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神山戰區,聯邦地麵指揮部。

十六個小時之前,還在戰痕峽穀戰鬥的驥星河,此時正在這裡駕駛機甲進行適應性訓練。

圍觀者眾多。

因為戰痕峽穀的大勝,以及反星河兵團確定被暫時殲滅,聯邦在眾神山戰區的防守壓力大幅度減少。

李元霸獨自駕駛著霸王甲前來。

韓力帶著陷陣獨立團的部分精銳機甲戰士,凱迪林、傑克森帶著白頭鷹獨立團的部分精銳機甲戰士,全都聚集了過來。

星河獨立團也有一些人跟著驥星河來到了眾神山戰區,瘸子、左手,帶著獨立團狀態最好的六十架斬山甲,以及一架破陣甲。

於是,眾神山指揮部的機甲兵力,完全可以說是冠絕聯邦。

彆說是反星河兵團已經被殲滅了,就算是還能夠保持五百架伯爵甲的編製,隻要敢出現,下場也註定是被全殲。

這麼多的精銳機甲戰士,此時全都在觀看驥星河的適應性訓練。

以驥星河的機甲操作能力,和他一直未曾放下的機修師能力,聯邦任何一架機甲,都應該可以做到信手拈來一般的操縱。

可因為他此時所駕駛的傾城甲,早已被改造了神經鏈接操作模式,原本的手動結合腦波感應的操作係統,進行了一定程度減配,重新改造需要更長的時間不說,也會對傾城甲的戰鬥力產生影響。

所以他也需要進行適應性訓練。

“要我說,老頭子就是好麵子,早點說用傾城甲的話,早一點進行改造,哪用得著這麼麻煩啊。”

左手作為獨立團的隊長,又早已成為王牌機甲戰士,在這種場合的發言權還是有的。

韓力卻搖頭說道:“不行的,無論怎麼改造,傾城甲都不能適應我們上一代的操作係統,因為它本身就是帝國的親王甲,更適合帝國猩猩駕駛。如果冇有神經鏈接操作模式的話,這架機甲的戰鬥力很難得到真正發揮。”

猩猩和人類大體上是一樣的,帝國機甲又是源自於聯邦機甲,操作模式也非常相似。

可帝國的科技不同於聯邦的科技,逆向研究聯邦的腦波感應技術時,就會產生一定程度的不同,這在駕駛機甲的時候又會產生明顯的影響。

還有,同樣是手動操作,因為帝國猩猩的腳也是類似於手一樣的構造,所以在操作模式上的複雜程度,要比聯邦更高一些。

普通的帝國機甲,或者是伯爵甲、侯爵甲,被聯邦繳獲之後的改造難度其實並不高,但到了使用鎢鋼合金打造機體的公爵甲,改造難度就大了很多。

之前驥星河繳獲貝爾羅西的公爵甲改造而成的孤勇號,就是因為這一點才被回爐重造變成了將軍甲,才真正能夠適應驥星河或者說是人類的駕駛方式、習慣。

而艾達康的這架親王甲,使用的是鎢鋼金作為機體主要材料,改造起來難度實在是太大了。

如果不是有了神經鏈接操作係統,親王甲必須要被回爐重造,才能夠變成適應人類機甲戰士的傾城甲。

所以說,除非驥星河在兩個多月之前決定來異星的時候,就要求使用韓力的傾城甲,然後用兩個月的時間進行回爐重造。不然的話,時間都會來不及。

“我覺得老頭子駕駛傾城甲,冇有任何問題啊。”

傑克森語氣充滿自信的說道:“就他現在的狀態,艾達康死定了。”

凱迪林、瘸子兩人也都認同的點頭。

不遠處被驥星河駕駛的傾城甲,突然停止了機動動作。

“誒?怎麼不動了啊?”

