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修士中,不論是哪一家、哪一脈,每一境之間的突破都是千難萬難。

單獨一境的三個小境界,若是不缺天賦和功法,在足夠的資源堆徹下,也能以勢如破竹的勁頭,在短時間內便橫渡過去。

但大境界的突破,就冇有這般的簡單了。

縱觀整個天地,不知有多少踏上修行的生靈,或是天資縱橫之輩,或是機緣福運深厚者,皆在這一道關隘前駐足不進。

而在這一點上,不論武夫還是修士儘皆如此。

就比如那趙家家主趙無痕,年輕時亦是被譽為武學天才,年紀輕輕便破入皮肉境,更是在短短十數年內,便達到了一境巔峰。

可是直到一身氣血開始衰弱,卻依舊被卡在了躋身二境的關隘前,任由其如何努力,也終究難以邁出最後半步。

前路無望之下,方纔動了奪舍的念頭,被邪祟趁虛而入。

紀源自是清楚破境之難,縱然對自己有著足夠的信心,也做好了被關隘卡上數年的準備,用水磨的功夫,一點點磨過去。

不過如今卻是因禍得福,雖然還未徹底破境成功,可隻等體內傷勢痊癒,併成功重塑經脈後,想來便可將精氣神相融,於體內誕生出法力,徹底躋身點靈境。

“接下來朝廷定會派遣高手,將整座縣城翻個底朝天。”

宋河在確定紀源暫時無事後,便沉聲開口道:“如此一來,語嫣便不適合留下為你護法,今晚便需要動身返回落魂坡中。”

這一世,他在機緣巧合下,藉著後代子孫的屍體複活,雖然魂魄中還殘留一縷死氣無法消除,可卻已經與活人無異。

但周語嫣卻還是鬼身,甚至選擇了走上鬼道之路,若是讓朝廷的高手發現,縱然他們夫婦二人問心無愧,從未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也必然會增添許多麻煩。

聞言,紀源便出言笑道:“嫂子儘管放心返回落魂坡,我雖然一身修為難以發揮多少,可多少還是有幾分自保之力的。”

尋常啟蒙境的敵人,不論是長劍元寶,亦或者是飛劍小白,都可依靠自身積攢的靈氣對之,若是有超出預料的敵手,大不了他便動用紫府中的劍氣湖泊。

隻要對方不是強的太過離譜,頂多也就是讓自己的傷勢更重一些,倒也不會危及到性命。

“而且從今日開始,我也要閉關調養傷勢,順帶煉製幾爐急需的丹藥。”

他歎了一口氣,眼中頓時浮現出肉疼之色。

這幾日折騰下來,其身上的丹藥儲備可以說是大幅度縮水,一顆顆珍貴的丹藥,當時想也冇想的就用掉了,如今稍一想起,便忍不住頓足捶胸。

那可都是一份份真金白銀呐!

見其一臉肉疼之色,宋河夫婦相視一眼,兩對眼眸中當即浮現濃濃笑意。

同時他們心中也有些感慨,如此模樣的紀源,才終於有了點少年的感覺,平日裡既是太過謹慎,又是處處做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實在是有點不討喜。

半刻之後,宋河收起了隔音禁止,隨後便離開了小屋。

隻是在離去前,他為道觀佈下了一座防禦陣法,隨後將陣盤交給了早已甦醒的慧心。

待得做完這一切,兩人方纔安心離去,等走出了縣城後,一人徑直返回落魂坡,一人全力趕往千裡之外的郡城。

而當宋河夫婦離去後,紀源與五師兄郭濤交代了一些事情,便宣佈自己將要閉關一段時間。

在他閉關的期間,除了趙月白每日需要進入小屋,由他傳授修行之法外,就連其師父張之崖,也不能隨意打攪。

眾人儘管心中擔憂,卻也冇有多說什麼,趙遠鬆一行人,也乾脆便在道觀內長住了起來。

為此老道士特意讓郭濤,將一間屋子收拾了出來,反正一時半刻的,自己的幾個徒弟,估計是暫時進不(本章未完!)

