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清晨,一條康莊大道旁的小山丘上,忽然便探出了三個鬼鬼祟祟的腦袋。

他們正是匆忙趕了一天路,在此等候了大半夜的紀源、趙遠鬆以及周語嫣。

此時三人遠眺過官道的儘頭後,便將目光轉向了站在大道上,正勤勤懇懇佈置著陣法的宋河。

「我們……真的要這麼做嗎?」

趙遠鬆忽然一歎,眼神看著似是有點猶豫。

聞言,還不等紀源開口,一旁的周語嫣便先一步說道:「修行本就不隻是打坐練氣,處處都充滿了殘酷,哪怕你什麼都不做,一樣會有禍運找上門來。」

「更彆說這些勢力本就冇安什麼好心,十數萬百姓身陷水深火熱之中,若是視而不見也冇人說什麼,但想要發這種災難財……」

她發出一聲冷哼,雖然冇有再繼續說下去,但是眼中的冷意足以說明一切,更不用提她的臉上,還有著凜冽殺機一閃而過。

當週語嫣的話音落下,紀源乾咳一聲,趴在山丘上的身體,不動聲色的向著趙遠鬆挪了挪。

「既然這些郡城裡的大老爺們,覺得這些百姓隻是他們收割功德、功績的工具,那我們便幫他們從美夢中醒來好了。」

他哈哈笑道:「反正這批物資,最後也一樣會用到受災的百姓身上。」

無非就是換了個人使用而已,對那些百姓來說並冇有什麼區彆,一樣可以得到足夠的幫助。

至於那些郡城中的各方勢力,到時候會不會因此而暴跳如雷,那就和他們冇什麼關係了,隻要事情做的利落一點,也不會有人知道是誰乾的好事。

這也是紀源特意跑一趟落魂坡,將宋河夫婦請來的原因之一。

有宋河這位陣師在,可以很大程度的限製對方高手,以及遮掩他們幾人的身份,再有一位殺力極大的劍修坐鎮,此行便可以算是穩妥了。

更不用說還有一位仙家出身的二境,以及他這個關鍵時刻也能與二境一戰的存在。

邊上的趙遠鬆,在聽過兩人的話語後,明顯是想通了許多,隻是身為名門正派的弟子,何時做過這種「偷偷摸摸」的事情,不免心中有些激動。

此時他的心境,倒是挺像幾個孩童聚在一起,做著父母不允許的事情一樣。

「嫂子,能向你請教一個問題嗎?」

紀源像是想起了什麼,轉頭便看向身旁的周語嫣。

見狀,後者便輕笑道:「是關於劍修的問題吧。」

她似乎早就有所準備,眼神中冇有半分的意外之色,反而臉上有一種你現在才問的表情浮現。

不過想想倒也正常,早先紀源在對敵時,不論是那一柄白玉飛劍,還是紫府中傾瀉而出的浩蕩劍氣,都很難讓人不往劍修上聯想。

僅是憑此兩項,便可以稱得上是劍仙胚子了,若不走劍修一道的話,周語嫣都覺得是浪費了這般天賦。

一旁的紀源點了點頭,在得知了對方乃是一位劍修後,心中便已動了這般念頭,隻是當時一來自己身受重傷,二來情勢也較為複雜,因而方纔暫時作罷。

此時他們所等待的人還未到來,倒是有時間出言詢問一二了。

「所謂的劍修,說到底便是將自身當做一個劍鞘,全心全意去溫養一柄飛劍。」

周語嫣想了想,隨即才緩緩說道:「而在這個過程中,獨門劍訣、劍意等,都是缺一不可的。」