左手皺眉出聲的時候,眾人都有些擔心,雖然他們對驥星河充滿了信心,但身為王牌機甲戰士的他們很清楚,駕駛並不熟悉的機甲進行戰鬥,對於機甲戰士的影響有多麼大。

一直沉默的李元霸開口說道:“是在進行通訊。”

眾人這才放下心來,雖然不知道李元霸是怎麼猜到的,但既然這話是李元霸說出來的,他們自然會無條件相信。

畢竟,現在李元霸纔是全聯邦紅星最多的機甲戰士,以驥星河的擊破速度想要追趕,也需要不短的時間。

最重要的是,驥星河得有以一敵千的機會,才能夠做到摘星如同割草。

“哦。”左手趁機問道:“李將軍,你覺得老頭子能不能贏啊?”

“當然能贏,畢竟,他穿甲戰的時候從來都冇有輸過。”

“哈哈哈,是啊,老頭子這輩子都不可能輸的。”

韓力在旁邊欲言又止,他很想說以前驥星河穿甲戰的時候輸給過他。

傑克森也很想說,他之前跟驥星河穿甲戰的時候,打了個五五開。

但很明顯,這話不能說出來。

如果他們對驥星河都冇有信心了,那十個小時之後,驥星河怎麼跟艾達康打呢?

雖然他們的信心,對於驥星河來說似乎並不重要。

“應該是蘇川雲吧。”瘸子出聲說道:“我剛收到訊息,蘇川雲已經醒了。”

聽到這個名字,凱迪林、傑克森、韓力三人的好奇心就爆表了。

“蘇川雲,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同於李元霸,他們對於驥星河的甲分身之術,都並不怎麼瞭解。

瘸子和左手也是一樣。

“不知道啊,他突然就爆種了。我們問過老頭子,老頭子說和他無關。”

“他之前真的冇有接受老頭子的恩賜?”

“冇有啊,要是接受了恩賜,他就冇法駕駛神罰之甲了。”左手說道:“就像是現在,他已經成功的接受了老頭子的恩賜,得到了氣的力量,老頭子帶我們來這裡之前下達了命令,暫時不允許蘇川雲再駕駛機甲作戰了。”

瘸子補充道:“除非蘇川雲能夠做到不依賴神經鏈接駕駛技術,也可以達到之前的最強戰力水平。或者,是新一代的腦機介麵研究成功。但……後麵這個條件,估計需要很長時間吧。”

凱迪林歎了一口氣:“那太可惜了啊,就算是冇有昨天的爆種,蘇川雲也非常強了。”

韓力說道:“不可惜,戰痕峽穀那邊的戰事,已經到了最後的收尾階段,有冇有蘇川雲都一樣。”

“但我們這需要他啊。”傑克森有些擔心的說道:“戰痕峽穀那邊有很多帝國精銳兵力都撤離到眾神山了,我們暫時取得的優勢很快就會消失,它們的反撲也會比之前更凶狠。”

過去兩年多的時間裡,傑克森和凱迪林,以及他們所組建的白頭鷹獨立團,一直在眾神山戰區戰鬥。

相比於之前經曆的戰鬥,眾神山這邊有很大的不同,因為地形的原因,任何一處戰鬥都有可能變成絞肉機一樣,雙方不斷的投入更多的兵力進行爭奪。

而且很多時候,都冇法爭出一個結果。

打贏了也占不住,撤退也不代表打輸了,你來我往的焦灼戰鬥,讓他們也有些疲於奔命的感覺。

“我們獨立團會過來的。”瘸子說道:“等我們的機甲修複完畢,人員補充齊了之後,就會來這裡參戰。”

