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五日的時間,紀源三人都冇有離開過小屋一步,所有心神都沉浸在了丹道之中。

好在三人都是修士,數日不吃不喝也無大礙,至多是虧損一些元氣而已。

更彆說明心軒早已準備好了辟穀丹,隻需服用一枚,便可滿足一境修士整日所需的元氣。

而在這幾天中,趙月白與江河兩人也已經開始,親手煉製一爐爐丹藥,按照紀源的話來說,記住一個大概便好了,剩下的就要依靠一次次的實踐。

反正有著明月軒提供的大量藥材,也不怕兩人冇有東西練手,可以迅速的積攢經驗。

丹、符、陣、器四道之中,除了陣法一道外,其餘三道想要初窺門徑,少不了名師的教導,以及大量的傳承典籍,剩下的便是一個熟能生巧的過程。

就像儒家之中的一句話;「讀書萬遍其義自見」。

至於因為聯手而虧損的丹藥,則全被紀源獨自一人補上。

經過他自行改良的丹方,在效果相同甚至更勝一籌的情況下,對藥材的消耗以及成丹數量,都有著極為顯著的提升。

以明月軒提供的丹方,若是丹師造詣尚可,一爐可煉製出五到七顆療傷丹藥,造詣高一些的,方纔能達到一爐成丹**顆。

而他改良過的丹方,隻需要消耗同等材料的五成,便可煉製出藥效相同的丹藥,尋常丹師一爐就可以成丹十一二顆。

如果是由紀源親手煉製,一爐成丹更是能達十五顆之多!

如此一來,單單是他一人煉製出的丹藥數量,便足以彌補上趙月白和江河兩人,因練手所消耗的藥材了,甚至還能盈餘出不少。

自禍端結束,縣城陷入混亂的第十八日,一隊由郡城出發,耗費數日時間姍姍來遲的隊伍,終於是抵達了千鈺城。

這一支隊伍由郡城的官兵組成,以郡守府內任職的官吏為首,暫時接管了千鈺城的大小事務。

而終日惴惴不安的劉洪生,第一時間便被打入了縣城的大牢,等待此地事情結束之後,便會押送回郡城之中,接受朝廷來人的問罪。

也是在當天的傍晚時刻,一眾來自郡城各方勢力組成的隊伍,攜帶著龐大的物資慢悠悠的來臨。

說來也是好笑,這些郡城內的各方勢力,其實早早便已經準備好了相應的人員和物資,奈何郡守府的人還未到,他們就不敢提前有所動作。

否則惹得郡守大老爺一個不喜,雖說不至於在落霞郡中待不下去,但處境也絕不會能夠有多好。

這其中的彎彎繞繞,既簡單的一目瞭然,也有一言難儘的複雜。

當晚,明月軒後方的院落中。

儘管已是入夜,卻還有不少夥計在忙碌,將運入城中的物資一一整理妥當,好在明日的時候能省些力氣。

柳如煙已經忙活了一整天,此時卻還在院中盯著進度,事關東家破境的大事,也是錢家能否獲得更多喘息時間的關鍵,自然是不可有絲毫的大意。

眼見一切都已經逐漸準備妥當,她這纔有空接過侍女手中的杯子,隻是其中的茶水已經涼了許久。

她剛一嚥下茶水,旋即便見到後院角落中,有一間小屋的房門打開,走出了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

柳如煙見狀,當即放下手中的茶杯,快步來到了這名老者的身前,神色尊敬有加的問了一聲好。

這老者名崔瀧,是與錢家合作了數十年的丹師,雖然隻有啟蒙境中期的修為,可一身丹道造詣就算是在郡城中,都足可以算得上是小有名氣。

「崔老這些日子辛苦了。」

柳如煙臉上掛著笑容,儘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關切一些。

隻是神色雖

然恭敬,但心中卻腹議不已,若不是對方丹師的身份,再加上如今錢家境況的確不好,她甚至恨不得這老頭快點壽元耗儘。

實在是對方年輕時,受了不少錢家好處和栽培,數十年來也多依仗東家的聲勢,方纔在郡城中有了一份家業和名聲。

可當錢家落難後,崔瀧若是直接轉投他人門下倒還好了,偏偏嘴上說著顧念恩情,實則卻是盯上了東家的產業,以及如今的家主錢霓裳。

表麵上滿是仁義道德,心中卻儘是齷齪事情,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想要讓東家嫁給他的兒子!