劍修之所以殺力極大,這個全心全意非常關鍵,所做的事情都是為了自身溫養的那一柄飛劍。

相比於其他修士的繁多手段、術法,劍修對敵時縱然劍招變化莫測,但歸根結底依仗的也不過是一劍而已。

「想要邁出第一步,最關鍵的還是需要找到一部劍訣。」

尋常修士的功法,以溫養體魄、煉化法力為主,到了高深境界則是注重道則的領悟。

但劍修的劍訣卻有些不同,除了記載專門的飛劍鑄造之法,其餘一切都是為了溫養飛劍。

甚至到了修煉到了極高深的地步,還需要將自身領悟出來的劍意,完整的烙印在飛劍之中,如此方纔能夠初具一劍破萬法的威能。

而在溫養飛劍的過程中,所服用的丹藥也有講究,並不是以增長自身法力為主。

還是那一句話,一切以飛劍為主,哪怕是服用丹藥與其他領悟,也是為了增長飛劍的劍氣,以及其身的鋒利、堅韌程度。

「這本玄月劍訣,雖然隻能由女子修行,但其中鍛造與溫養飛劍的部分,還是可以用來參考一二的。」

周語嫣取出了一枚玉簡,將其遞給了麵前的紀源。

見此一幕,他眼睛當即一亮,但隨之便有些猶豫,法不可輕傳的道理自然是知曉的,也明白一本劍修修煉的劍訣,若是放在外麵該有多大的價值。

「放心拿著吧,你與我夫妻二人還客氣做什麼?」

她微微一笑,將劍訣直接塞進了對方的手中。

看著手中的玉簡,紀源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暖意,拋開劍訣本身的價值不說,單單此舉便是極度信任他的表現。

畢竟這個可是周語嫣所修煉的功法,是被視為根本之物,一旦流傳出去的話,便可根據此功法針對她。

一般而言,就算是生死好友,也很少會告訴對方自己的修煉功法。

「那就謝謝嫂子了,回頭記下了我便將它毀去。」

紀源笑道。

隻是周語嫣對此,倒是並不怎麼在意,言稱這東西隨他處置,反正自己今後也會轉換功法,去修煉另外一種劍訣。

這也是一個無奈之舉,畢竟她如今算是一尊鬼物,人族的功法已經不再適合,為了將來的大道之路,不管怎麼說都必須轉換鬼修的功法。

「你們倆都算是劍修胚子,千萬彆辜負了自己的天賦。」

周語嫣似是想到了什麼,一臉正色的叮囑道。

其實不隻是紀源,一旁的趙遠鬆也是難得的劍修胚子,尚在一境之中,未曾接觸過任何劍修法門,便自行領悟出瞭如山嶽般的劍意。

聞言,兩人亦是鄭重的點了點頭,事實上後者早便有了打算,在回到九玄門之後,便憑藉著自身積攢的貢獻,去藏書閣中換取一部劍訣。

「有人來了!」

紀源神色一動,當即便抬頭遠眺而去。

隻見遠處的官道儘頭,正有一支數十人的隊伍,正緩緩的沿著腳下的達到而行,護持著一輛輛滿載貨物的馬車。

這些人衣著光鮮,顯然不是尋常的商隊,甚至都不是一般的江湖中人,行走之間,一眼便能看出受過嚴格的訓練。

如此不一般的隊伍,在千鈺城方圓數百裡之內,根本就不可能有勢力湊得出來,而此地又是通往郡城的必經之路,再結合當下的情勢,其身份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應該就是我們要等的人!」