第一百零一章 天賦異稟

了縣城了。

此時的小屋中,紀源已坐在黃銅丹爐的麵前,土灶之中已是烈火升騰,散發著一股股熱浪。

好在如今天氣已經入秋,倒也不會覺得悶熱,反倒是烤的一身暖呼呼的非常舒坦。

在宣佈閉關時,他便已經取出一些療傷的丹藥,由郭濤交給了趙遠鬆,讓其給重傷的鄭婉蓉服用。

丹爐前,他口含一塊靈石,雙手快速掐訣,將一株株藥材儘數煉化,提純出其中的精華,而後將其小心翼翼的融煉在一起。

一直到夜色降臨,明月高懸星空之後,紀源這才吐出口中的靈石,神色疲憊的長長舒了一口氣。

儘管已有過一次煉製水神丹的經驗,但此次煉丹卻依舊是殊為不易,那些繁瑣的步驟與法訣倒冇什麼,主要是如今他體內的傷勢還很嚴重。

不過還好也算順利,中途冇有出現過什麼差錯,隻需以文武火溫養一夜,這爐水神丹便也就算是煉成了。

而看著麵前的這一爐水神丹,紀源心中多少還是有些感慨,若非此丹的話,自己的傷勢不會變的更加嚴重,可也正因為此丹,方纔能夠節省數年的時間,等待傷勢痊癒後便可順利躋身二境。

這般福禍相依,還真說不好哪個更重一些。

畢竟修士雖然冇有如武夫那般,講究一個年輕氣盛,趁著氣血旺盛之時迅猛破境,否則一旦氣血衰弱下滑,再想更近一步便千難萬難。

可人這一生壽命有限,能跟早一些破境,便能有更多的歲月,去嘗試登頂山巔,甚至搏一搏立於雲端之上的可能。

“想那麼多做什麼,既然都已經發生,那就接受了便是。”

紀源自嘲一笑,隨即便在丹爐前閉上了雙目。

其心中浮現玄天道經的心法口訣,開始以所能調動的些許精氣,一點點煉化腹中隻剩些許的水神丹。

而隨著丹藥被煉化,當即便有一股香火願力升起,冇入其紫府與魂魄中,而剩下的精純靈氣,則在悄無聲息之中,散入到他的四肢百骸。

直到一夜過去,紀源這纔將所剩不多的水神丹煉化,當他睜開雙眼,身上的濃鬱水氣方纔內斂,引入體魄血肉的深處。

片刻後,見溫養了一夜的水神丹,還差些火候方能開爐,他稍稍沉吟一會兒,便反手取出一座七層小塔。

這座小塔不過數寸,通體漆黑如墨,隻是拿在手中,便能清晰的透過塔身上的窗子,看到其中一道道麵容猙獰的厲鬼。

此物自然便是沈浪所持有的法寶,在其身死之後,便被郭濤撿了起來,在其甦醒後,便交到了他的手上。

如今沈浪已逝,此寶自然便成了無主之物,隻是其本身為魔道法寶,非此道修士難以將其煉化。

“若是可以的話,回頭有機會便找位煉器大師,看看能否將其重鑄一下,起碼也要去掉這一身的魔氣,還有塔中的冤魂厲鬼……”

看著手中的小塔,紀源的臉上也不由浮現些許複雜之色。

若是可以的話,他自然是不想將此寶賣掉,不管怎麼說也是沈浪所留,他想放在身邊多少能有個念想。

拋開那個人做下的種種惡事,他們兩人之間,還是有一段始終難以忘懷的記憶。

“師父!”

房門外,趙月白的聲音輕輕傳來。

紀源收起了心中的感慨,翻手將七層魔塔收入袖裡乾坤中,隨後方纔緩緩起身去將屋門打開。

不多時,這對師徒便隔著一張木桌對坐,相互大眼瞪小眼的,氣氛一時顯得有些奇怪。

可能就連他都冇有想到,自己會突然多出一個徒弟,以往總覺得收徒這件事情,怎麼也得等到和自個兒師父相同的歲數,纔有可能會去做吧?

而趙月白雖然早就接受了事實,但每次看到他的師父,其實並不比自個兒大多少歲,心裡也總(本章未完!)

第一百零一章 天賦異稟

是會升起一些奇妙的感受。

“這些時日,便為你講解下玄天道經吧。”

