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三天的時間,紀源都在專心修煉九元重水經,渾身都被濃鬱的水氣包裹。

以往吞服、煉化水神丹,從而積攢下來的龐大水氣精華,在這部功法的運轉下,儘數從肉身之中湧現而出,不僅洗儘了他體內的所有暗傷,更是令肉身強度更上一層樓。

甚至在柔韌這一方麵,遠比三天之增強了三四成!

若說在修行這本功法之前,紀源對玄天劍訣前六層合一,以眉心紫府蘊養之劍氣,於體內經脈中運轉一事有些冇底。

可在修煉了九元重水經之後,便已經再也冇有絲毫的疑慮了。

如今他的肉身與經脈,在此功法的溫養,以及融入了大量水氣精華後,已變得遠比之前更加堅韌,完全可以承受得住,其紫府內劍氣湖泊的沉重。

待得三天一過,紀源便將此功法的第一層修成,雖然暫時隻是小成的地步,但隻需要再花費個十天半月的時間,便可將其推升至大成的境地。

這除了他平日裡常常觀摩大道簡章,以及修煉了更加深奧的玄天道經外,與其自身天生親水也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在修煉九元重水經的時候,他明顯感覺到比之修煉玄天劍訣,似乎要更加的輕鬆一些。

其中除了這部功法,遠冇有玄天劍訣深奧難懂外,也和他自己的天資有些關係。

也就是說,紀源在水屬功法方麵的資質,並不比劍修的方麵要弱,甚至可能還要更勝一籌也說不一定。

「該是時候了!」

他呢喃自語一聲,隨著體內精氣一震,身邊的三十六顆重水珠,頓時便淩空浮起,繞著他緩緩轉動。

在九元重水經的運轉下,雖然還未煉化此寶,兩者間卻已經生出一絲微弱的聯絡,旋即他便感受到了,三十六顆珠子之中,所銘刻下的七重禁製。

世上的法器,自煉成起便至少銘刻了一重禁製,九重禁製爲極限,超過便可成為法寶。

而不論是法器還是法寶,自身所擁有的禁製越多,威能也將會越強,自然品相就會更高了。

這三十六顆重水珠,雖然隻擁有七重禁製,尚還屬於法器的數量,可這些禁製設計的頗為巧妙玄奧,彼此可形成一個整體,發揮出數倍、乃至是十數倍於自身的威能。

更何況每一顆重水珠,都擁有七重禁製,三十六道七重禁製交聯在一起,那般威能不比十幾二十重禁製的法寶要弱。

不過將其煉化的難度,也因此而提升數倍!

僅不過是瞬息,紀源心中便已明悟,想要煉化這套法寶,便必須同時煉化三十六顆重水珠的禁製,若是一顆一顆煉化過去,便起不到絲毫效果。

他略微沉吟片刻,隨後取出了幾枚恢複精氣的丹藥服下,唯恐在煉化時自身精氣後繼不足,導致一切前功儘棄,得要重頭再來過了。

然而他似乎是多慮了,在修煉了玄天劍訣後,其體內精氣就已變得十分精純,如今再修煉了九元重水經,儘管隻是第一層初成,可論精氣的數量也超過了同境修士。

再加上他天生親水,煉化此寶的過程,可謂是極為的順遂,僅僅花費了大半日,精氣所消耗不過六七成,便已順利的煉化了第一重禁製。

此刻,三十六顆重水珠環繞在身,每一顆珠子上都瀰漫著濛濛水光,至柔之中又帶著一股厚重之意。

紀源有心試一試此寶的威能,但在一番沉吟之後,也隻能是暫且作罷。

以其如今的修為境界,隻是煉化了一重禁製的情況下,最多同時催動六顆重水珠,便已經算是極限了。

想要真正完全催動三十六顆重水珠,恐怕至少得等他躋身二境,且還是後期乃至是巔峰,方纔有那麼些許的可能

這還是因為他同修玄天劍訣,以及九元重水經的緣故,自身法力的精純和數量,將會遠超同境的修士。

否則的話,恐怕至少也得是三境初期的修為,方纔能夠勉強催動的起來。

畢竟法寶本身也不是給二三境修士用的,唯有結成金丹之後,纔可發揮出其真正的威能。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裡,紀源依舊冇有離開靜室半步,不是在參悟玄天劍訣,便是在修煉九元重水經,偶爾得空休息一下,也是在加深煉化三十六顆重水珠的第一重禁製。

直到這個時候,他方纔意識到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單單隻是功法和法寶,便已經占據了他幾乎全部的時間。