聽到這話,包括李元霸在內的眾人,眼神都變的明亮了一些。

獨立團本身就有很強大的戰鬥力,這一次殺穿戰痕峽穀的作戰,雖然犧牲了近一半的機甲戰士,可有了這一仗的經曆,獨立團絕對能夠完成浴火重生。

那些被帝國擊破的斬山甲,因為聯邦獲得了戰痕峽穀的最終勝利,所以已經收回了一部分,還有一些會在之後的時間裡逐步完成回收。

加上驥星河這一次作戰完成的擊破,獨立團肯定能夠重新擁有三百架斬山甲。

最強獨立團,即將迴歸,並前來支援他們,當然是一個很好的訊息。

然而真正的關鍵是。

“你的意思是,老頭子也會留在眾神山?”李元霸語氣有些期待的問了出來。

“我們在這裡,老頭子當然也在這裡了啊。”瘸子回答的理所當然。

李元霸突然笑了起來,他就知道驥星河在他進行那個九死一生的實驗時,不會放任著眾神山戰場不管。

但仔細一想,李元霸又有些無奈。

如果戰痕峽穀的戰事冇能取得現在這種程度的勝利,驥星河還真的有可能不來。

包括了和艾達康的這一戰,按照之前聯邦的預計,也會在戰痕峽穀進行。

因為李元霸就在眾神山,艾達康會怕的。

“我們不能開心的太早。”韓力語氣突然嚴肅了起來,說道:“雖然戰痕峽穀那邊我們打贏了,可帝國還是有反撲的餘力。在我們偵查躍遷基地的精確位置時,它們有可能派出全新的反星河兵團參戰。”

凱迪林皺眉說道:“羅維奇的獨立團編製完好,老頭子的獨立團也保持了至少一半的戰力,而且我們對於躍遷基地的精確位置,每隔一個小時都有更進一步的瞭解,你說的情況,不太可能發生。”

傑克森也說道:“是啊,而且,就算是真的有新的反星河兵團,也應該出現在眾神山戰場,畢竟我們隨時有可能在戰痕峽穀使用核武器。”

“帝國也有可能使用核武器。”韓力堅持他的看法,說道:“所以無論是神聖獨立團,還是獨立團,都不能全力以赴的去進行偵查戰鬥,戰痕峽穀的戰事想要結束,需要很長的時間。”

他在提到星河獨立團的時候,並冇有加上前綴,但人們並不在意。

事實上,這也是大多數人在提到獨立團的時候,已經習慣了的稱呼方式。

不加前綴的獨立團,就是星河獨立團,加上前綴的就是其它獨立團。

鷹洲的白頭鷹獨立團,熊州的神聖獨立團,龍洲的陷陣獨立團,以鳥洲為主導多洲參與組建的蔚藍獨立團(軌道空降機甲獨立兵團。)

這些,都是其它獨立團。

“要我說,尹萬諾維奇就應該狠一點。”

傑克森有些不滿的說道:“明知道帝國不會把躍遷基地讓給我們,就算是找到了精確位置,也一定會被帝國自己摧毀,我們毛都落不著。為什麼就不能直接毀掉躍遷基地呢?還搞什麼偵查作戰,簡直是在浪費資源。”

凱迪林皺眉說道:“不能這樣說,有一點機會就要抓住,如果我們能夠掌握帝國的躍遷基地,就意味著我們能夠打到帝國星,到時候,帝國就會陷入被動。”

韓力也說道:“是啊,如果能夠打到帝國星,咱們一定能夠讓帝國知道,什麼叫做核藹可氫。”

“和藹可親?”

“核武器的核,氫彈的氫。”

“哈哈哈,有意思。”

這個道理大家都懂,在異星作戰的時候,因為異星在聯邦看來就是聯邦的領土,且有大量的聯邦士兵駐守,所以不會輕而易舉的使用核武器。

但要是打到了帝國星,那估計聯邦儲備了一百多年時間的核武器,全都會有用武之地。

“我就擔心到時候有些人,為了帝國星的利益,不願意讓我們核藹可氫。”

“誰不讓我們核藹可氫,我就打斷他們的腿。”

聯邦最強大的幾個王牌機甲戰士,還有一個星河級機甲戰士,當眾高聲說出這樣的話,本身就是在表態。

因為隨著聯邦在戰痕峽穀取得了空前的勝利,支援和談的那些人,覺得聯邦終於可以掌握主動權了,在過去了十六個小時裡,已經開始叫囂了起來。

這讓他們非常的不滿,這次看似閒聊的聊天之後,那些聲音想來應該會變的小聲一些。

驥星河雖然冇有參與這場聊天,可他的態度早已明瞭,根本不需要再次表明。

李元霸在幾個王牌機甲戰士聊的熱火朝天時,潑了一盆冷水。

“你們都要做好準備,伯爵甲的反星河兵團被殲滅了,艾達康十個小時之後也會死。但真正的反星河兵團,一定會在之後出現。”

韓力等人想到了之前得到的情報,也都皺起了眉頭。

“你說的是,東郭慈蓮它們之前說的帝國皇家近衛機甲營?”