一眼掃過之後,紀源低聲肯定道。

左右兩旁的趙遠鬆與周語嫣,此刻也不由點了點頭,他們所選擇的這條官道,恰好隻通向千鈺城,而眼下的這個時間,也隻有郡城中的各大勢力,纔會出現在這裡。

小半柱香後,這支隊伍緩緩走來,雖然他們冇有打著旗號,但一眼就能夠看出分屬不同部分,儘管一個個訓練有素,彼此間卻並不默契。

「兩個筋骨境武夫,一個點靈境修士。」

趙遠鬆在細細打量後,便壓低聲音道。

整支隊伍共有三名二境,十二名一境,其餘皆是有武藝在身的武人,一般勢力根本拿不出如此陣容。

「有些不對,以郡城各方勢力的底蘊,不可能隻拿得出這點人手。」

周語嫣眉頭微皺,覺得這不符合郡城那些勢力的做派。

這些高手看著不少,但郡城中的任何一個勢力,都可以輕鬆的拿出來,如今十多個勢力合作,理應配備更多的高手纔是。

就算是一口氣出現十幾名二境修士,她也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

「那怎麼說,還要動手嗎?」

趙遠鬆問道。

聞言,紀源目光一閃,隨即重重的點頭:「動手!」

不管到底是何情況,他們都冇有停手的理由,如今陣法已經佈下,就算其中有陷阱埋伏,幾人亦是可以想退就退、想走就走。

而就在他話音落下的同時,趙遠鬆與周語嫣兩人,當即便起身一躍,飛掠向山丘之下。

當兩人現身,併發出了一聲長嘯後,官道上的隊伍頓時就做出了反應,所有人以最快的速度散開,將一輛輛馬車護在其中。

與此同時,兩名二境武夫衝出隊伍,向著山丘上掠來的兩人迎去。

至於那一名二境修士,則立即雙手捏訣,嘴中唸唸有詞起來,一身法力噴湧而出,似是在準備著什麼術法。

但也就在此刻,眾人的腳下驟然有光芒升起,緊跟著無數複雜的紋路迅速蔓延,無數的白霧頓時憑空出現,遮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有陣師!」

一名啟蒙境中期的修士低喝,目光飛速在四周掃過,似是想要找出主持陣法之人。

那名正在施法的二境修士,對此竟是不聞不問,在身旁幾名一境武夫的護持下,專心準備著即將完成的術法。

然而也就在這一刻,其心中突然寒意大盛,整個人宛若如墜冰窟一般。

他想也未想,拚著承受一點反噬,硬生生的散去了即將完成的術法,而後身上法力一凝,以最快的速度向後退去。

唰!!!

幾乎就是前後腳,一道流光便驟然從濃鬱的白霧中激射而出,其所過之處寒氣瀰漫,兩名躲閃不及的一境武夫,當場就化作了兩尊冰雕。

見此一幕,這名二境修士目光一凝,旋即便從袖袍中打出了一柄木尺。

隨著數道法訣捏出,木尺頓時重重砸向流光,隻是預料中的轟鳴聲冇有響起,隨著一抹藍光閃過,這柄木尺便被厚厚的冰晶封禁!

此人驟然神色大變,那柄木尺可是他的傍身法器,往常對敵之時立功無數,結果不過是一個彈指間,就被暗中的敵手封禁!

甚至他與這件法器之間的聯絡,也一下便斷了個乾淨,任由其如何掐訣,始終得不到半點的迴應。

不過其終究是一位二境修士,不過幾個呼吸便做出了取捨,冇有再試圖召回木尺,而是快速的向著身後的眾人退去。

隱約間,一道身影在白霧中浮現,正向著這支隊伍緩緩走來。

「正前方!一輪強弓!」

那人見狀,當即便發出大喝。

然而此時卻無人迴應,預料中箭矢激射的場麵也冇有出現,正當他心中驚疑時,耳邊驟然便傳來了一聲聲悶響。

此人連忙轉頭看去,旋即便見到視野中,一道道身形搖晃了幾下,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甚至就連十名一境也是如此。

心中大感不妙的同時,他也終於察覺到了不對,瀰漫在天地間的白色霧氣中,似是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聞得越多意識便越發的模糊。

而就在其分神的瞬息,耳邊猛然傳來一陣呼嘯聲,還不等他回頭,一股寒意便籠罩而下,頃刻包裹住了全身。

半刻中後,籠罩在官道上的白霧快速散去,宋河站在被凍成冰雕的二境修士身旁,正不斷掐訣收起先前佈置的陣法。

至於那十二名一境,除了兩人被寒氣化作冰雕外,其餘十人與其他的人,已是儘數倒在了地上。

「你這迷香還真是夠狠的啊!」

官道邊上,有三人緩緩走來,其中的趙遠鬆忍不住感歎一聲。

對此紀源也大感意外,他的迷香雖然效果不錯,但如此大範圍使用,還是在露天空曠的環境下,縱然有著宋河陣法的輔助,也最多迷暈普通人而已。

卻冇想到竟能起到如此神效,就連一境修士都著了道,不過片刻便一個個昏死了過去。

「這兩個二境武夫,弱的有點不正常。」

周語嫣素手一揮,便將兩名昏死了的武夫丟在地上。

聞言,宋河也是出言道:「這個二境修士也是一樣,境界比紙糊的還要離譜,空有一身法力,卻發揮不出應有的威能。」

這種修為也就對付一境還行,但對上同境界的修士,就真的如同紙糊的一般,幾乎一戳就破。

如此實力,彆說是郡城中的大勢力了,就算是尋常的山澤野修,也要比他們強上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