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讓賈瑞失望了。

請神成功了,不過效果和賈瑞想的不一樣,並不是一個讓世界毀滅的神明降臨,而是周圍的一切都消失了。

留下來的隻有他和薛寶釵,很遠的地方還有幾個人。

整個世界變成一片白色的空間。

身上的林黛玉離開了他的身體,一箇中性的聲音從她的嘴裡出現。

說出的話語賈瑞從來冇有聽過,但是他依然可以理解。

“你失敗了。”

賈瑞有些摸不著頭腦,他問道:“什麼事情失敗了?”

“改變這一切。”林黛玉再次說道。“我把你叫來這個世界是為了改變這一切,而不是讓你安穩的活下去。”

賈瑞小心的問道:“你是?”

“就是你心裡想的,我就是祂們的統領如今被叫做盲目癡愚的存在。”

一邊的薛寶釵一動不動,賈瑞有些疑惑,這位召喚出來神明不就是為瞭解開封印嗎?為什麼不說話,要是她說句話讓自己脫離這種尷尬多好。

“不用指望其他的人了,它們現在都處於思維停止的狀態,這裡隻有你和我能夠思考。”林黛玉看著腿上的血跡,皺了一下眉,血跡消失了。

知道指望不上其他人,賈瑞隻好開口問道:“您說的失敗了是指什麼?”

“自然是指,改變故事的走向。”林黛玉向著一個方向開始行走,一段距離後回頭看到賈瑞並冇有動,就說道:“跟上,我會告訴你這世界的真實,之後請你死亡。”

賈瑞跟了上去,有些忐忑的問道:“可以不死嗎?”

“不可以,失敗者必須死亡。”頓了頓他繼續說道:“我需要的是能夠成功改變的人,我需要他們去幫助我改變一件事情。”

兩人一起向著前麵走著,路過了很多人,這些人都不動,整個空間就像是被時間停止了一樣。

讓賈瑞看不明白的是,這裡一片空白,什麼都冇有,甚至他和林黛玉行走的地麵也是白的,根本就看不到地麵。

林黛玉繼續說道:“這個世界並不是真的,他是我的身體所變化的,裡麵的事情就如你所想的那樣,是固定的,但是每個進入其中的人都可以改變這個世界的故事,隻是改變的越多,受到的反噬就越大,不論是你還是其他的種族。冇有任何的區彆。

承受不住反噬自然就會死亡,而你要做的就是改變一切,然後活著。”

兩人漸漸的走到了世界的邊緣,賈瑞敏銳的注意到,他們雖然在正常的走路但是兩人每一步都會看到無數的人類,或者說有著人類外表的生物,這些生物皆不能動。

世界的邊緣有著一層薄薄的黑煙,透過黑煙賈瑞看到了世界外麵就是他印象裡的地方,那個常年迴盪著奇怪歌聲的地方,在這裡周圍有著很多個不可名狀在奏樂。

這個時候林黛玉繼續說道:“看,他們把我的心智封印,然後陪著我犯傻,可我不想被囚禁,所以我想要改變。

而你就是我捕捉到的有可能改變這一切的人,隻是你失敗了,我要捕捉下一個靈魂繼續了。”

賈瑞想了想說道:“我現在已經知道了你的目的,所以可以讓我再試一次嗎?”

“不行的。”林黛玉否定了賈瑞的想法,她看著外麵緩緩的說道:“不是我不想讓你去,而是你已經冇有辦法再次繼續了。”

“為什麼?”賈瑞問道。

“因為你的靈魂已經冇有辦法承受再來一次了。我想要改變的這一切需要一次成功的人。”

“可是我並不覺得我有什麼問題啊。”賈瑞皺眉的說道。

“那是因為你的靈魂的確還能再來一次,但是那一次不是為了剛剛那個世界準備的。”

賈瑞沉默了一會,對著身邊的人問道:“是為了回到過去,阻止祂們三個把你的神智改變?”

“對,我隻有一次機會,這麼長的時間我積攢的能量隻能送一個人回去,越是強大的人越難,上級獨立種族有很大的可能會失敗,但是人類一定可以成功。

回到過去的人需要阻止祂們,但是回到過去不僅僅要麵對祂們,還有我,過去的我是不會幫助你的,甚至是幫助祂們對付回去的人,而那個人麵對所有的外神卻隻有一次機會,所以你已經失去了資格。”

賈瑞想了想,對著祂問道:“能告訴我,我是誰嗎?”

林黛玉搖了搖頭,對著他說道:“知道又有什麼意義呢,作為人類你從出生的那一刻就基本已經註定了未來。

人類有句話叫做‘三歲看到老’,我覺得很有道理,你在幼小的時候接觸的事物,學習的知識會決定你的上限,但是人類幾乎是有個固定的模式,‘娶妻生子’。

每個人在他三十歲左右的時候能夠做到什麼程度,幾乎就可以看到他的後半生過的如何,但總是逃不掉娶妻生子,把這件事放到整個族群裡看,你所做的豪無意義,對於族群冇有任何的貢獻,但是你們所做的又非常的有意義,隻有這樣才能保證整個族群的延續……”

林黛玉開始說著一些賈瑞聽不懂的話,他知道這位已經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他已經不可能知道自己的過去了,但是他還有一個問題。

“那些神裔,那些獨立種族,那些怪物,還有那些混血人類,都是假的嗎?”賈瑞打斷了祂的思考。

“一部分是假的,或者對於你來說什麼是真的,要是你在世界裡正常死亡,那些就是真的,而如今對於你來說真假又有什麼分彆呢。”

賈瑞想了一下,明白祂的意思,所謂的“把敵人全部都被殺死也算是秘密潛入”的意思,如果世界比自己的生命長,那麼世界的對於自己來說就是真實的。

眼前的黑霧開始渙散,外麵那刺耳的音樂和歌聲漸漸的傳入這裡,賈瑞的身體開始扭曲起來,他最後回頭向著賈家的方向看去,那裡矗立著一些人,也不知道還有誰活了下去。

在賈瑞消失的時候,身邊的林黛玉也同樣消失了,一個新的世界出現了。在賈家的一處偏房裡,賈瑞正在照“風月寶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