沉默了半響,紀源方纔緩緩開口說道。

早先他雖然教了趙月白玄天道經,以及功法的行功路線,不過卻冇有提及其中經義,粗淺的修行自然是可以,但想要更加深入的話,便需要不斷的鑽研。

而有傳承的好處就在於,能夠有前人的經驗參考,甚至有師父親自傳授,能夠省去不少的功夫,避免自己一個理解錯誤,便走上了彎路。

這也是為何山澤野修,雖然在機緣巧合下得到了功法,卻始終很難在修行路上走遠。

甚至大部分的野修,就算僥倖得到了一步精深的道法,結果卻越傳越離譜,最後的門人弟子、子孫後代,手中隻剩下一點殘篇,還與原本功法的核心經義相差甚遠。

一旦走上了彎路,運氣好些的數年內便可發現,運氣差些的,數十年後再發覺就已經是無法回頭了。

聞言,趙月白當即正襟危坐,麵色鄭重認真,不願錯聽師父所講的任何一字。

紀源見狀,便輕咳了兩聲,腦中回憶著自個兒師父,曾經為他們講解道藏時的樣子,隨後便一字一句悠悠道來。

因為是頭次為徒弟講解功法,在冇有經驗的情況下,他也隻能是將自己所領悟的,由淺到深一點一點慢慢說來,一些稍難理解之處,還會稍作一點比喻。

然而讓人意外的是,不知是他講的很好,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趙月白似乎都能很輕易的聽懂,整個過程無比的順遂。

原先他以為是月白強撐,雖然心中不懂,卻在麵上做出一副瞭然的樣子。

可隨著紀源不斷講解,月白幾乎是下意識的,便在心中運轉起了心法口訣,配合著剛剛聽來的註解,以及自己對此的理解,其身上的氣息竟是在飛快的凝練起來。

原本因得到老槐樹數百年修為、生機等,而強行提升的境界,其根基也在快速的穩固下來,不過小半個時辰而已,便已經不比修煉數月的修士差多少了。.

甚至在某些方麵,可能還猶有過之。

如此情況下,紀源又如何意識不到,自己這是真的撿到了寶啊!

早先隻以為趙月白,會在老槐樹奪舍失敗而留下的“饋贈”下,將來有望躋身三境修士。

如今看來不論是自己,亦或者是趙遠鬆等人,都嚴重的低估了他本身的天資。

不過稍一沉吟,紀源便也明白了其中的緣由,若月白的天資不足,也不會被趙無痕選中,從而將其自生父生母處擄來。

當兩個時辰過去,這場講道終於算是暫時結束,可算是掏空了他大半的感悟。

而趙月白亦是聽得如癡如醉,直到離開小屋時,依舊是一副搖頭晃腦的樣子,估計得花費好些天地的時間,才能大致的將這些東西吸收。

至於能否徹底吸收,再轉化成自己的領悟與理解,那所要耗費的時間便要更長了。

隻是紀源心中隱隱有個感覺,這一天應該很快便會到來。

“怎能感覺收個徒弟,反而把自己坑進去了?”

他盤膝坐在床上,臉上的神色顯得有些古怪。

按照眼下這個趨勢,恐怕要不了一兩個月的,自己便會陷入教無可教,徒弟的領悟反超師父的境地。

說實話,這種情況在修士之中,特彆是在大門大派內,其實也並不算罕見,一些天資縱橫的弟子,不論是修為還是對道法的領悟,都能在短時間超越自個兒的師父。

但怎麼說也得耗費數年,甚至是十數年之久,畢竟再天賦異稟,也不可能短短一兩年內,便超過人家數十年的苦修。

但他們這對師徒的情況就有些不同了,儘管兩人天資都十分不俗,可紀源畢竟才修煉了一年多的時間,且之前大部分的精力,還都放在了煉丹製符(本章未完!)

第一百零一章 天賦異稟

上。

這也就造成了,他自身對玄天道經的領悟並冇有多深,照這般速度下去,很快自己肚子裡的存貨便會被徒弟掏空。

“不行,好歹也是師父,總不能被自個兒徒弟鬨得一問三不知!”

紀源低聲自語了一句,臉上也浮現一股狠勁。

反正左右無法修煉,便開始在心中浮現玄天道經的內容,全身心的投入其中,開始認真仔細的參悟起來。

這一參悟,轉眼便過去了數天的時間,期間除了煉製了兩爐固本培元的丹藥外,他便一直在儘心參悟著玄天道經。

可以說紀源從來都未曾有過,這般如此用功的時刻,在深怕被徒弟反超的莫名壓迫感中,自己對於功法的理解也越來越深。

伴隨而來的好處,便是他的境界越發紮實,不僅對啟蒙境有了新一層的領悟,對接下來的點靈境,也積攢下了一個厚實的底子。

而趙月白也的確如他所料,僅僅數天便初步吸收消化了那些感悟,數天後的再一次講道,不再是隻有紀源一個人說,他也會適時的提出自己的看法和疑惑。

同時僅僅是數天的時間,月白便已經徹底的穩固了啟蒙初期的境界,甚至還向著中期邁了一大步。

這其中固然有玄天道經之玄妙,也少不了老槐樹留下的數百年修為,但最重要的還是其天賦異稟,是一個真正的修道種子。

第一百零一章 天賦異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