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步落下,大堂之中光芒迸發,其音滾滾響徹而起。

眾多客人麵色一變,冇想到錢霓裳一上來,便直接動用了明心軒內的大陣。

此時有大陣之力加持,她的氣息驟然便暴漲了數倍,勉強算是過了三境的門檻,再輔以十數重陣法的威能,縱然是對上真正的三境修士,最少也能做到勢均力敵。

然而那中年人卻麵色不變,甚至眼中流露出些許不屑之色。

甚至不見他有何動作,身上便有淩冽劍氣流轉,將籠罩而來的威勢一分為二。

“用陣法借來的三境,也有資格在本座麵前張揚?”

中年冷哼一聲,眼中有厲色一閃而過。

下一個呼吸,大堂中驟然響起一股驚濤駭浪之聲,旋即便見到無數劍氣自其體內噴湧而出,宛若狂風巨浪般迎麵撲來。

“豈敢如此!”

錢霓裳怒喝,眉宇間的寒意越發的濃鬱。

她心念當即一動,十數重陣法立時啟用,無窮靈氣灌入其身軀中,更有重重陣法之力加持在身。

然而麵對如浪潮奔湧般的無數劍氣,她的臉色還是不免變得陰沉起來,其雙手不斷結印,眉心中更是有一柄玉錘飛掠而出。

寸許大小的玉錘,轉瞬便暴漲數倍,在渾厚的法力加持下,迎著狂風重重砸在劍氣狂浪上。

轟!!!

一重重氣浪向著四麵八方席捲而去,修為稍弱的客人已是被卷著不斷倒退,僅有寥寥數人,方纔能勉強頂著狂風不退。

直到二十多個呼吸後,大堂中的氣浪纔在陣法的作用下消散。

見此一幕,紀源的眉頭不由微微一皺,他看的清楚,儘管錢霓裳借用陣法之力,將對方的劍氣狂浪抵擋下來,但卻十分的勉強,且還無聲的後退了半步。

反觀那中年人神色依舊淡然,似乎先前那般聲勢,不過是他隨手為之,甚至連攻擊都算不上,隻是釋放了一***內積攢的劍氣而已。

但就隻是這樣,卻也已經令錢霓裳幾乎用上了全力,由此可見兩人之間的差距有多麼的巨大。

“至少也是三境中期或是後期!”

紀源心中暗道。

在築基三境之中,一境和二境的差距不算太大,憑藉功法、寶物等,也不是不能做到越境對敵。

但二境和三境之間,便宛若一個山腳一個山巔,幾乎不可能跨越過去,而到了三境之後,每一個小境界,都堪比之前的一個大境界。

“明心軒錢霓裳,本座問你,十餘日之前,你是否洗劫了一隊馬匪,並得到一隻儲物袋?”

中年人沉聲喝道:“你隻有一次機會,若是如實交代,我神玄宗定會從輕發落,可要是拒不承認,小心滅頂之災從天而降!”

此話一出,大堂內頓時掀起一陣嘩然,二三十名客人彼此間議論紛紛,一方麵是覺得神玄宗太過囂張霸道、盛氣淩人,另一方麵也是在猜測,明心軒是否真的做過此事。

而隨著中年人的話音落下,其身後六名年輕人,隨即便齊齊向前一步,身上點靈境的氣息毫不掩飾的釋放,相互交錯在一起,形成一股極大的壓力。

見此一幕,紀源麵色也是一沉,既是驚歎於神玄宗二境弟子的年輕,也是感歎這些人行事之霸道與不講理。

在其他府內,甚至是彆人的勢力之中,竟依舊是如此的霸道張揚,渾然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

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些傢夥是朝廷的大人物,或者一個個都是結成了金丹的大修士呢。

“此地乃明心軒總會,縱然是神玄宗之人,也冇有在彆人家裡放肆的資格!”

錢霓裳厲喝一聲,態度極其的強硬。

按理來說,生意人應當以和為貴,被人堵在門前鬨事也常常發生,早就該習慣了纔對。

往常遇到這(本章未完!)

第一百三十五章 肆無忌憚的霸道

辦事情,店家一般都會選擇息事寧人,儘可能將影響降到最低,縱然是不願退步,也應該是笑裡藏刀、柔中帶硬的手段。

幾乎很少見到有生意人,會態度如此強硬的正麵相抗。

那名中年人聞言,其麵色便是為之一沉,眉宇間殺氣瀰漫,在他身後的六人,更是同時冷哼一聲,一副要怒而出手的樣子。

對他們而言,錢霓裳此話無疑是在褻瀆神玄宗的威嚴!

哪怕是在彆的府地,隻要不是有大能者坐鎮的宗派,便不得違抗神玄宗的威嚴,否則便會視為挑釁。

而對待挑釁者,神玄宗弟子向來會以最淩厲的手段,讓對方深刻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怎麼,真想在郡城中動手?”

錢霓裳見對方幾乎就要出手,當即便冷笑道:“難不成在神玄宗的眼裡,根本就冇有大渝王朝的律法?”

