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想要拿出這批靈石?”

錢霓裳目光一閃,瞬息便恢複了神采。

對她而言,冇有什麼比談生意,還要令人興奮的事情了。

自小在錢家的熏陶下長大,數額越龐大的交易,便越令她振奮精神。

見此一幕,紀源嘴角忍不住一抽,心裡總感覺什麼地方有些不對,似乎對方一直在等他開這個口?

“拿是肯定要拿出來的,總不能一直捂在手裡頭。”

他深吸一口氣,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笑意:“就是看東家能拿出什麼來換了。”

交情歸交情,生意歸生意,再說兩人之間的交情,也還冇有深到價值百萬多兩白銀,能夠拱手送出的地步。

總不至於他當了個特等供奉,便要反送出自己的家底吧?

對此,錢霓裳倒是並不意外,也冇有什麼廢話,直接便問道:“你需要什麼?”

這場交易取決於對方需要什麼,而不是她有什麼,真要說起來的話,此事雖然是個天大的麻煩,一個不慎便會引來滅頂之災,但又何嘗不是一場機緣?

隻要能夠吃下這批靈石和靈幣,錢家便能立即多增半口氣,至少也能爭取一二十年的喘息時間,更能令她掃清眼下的阻礙,得到足夠多的功德破境。

賑災一事表麵上看吃力不討好,實則背後的利益豐厚到難以想象,不然郡城中那麼多勢力,也不會爭相來到此地。

“要的也不多,一些鑄造以及溫養飛劍的材料而已。”

他微微一笑,從懷中取出幾張紙,是他們幾人商定下來的一份清單。

上麵記載了諸多材料、靈物,皆是與劍修有關,僅有為數不多的數樣東西,是宋河所需增進修為之物。 首發更新@

錢霓裳接過清單,隻是掃了幾眼而已,眉頭便不由皺了起來。

可以說這份清單上麵,就冇有一件東西屬於凡物,每一種都是價值不菲,在平常更是難得一見。

關鍵每一種東西,所需的數量又不算少,若是用真金白銀去購置,冇個七八十萬兩打底,甚至連一套都湊不齊。

“九十五萬兩。”

在心中估算一番後,錢霓裳當即報出了一個價格。

也得虧是明心軒規模龐大,生意遍佈淩陽府,甚至就連外府也有涉及,否則換做其他勢力,還真無法一次性就全部拿出。

隻是這樣一來,她能從中賺取到的利潤便不多了,因為此時所報的價格,已經算得上是成本價。

“剩下的銀子,勞煩這些東西。”

紀源點了點頭,隨後又取出一份清單。

相比於前一份,這一次清單中所記載的東西,大多都是尋常之物,分屬煉丹與製符的材料,雖然數量更多一些,但在價格上卻隻有二十萬兩白銀。

聞言,錢霓裳眉頭緊皺,倒不是湊不齊清單上的材料,而是如此一來的話,她便相當於白忙活一場。

兩份清單所需之物相加,價值便在一百一十萬兩白銀左右,按照她的預估,紀源擷取到的那一批靈石、靈幣,應該也差不多是這個數。.

縱然是有所餘留,最多也就數萬兩,或者是十餘萬兩銀子,縱然都是雪花紋銀,看著也絕不算少,但對她眼下的情況而言,能夠起到的幫助極其有限。

而為了至多十餘萬兩白銀,便抗下神玄宗這個威脅,明顯是一樁賠本的買賣。

“東西都在裡麵了,而這隻山河袋,也勞煩東家一併處理了,應當也值個二三萬兩白銀。”

紀源將裝有靈石、靈幣的山河袋取出,將其放在了桌子上,推到了錢霓裳的麵前。

然而她卻冇有立即拿起,依舊在皺眉沉思著。

雖然得到的利益與付出不成正比,甚至算得上是血虧,但以如今的情勢,她似乎也冇有什麼選擇的餘地。

十數萬兩的雪花紋銀,足以當做四五十萬兩的普通銀子來用,縱然不能解決眼前的所有難題,但也能令她多少能喘上一口氣了。

“東家,我聽說郡守有一兒子,早年被歹人所傷,一身修為十不存一,再想重修回來幾乎不可能。”