柳如煙保持著微笑,但心裡的咒罵卻一刻都冇有停下。

「又來了新的丹師?」

崔瀧點了下頭,而後便看向了後院的另一側。

不論是那間屋子窗戶上的火光,還是空氣中瀰漫的一股丹香,無不證明錢家又找來了兩名丹師。

隻是在他看來,這兩人頂多也就算個學徒,恐怕接觸丹道的時間不超過半年,一縷丹香中有過半的焦味,估計這一爐就算能成,藥效也會不儘人意。

「如今乃是錢家的關鍵時刻,再缺少人手,老夫多辛苦些便是了,怎能讓這般學徒混進來?」

崔瀧麵色不善道:「霓裳娃娃也太胡來了些,這可是她的破境之機啊!」

聞言,柳如煙微微一笑,連忙出言解釋其中的隱情,安撫著老者的怒氣。

但這個心裡麵,已經開始出現粗俗不堪的臟話了。

若非為了顧全大局,她都想嘲諷一下對方,真就仗著這張老臉,就敢以錢家長輩的口味自居?

竟是連一聲東家都不叫,開口閉口直呼錢家家主之名?

「小小一座三等縣城,能夠有什麼丹師,不過是沽名釣譽之輩罷了。」

崔瀧搖頭,若是不知情的話,但看其一身作態,到真有幾分前輩高人的樣子。

而就在此時,另外一間小屋的房門也被打開,一對年輕男女結伴從中走出。

男子名叫吳山,女子名為馮曉曉,兩人年紀不過二十出頭,卻已經是郡城中有名的丹師,師從一位丹道大師。

這對男女剛一走出小屋,旋即便看到了不遠處的老者,當下差點便忍不住直接轉身回屋。

對於崔瀧此人,他們著實冇有什麼好感,甚至心中滿是厭惡,對方的事蹟在郡城之中,早早便是傳播開了。

「柳掌櫃,崔前輩!」

猶豫了一下,兩人還是上前幾步,稍稍抱拳拱了拱手。

在見到兩人之後,柳如煙臉上的笑意,當即就變得真誠了幾分,熱情的與對方交談起來。

相比於崔瀧,吳山與馮曉曉二人,方纔是真心想要助錢家一臂之力,和東家錢霓裳也是關係極好的朋友。

「東家運氣真好,又尋來了兩名丹師。」

馮曉曉瞥了一眼火光倒映的屋子,臉上不由浮現一抹笑意。

一旁的吳山也是點了點頭,任何有利於錢家的事情,他們都是發自內心的感到高興。

不過邊上的崔瀧,卻不會這樣了,他巴不得錢家冇落下去,好有機會謀算其剩餘的產業,甚至說不得還能讓自己的兒子,有機會抱得美人歸。

「不過是一個沽名釣譽之輩,小小三等縣城,還真能有什麼丹師不成?」

他冷哼一聲,一副對錢霓裳的決議十分不滿的樣子。

見此一幕,柳如煙不由心中嘀咕,也得虧是冇傳到人家的耳朵裡,不然對麵身邊隨便走出一個二境修士,都夠這老傢夥喝上一壺的了。

同時她也忍不住好奇,若是讓崔瀧知道對麵的人,不僅是一位造詣極高的丹師,更是被東家贈予特等

供奉之位,會不會氣得鬍子都能立起來?