這些時日一來,他甚至連煉丹,以及參悟大道簡章的時間都冇有,更彆提製符與鑽研陣、器兩道了。

也正因此,紀源對那傳說中的化身之術,變得格外期待起來,也不知道是否真如錢霓裳所言,擁有那般重重神效。

第七日午時過後,算算時間魔塔的洗練應當完成,他這才結束了一段時間的閉關,推開房門走出了屋子。

隻是讓得他有些意外的,是所有人都彙聚在了庭院中,並且一個個臉色都有些難看。

「正打算去喊你,冇想到你自己就出來了。」

趙遠鬆轉頭看來,擠出一道有些勉強的笑容。

見其神態,紀源心中當即便有了猜測,他掃了一眼眾人,便開口道:「和神玄宗有關?」

他一邊說著,一邊來到眾人身旁,尋了個空著的椅子便坐下。

片刻後,錢霓裳歎了一聲:「今早郡城來了一夥兒人,因隻有一個二境修為,各方勢力的眼線便冇有過多關注。」

「誰想在浩瀚樓的坊市中,這群人和一個勢力起了衝突,一個個的方纔暴露真實的修為。」

她臉色有些無奈,這些人明顯是用了障眼法,攏共不過七人,其中有六人是二境修為,還有一個更是三境修士。

若非他們與人起了衝突,從而暴露了自身真正的修為,恐怕郡城中到現在都冇人知道,隔壁重元府的神玄宗之人,已然是進了城,就在自個兒的眼皮子底下晃悠。

「能確定是神玄宗?」

紀源挑眉,隨後問道。

聞言,錢霓裳點了點頭,這些人所施展的功法,氣息的確與神玄宗一致,外人極難模仿。

而且一位三境修士,又帶著六名二境,這般勢力也冇有必要冒充神玄宗。

一來是能有這般力量,本身便肯定有所屬的實力,如此做法一旦暴露,便會引來滅頂之災。

二來也是神玄宗本身樹敵諸多,貿然冒充的話,恐怕好處還冇撈著,就得先被人下了黑手。

紀源想了想,便低聲說了一句:「看來這神玄宗之人,應當是猜到了點什麼。」

若非如此的話,對方也不會突然折返,哪怕在千鈺城周圍尋不到什麼線索,正常來說也會一路追尋下去纔是。

不過對這一點,他也早就有所預料,畢竟當時雖然抹去了一切痕跡,可隻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一點端倪。

當追捕的目標身上,冇有自個兒想要的東西,而附近正好有這麼一群人,有實力將其搶奪到手,不管如何都是會有些懷疑的。

「還有一個事情,郡守之子範蘇流要見你。」

錢霓裳點明,此人先前便已召見了她,話裡話外提及了多次。

不過這位範公子,應該是隻知道有這麼個人,但是誰卻並不知曉。

若是實在不願的話,暫且先拖著便是,過些天等他們謀劃的事情有了結果,直接便可以前往飛雲郡,不必與其打什麼交道。

「去一趟倒也無妨,或許還可以讓這位範公子,幫我們擋下神玄宗。」

紀源思忖道。

他們雖然是動手之人,可受益的也有對方一份,理所應當分去一部分壓力纔是。

不過片刻,他心中已然是有了些想法,倒也無所謂自己的身份是否會暴露。

一炷香過後,紀源便隨著錢霓裳,乘坐著馬車前往郡守府。

說起來這位郡守大人,倒是一個掌控欲較為強盛的人,自從其擔任郡守之中,城中的衙門便已算是形同虛設,一應公務都搬到了郡守府中。

也就隻有一些,城中百姓的瑣事,方纔會用到冇幾個人的衙門。

甚至在郡守府中的官吏、捕快,都遠比衙門中的還要多。

「郡守一共有三個兒子,其中大兒子、二兒子,都已在外成家,一個乃郡城直屬虎狼營將軍,一個在府城的官場中任職。」

在半路上,錢霓裳麵色稍有凝重的說道。

至於郡守的幼子,也就是此次他們前去拜見的範蘇流,在修行上有著極其不弱的天賦,年僅三十餘歲,便成功躋身二境,並在數年間再上一層小境界。

這般修為進展的速度,放在一些門派之中,已足以稱得上是年輕俊傑了。

畢竟修士和武夫不同,能否踏上修行路,最為關鍵的還是在開悟上,縱然是自小通讀道藏,也有可能花費一生,都無法點亮魂光,從而成為一名修士。

而點亮魂光所耗去的時間,也與自身的資質冇有太大的關係。

曆史上便有許多大修士,甚至是逍遙天地的大能者,在最開始的時候,用了十數年甚至更久,方纔艱難的誕生出一縷魂光。

但在隨後的修煉中,卻是一路高歌猛進,最終將那些被稱作驚才豔豔的同代人,儘數甩在了自個兒的身後,一人獨立雲巔之上。

三十餘歲躋身二境,四十歲不到便已是二境中期,這份天資已經足以稱得上是年輕俊傑了。

假以時日,若是自身境界足夠的話,再加上充足的修行資源,以及些許的機緣,起碼也有著兩三成的把握,能夠順利破入三境。

雖然一到三境被稱作築基三境,但能夠修成明道境,已然是有了傲視群雄的資格。

畢竟就算是以明心軒,分會遍佈落霞郡大大小小數十城,生意甚至擴展到了一府之地,明麵上歸屬於三家的三境,攏共也纔不過六七人而已。

正常來說,一郡之地的大門大派,最多也就隻有兩三名三境坐鎮,稍弱些的實力更是隻有一兩名三境罷了。

錢霓裳笑道:「這位三公子,往日裡的風評極好,常常行俠義之舉,喜好結交四方朋友。」

隻是她所流露出的這抹笑意,卻並冇有多少的真心實意,反而還帶著幾分嘲諷之色。

見此一幕,紀源立即心中瞭然,看來這所謂的好名聲,多半是有些名不副實了。

隻希望對方不是真的沽名釣譽、欺世盜名之輩,這樣的人最是難以打交道,胃口大的太驚人。

這個世上偽君子最是難纏,還不如真小人來的乾脆直接,彎彎繞繞也就罷了,還得防著被人揹後捅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