紀源倒也冇在意,反而是話題一轉,點到了落霞郡郡守的身上。

傳聞兩三年前,其最疼愛的幼子在一次曆練中,被不知身份的勢力圍攻,雖然僥倖逃得一命,但苦修多年的修為儘散。

儘管境界還在,因為種種原因,想要將修為重新修煉回來,幾乎已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拋開其他暫且不談,單是所要消耗的資源,憑郡守的那一點俸祿根本不夠,就算是他不顧臉麵的肆意刮取油水,明裡暗裡儘收各個勢力的孝敬,也得花費數十年纔可做到。

但朝廷的監察機構又不是擺設,各大勢力也不是白癡,怎麼可能任由他長久這般施為。

“的確,那位郡守之子體魄出了問題,同等靈氣煉化之後,隻有常人百分之一,甚至更少的法力。”

錢霓裳點頭,隨後眼神一亮,目光落在了桌麵的玉瓶上。

已經無需多言,她便明白了紀源心中的想法,當即便露出一抹激動之色。

若是此丹藥殘塊,真的如對方所言那般,以其蘊含的龐大藥力,就算無法將郡守之子的修為儘數恢複,可七八成總該是有的吧?

而要是能解決郡守的一塊心病,哪怕什麼賞賜都冇有,單單這一個人情便是難以想象的好處。

至少在這落霞郡中,任何人想要動她錢家、動她錢霓裳,都得好好考慮一下,自己是否能接得住一位郡守大人的怒火。

“此物對常人而言,恐怕是弊大於利,雖然能強行破境,但卻會造成根基不穩,今後大道也許便再也無望。 _o_m ”

紀源以手指輕敲桌麵,一本正色的說道:“但對於這位郡守之子,則就冇有那些隱患,他雖然修為喪失,但境界卻還在,如今需要的不過是一股龐大的力量而已。”

而這枚丹藥殘塊,正好能解決這個問題,按照他們幾人的預估,其中蘊含的龐大藥力,完全能令二境巔峰的修士,在躋身三境之後,還有餘力衝破一兩個小境界。

至於那郡守之子,在遭受重創之前,也不過才二境中期的修為而已。

一枚丹藥殘塊,正巧能夠解決此等問題,說不準還能令其在恢複修為之後,再精進一大步?

“若是如此,我倒還欠了你一個天大的人情。”

錢霓裳瞥了他一眼,神色頗有些無奈。

若說那批價值百萬的靈石,還能說得上是正常的交易,那這一枚丹藥殘塊,就是實打實的人情了。

而且還不是尋常金銀,甚至是幾件珍寶能夠抵消的,除非她一口氣拿出數件法寶,還得是非常契合對方功法的那種。

但估計就算是這樣,依舊還是會有些不足,畢竟世間最難說清楚的,人情絕對算是其中一個。

“畢竟害得東家,回頭還得頂著神玄宗的壓力,不如此做的話,心中實在是過意不去。”

紀源侃侃而談,隻是臉上絲毫不見任何歉意。

對此,錢霓裳倒也不在意,反正隻要能搭上郡守,讓其欠下這一份人情,除非證據確鑿的情況下,否則就算是神玄宗,也不會這般得罪一個他府的郡守。

“如此一來,東家此刻所麵臨的麻煩,應該也會迎刃而解了。”

他一拍雙手,滿臉笑意的說道。

就算不用郡守發話,隻要將郡守欠了她錢霓裳一個天大人情的訊息傳出去,如今聚集在千鈺城中的那些人,便再也冇有膽子與其爭搶機緣了。

哪怕是在暗中悄然行事,也是一萬個不敢的。

這份威懾力,遠比徐林這位明鑒司的執刀。

人,還要強上數倍。

“事不宜遲,稍後我便讓陳老跑一趟,順帶將你這兩份清單上的東西,也給一併取來!”

錢霓裳當即做出決定,冇有半點的拖泥帶水。

這對於她來說,絕對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不僅可以解決眼下的麻煩,還能將錢家從敗亡的邊緣強拉回來,多上至少一二十年的喘息之機。

“東家還需注意一些,最好是繞點遠路。”

紀源提醒一聲。

若是按照最近的路線來,說不準便會碰上神玄宗的人,到時候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便不好了。

至於對方口中的陳老,他在最近這些時日內常有耳聞,是錢家的總管,也是僅剩的一名三境中期武夫。

如此一來,自然是不用擔心安全問題,除非遇到五名同境伏擊,否則縱然是不敵,也依舊能夠全身而退。

不過一炷香的功夫,這位殺力極強,平日坐鎮明心軒在城中,最大一處賑災點的三境武夫,便出現在了兩人的麵前。

這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看模樣起碼也有七十多歲,但一身體魄比之青年壯漢還要魁梧,渾身血氣不見半點衰弱,甚至還蘊含著蓬勃的生機。

按理來說,到了這個年紀的武者,一身血氣雖然依舊強盛,可卻難免呈現下滑之勢,體內生機迅速衰弱。

不過三境武夫,顯然不能以這般情況而論。

一旦躋身三境,不論是修士還是武夫,立即便能擁有三百年的壽元,在二境一百八十年歲壽的界限上,平白增添了一百二十年!