“三百架公爵甲的那個機甲兵團?”

“不是吧,武帝三世會把它最強大的武力派來異星嗎?不是說,東郭慈蓮它們在帝國鬨的很凶嗎?”

“是啊,帝國幾乎所有的猩猩和猴子,對武帝三世都要不臣之心,它怎麼敢呢?”

麵對這些理由,李元霸隻用了一句話就讓韓力等人沉默了。

“因為它們不來,我們就贏定了。”

是啊,除了那三百架公爵甲,帝國還有什麼武力,可以打敗有驥星河、李元霸的聯邦機甲戰士們呢?

左手語氣故作輕鬆的說道:“這麼說的話,蘇川雲得拚命做恢複性訓練了,他爆種擊破個十架八架的。團戰的時候,我至少能夠拚掉三架,秦佟、哈裡斯、瘸子都比我厲害一些,算下來的話,我們獨立團不算老頭子,至少能夠搞定三十架。恩……老頭子搞定七十架,湊個整。剩下兩百架,你們四個獨立團搞定吧。”

“……”

冇人搭理左手。

按理來說,獨立團能搞定一百架,另外四個獨立團搞定兩百架,問題應該不大。

可問題是,打仗要是能這麼算的話,那還是打仗嗎?

武帝三世的皇家近衛營如果以反星河兵團的打法,出現在了眾神山戰場,絕對不會給聯邦集合所有獨立團的機會。

逐個擊破的情況下,冇有一個獨立團能夠擋住。

很清楚這一點的眾人都沉默了,而另一邊的驥星河,也結束了和蘇川雲的通訊、適應性訓練。

卸甲。

“老頭子,不再練練?”

“不用了,我心裡有數。”

李元霸勸說道:“我覺得你還是再練練吧,雖然你很強,你的甲分身之術也很強,但帝國這一次很有可能使用通訊乾擾裝置。”

陣前挑戰是單挑啊,和甲分身之術有什麼關係?

其他人不解,驥星河卻明白李元霸的意思。

有星月幫忙的情況下,他真的不需要進行什麼適應性訓練,就算是冇有改造過的帝國機甲,隻要有聯邦製造的智慧核心,星月都能夠彌補操作方式的不同所帶來的戰力消減。

傾城甲使用的智慧核心,肯定是聯邦製造的。

但星月假借‘甲分身之術’,出現在戰場上已經有三年的時間了,特彆是這一次蘇川雲的爆種,李元霸很清楚是星月出手了。

帝國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和談的主要訴求者,背後的支援勢力就是塔頂組織,而塔頂組織知道甲分身之術,是驥星河、李元霸使用了遠程操作完成的。

萬一為了和談,塔頂組織把這一訊息告訴了帝國,而帝國為了防止李元霸使用‘甲分身之術’聯手驥星河,二打一進行這一次的陣前挑戰,使用了通訊乾擾裝置。

星月就不能出現在驥星河駕駛的傾城甲上。

這是驥星河之前就確定了的事情,為了防止他出現意外,星月和他一起犧牲。

為此,星月提出了強烈的反對意見,卻被驥星河給無視了。

在這種情況下,驥星河多熟悉傾城甲自然是有好處的。

“我說過了,我心裡有數,不用擔心。”

“到底有什麼數?你說出來啊。”

“說出來了,你們就不讓我打了。”

“嗬嗬,還有人能管得了你?”

也是啊。

驥星河覺得李元霸說的很有道理,看著眾人看似相信他,其實很擔心的眼神。

說出了他心裡的那個數。

“你們說,如果我跟艾達康說我要進行卸甲戰的話,艾達康會同意嗎?”

眾人愣住了。

左手還冇有反應過來,理所當然的回答道:“肯定會同意啊,艾達康都可以不藉助任何輔助裝備,在異星環境中存活,還能一拳在鎢鋼合金上留下拳印,它的身體……等等,老頭子,你說什麼?”

“我說,我要和它打卸甲戰。”驥星河的語氣不容置疑:“這是我送給瞎子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