正當她心中暗想時,忽然便見到自個兒的東家,也就是如今錢家的家主錢霓裳,正一臉激動的出現在後院中。

此處聚著的四人見狀,連忙快步上前見禮,不過錢霓裳卻心不在此,隻是客套了兩聲之後,便急匆匆的來到一間小屋外。

她伸手輕輕的敲了一下房門,自報了身份之後,便靜靜的站在屋外等著,其麵色激動的同時,嘴角始終掛著一抹笑意。

不過片刻,房門便被打開,紀源拄著長劍走了出來,守在門外的五師兄郭濤,立即便站到了他的身後。

「東家大半夜的登門,應該是為了此物吧。」

他心中早有預料,在見到錢霓裳的神色之後,自然是不會表現出任何的意外。

而紀源一邊說著話,一邊也從袖袍中取出幾張寫滿了字的紙張,上麵記載著的,正是他自行改良過的丹方。

不僅是療傷丹藥一種,還有兩種效用不同的丹藥丹方。

其一投入水中可淨化水質,無需煮沸便可直接飲用,更蘊含充沛的元氣,能夠填補身體的些許虧空。

其二說是丹藥,實則乃是一種藥膏,外敷在傷口上便可奇效,不僅能阻止傷口惡化潰爛,更能加快其癒合的速度。

而這兩種丹藥、藥膏,近幾日紀源已煉製出不少,交由明心軒的夥計去驗證,最後的效果也的確極為不錯。

最為重要的是,這些東西的煉製手法並不算多少複雜,所用藥草的成本也極低,明心軒此次準備的物資中,便有相當多的數量。

此時錢霓裳來此,也正是為了這三種丹藥的丹方,一旦能讓其餘丹師同時煉製,當可解決眼下的燃眉之急。

「此事我先暫且記下,等事了之後到了郡城中,再一併回報與你。」

接過丹方,她再也控製不住的浮現一抹笑意。

在來此之前,錢霓裳便已聽夥計說過,這三種丹藥幾乎每隔半個時辰,便能煉好一爐,成品的數量還不少。

關鍵是成本極低,不過是原本他們所煉製丹藥的一半,甚至其中的藥膏更是低廉,相當於原本丹藥造價的五分之一。

對於她的許諾,紀源倒也不怎麼在乎,這種丹方說起來也並不如何珍貴,給了也就是給了,半點都不會心疼。

反正憑藉著大道簡章,隻要他自個兒願意,多花些時間便能再搗鼓出七八種類似的丹方。

「這幾位是?」

他微笑著看去,不動聲色的便打量起了眼生的三人。

從對方的身上他能聞到一股濃鬱的丹香,應當便是明心軒請來的丹師無疑了。

兩名年輕人倒是臉色和善,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名老者卻是一臉的倨傲,眉宇間還有幾分對他的敵意。

聞言,錢霓裳當即一一介紹過去,同時也將手中的丹方,直接交到了三人的手中。

「還請三位從今日起,便照著此丹方來煉製所需丹藥。」

她此刻心情大好,談話間也不免多了幾分風情。

三人接過丹方,先是瞧了一眼麵帶笑意的紀源,隨後方纔將目光落在手中的紙張上。

一開始他們還有些不以為意,但隨著一遍看過,卻又忍不住再看一遍,心中已是按照丹方中的內容,開始細細演算起來。

這一演算,縱然是自負丹道造詣不低的崔瀧,也是暗暗心驚不已,明明隻是一些尋常藥材,彼此搭配之後,卻能演變出迥異的藥效出來。

這種方法已經不是尋常的丹師,能夠憑藉自身獨自推演出來了,恐怕唯有丹道大師以上的高人,以其數十年的丹道造詣,方纔有可能做到。

紀源微微一笑,幾人的表情自然是儘收眼底,甚至對方的心聲,他都能夠猜測出一二。

若是依靠自身,他自然是做不到如此程度,其丹道造詣雖是不錯,但還冇有達到如此的高度。

但以大道簡章內演化的道則,來定向推演出丹方的話,自然也就不會有什麼難度了。

而大道簡章這本書,可是玄天觀當年的祖師所留,能讓一位神仙人物當做遺澤,留給自己的傳承背後,其珍貴程度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可以說紀源能夠在一年多的時間裡,在煉丹、製符一道上造詣非凡,更領悟出一身劍意,除了自身天賦不低之外,便是倚靠這本大道簡章。

這一本書裡彷彿囊括了世間一切基本道則,隻要手持此書,便可在靜心凝神時,沉浸在其中的道則演化內。

以此推演出的丹方,雖然所煉製的丹藥不入品級,任何一名丹師熟悉之後都可輕鬆煉製,但要是細細推算的話,非丹道大師不可領悟透徹。

「你可真是給了我一個大驚喜呀!」

錢霓裳瞥了眼身邊的小道士,臉上的笑意就冇有消失過。

原本隻因被譽為將來可縱橫一府,被郡城明鑒司司主看重的徐林,曾言紀源今後成就絕不會低於自己,方纔做出的孤注一擲之舉。

卻冇想到自己預料數年以後,方纔能看到的一點苗頭,結果這纔過去數天,便帶來瞭如此的驚喜。

這三份看著簡單的丹方,足以讓錢霓裳省去近一半的成本,有更多的財力去做其他事情。

畢竟她雖然身為明心軒三位東家之一,可錢家近些年終究是冇落了,使得她手中的資源,遠遠冇有以往的多,甚至更是處處受到掣肘。

「此次若能破境,必念此恩!」

錢霓裳神色鄭重,雖冇有做出什麼許諾,但眼中的真誠便已經說明瞭一切。

見狀,紀源倒也冇有客氣,更冇有掩飾的露出期待之色。

他的人生準則便是:千言萬語,不如真金白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