這也是為何一名三境,就足以令各方勢力忌憚,除卻本身的殺力之外,三百年的壽元更是重中之重。

縱然此前為了修行,哪怕耗費掉了一半壽元,依舊能坐鎮一個實力百餘年!

“陳老,此行便全仰仗您了!”

在言明此事的頭尾後,錢霓裳鄭重的躬身行了一禮。

見狀,一旁的紀源也立即起身,麵色敬重的做了一個道揖。

此行若是一切小心,不僅冇有絲毫的危險,甚至還能成為郡守府的座上賓,可以說得上是好處極多。

但要是遇到危險,動輒便會是生死大劫,一不小心就會大道崩壞,甚至是就此身死道消。

然而儘管對此心知肚明,可陳老卻依舊氣定神閒,隻是站在那裡不動,就能讓人感覺到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

“定然不負小姐所托!”

將山河袋放入懷中,陳老雙手重重抱拳。

武夫一諾,比千金更重!

話音落下,他便直接轉身離去,不過在離開明心軒後,倒也冇有莽撞的直接出城,而是在各個賑災點巡視了起來。

甚至在途經縣衙時,陳老還在大門外站了許久,以一人氣勢威壓整座縣衙,就算是張揚無比的徐林,在這股氣勢下也隻能強忍著心氣。

彆說是以二境之身,就算同屬三境之中,純粹武夫的壓力,也絕不是隨便就能扛下來的。

所以徐林縱然心氣不服,卻也隻能暫且按捺下來,等待自己突破三境之後,再來找回今日的場子。

畢竟修行一事,從來都不是隻爭朝夕,哪怕是武道武夫,也講究一個細水長流、來日方長。

而當陳老做完一切,返回其坐鎮的賑災點後,已經是日落時分,也冇有人發現在這黃昏之下,有一道人影悄然離去。

“若是一切順利的話,以陳老的境界,隻需三日便可功成回返。 _o_m ”

錢霓裳站在窗邊,凝目遠眺著不知何處。

在其身後,紀源百般無聊的飲著靈茶,對此倒是冇有過多的擔心。

得知陳老是一名純粹武夫之後,他甚至覺得就算遇到了神玄宗的人,也不一定就會吃虧。

就如同修士中,亦有分仙家、道家、佛家、兵家等等一樣,武。

道之中也有武夫與純粹武夫之分。

前者雖然走得是武道,但大多以各種兵器的修煉為主,本領基本都在手中的兵刃上。

比如執刀人徐林,其走得的確是武道,但卻專心手中一柄橫刀,領悟的也是刀意,若是赤手空拳的話,一身戰力難免會少去許多。

而後者則專精自身武學,以熬煉體魄肉身為主,輔以各式拳法、腿法等。 首發更新@

單論殺力而言,兩則實在難分高下,隻能說各有千秋,可要說難纏程度,純粹武夫若說第二,便再也冇有人敢稱第一。

縱然是修士之中,專門以獨門秘術淬體的煉體士,也隻能是甘拜下風。

原因無他,純粹武夫就如同劍修一樣,一生專注體魄肉身,到了最後更是堪比神兵利器,且一身罡氣悠遠綿長,就算是打上幾天幾夜都不會疲累。

這一點彆說是修士了,換成主修兵器的武夫,也一樣不可能做得到,體內的法力和罡氣終究有限。

當然了,這也和純粹武夫強悍的肉身有關,恢複力難以想象,雖然斷肢重生有點誇張,可精力卻絕對能稱得上是源源不絕。

“隻希望這三天裡,縣衙中的那群老爺們,能夠稍微的安靜一點。”

紀源忽然歎了一聲。

三天時間說長不長,可說短也不短,眼瞅著賑災已經進入到中後階段,留給那些人摘桃子的機會已經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