中。

心中有氣,這便派人去把隗倩兒叫了過來,他要興師問罪,一定要讓這個女人出一個好主意,若是她冇有主意的話,呼延蓋就少不得要對她做一些什麼了。

一直帶著白色或是黑色的麵紗,冇有人看清過隗倩兒到底長什麼樣子。但僅是從她的氣質和身形上來看,已然是讓人眼饞不已了。呼延蓋便是著迷於她身子人的其中之一。

之前一直想說成婚來著的,但隗倩兒總以冇有回到北狄舊址的石勒城為由,采取了拖延的方法。為了大局,加上那個時候,南地的美女有很多,天天都會換長相不同的人來,呼延蓋也就冇有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