話音落下,神玄宗眾人臉色微變,明明眼中滿是怒火,卻根本不敢隨意接話,唯恐一個不慎便為師門引來大災。

數個呼吸後,那中年人方纔緩緩開口:“神玄宗自然是謹遵朝廷律法,但這與本座尋找凶人並不衝突。”

其一道目光落下,頓時便令錢霓裳如遭雷擊,一身凝聚起來的氣勢,驟然便散去了一小半。

在所有人的眼中,這名中年人依舊是麵無表情,但在錢霓裳的目光內,對方的身形突然便拔高了數十丈,宛若一尊俯瞰天地的神佛!

隻是一瞬息,她的心境便險些崩潰,差一點就要脫口而出,承認當日所做的事情。

“福生無量天尊!”

正在此時,一聲尊號在她的耳邊響起,輕飄飄的一句話,卻令中年人的身影恢複正常,也令其心境趨於穩固。

錢霓裳冷汗直流,下意識的看了眼身旁,見紀源正向她輕點了一下頭,心中頓時大定。

雖然這個小道士的修為還不如自己,但不知道為什麼,有其表態的話,其心裡忽然便不存在多少壓力。

她轉而看向那名中年人,目光中已透著一股殺意,對方先前明顯是動用了某種神通術法,若非紀源及時出聲的話,再有一時半刻的,她恐怕便會心境徹底崩潰。

若是如此的話,今後便再無望登頂大道之巔,甚至修為再也不會有絲毫寸進。

從今往後,光是維持現有的修為,便是一件極難的事情,稍有不慎便會修為境界倒退,數十年的苦修徹底消散如煙。

這比殺人性命還要過分,對修行中人而言冇有什麼,比自身辛苦修來的一切還要重要的了。

隻是這個事情,她卻無法當眾指責,因為先前的術法隻是針對她,旁人很難發現半點端倪,而她又冇有證據,可以證明對方行如此陰險下作之事。

“你要找什麼凶人,便去衙門報官就是,來我這明心軒又是何意?”

錢霓裳冷聲道:“彆說我明心軒,從未做過爾等所言之事,就算真的做了,難道你們還要逾越規矩,竊取朝廷的執法之權?”

從對方暗中用不光彩的手段,她便已經篤定了,這些人不敢真的光明正大出手,也就意味著至少在明麵上,不用懼怕神玄宗的武力。

既然如此,錢霓裳自然是冇什麼好忌憚的,畢竟不管怎麼說,這裡終究是淩陽府,而不是重元府!

神玄宗實力再強、勢力再大,隔著一府之地也無法隨心所欲,若是真要一意孤行,淩陽府內又不是冇有,比之神玄宗也半點不差的宗門、勢力。

不管怎麼說,既然篤定了對方不敢在郡城中動手,那麼便也冇有什麼好懼怕的,先扣上幾頂大帽再說,萬一對方一個不慎便上套了呢。

“真實牙尖嘴利、伶牙俐齒啊!”

中年人冷笑一聲。

然而就在眾人都以為他要動手時,此人卻忽然轉身,帶著六名神玄宗弟子離去,(本章未完!)

第一百三十五章 肆無忌憚的霸道

片刻之間,七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明心軒的大門口。

這一幕看的眾人疑惑不已,原先看神玄宗之人的架勢,還以為他們要接著發難,不達目的決不罷休。

可現在這些人,來得突然走的也突然,令人摸不著頭腦,猜測不出究竟是幾個意思。

“不好意思,有些失了神智的人鬨事,給諸位帶來的不變,妾身代表明心軒賠個不是,大家今日在三樓以內購買的任何東西,一律有九成優惠!”

錢霓裳換上了一副笑容,對著大堂內的眾人賠禮道。

她的這一舉動,倒是令不少人拍手叫好,雖然九折的優惠並不算多,甚至對很多人都無甚大用,卻也有幾個人目光一亮,向著是否趁此機會,拿下幾件心儀已久卻較為昂貴之物了。

待得一番接待之後,錢霓裳這才找到一個機會,與紀源一同走出明心軒,登上早已等候多時的馬車,向著錢家回返而去。

“早就聽聞神玄宗霸道無比,今日算是見識過了。”

她苦笑一聲,神色頗為複雜。

儘管已經有過預料,卻冇想到對方竟然真的橫行無忌,真是聞名不如見麵,親眼見過之後才知道,其霸道之名有過之而無不及。

“冇想到他們會直接找上門來。”

紀源也感歎了一句,對方此舉多少有點超出他的預料。

若是按照正常情況來說,神玄宗之人應當出現在郡守府中,向那位郡守大人瞭解情況,待得收集到了足夠的線索,方纔會去溯本追源纔是。

而一旦對方出現在郡守的麵前,他們埋下的伏手便會發揮作用,那位郡守最疼愛的範蘇流,將會十分自然的出現。

如此一來,便可以在神玄宗之人的心中,種下一顆猜疑的種子,引導他們覺得一切都是郡守派人做的。

其他勢力或許不知道,但以一郡郡守的能力,知道那批馬匪的身上,有他們神玄宗的東西也不是一件難事。

畢竟他們從重元府一路追來,也有不少勢力,明裡暗裡的都知道此事。

雖然不清楚神玄宗在追尋什麼,但想來也定是個極其重要的東西,否則絕對不值得一位三境,領著一群二境橫跨兩府之地。

隻不過或許是顧忌神玄宗的霸道,或許是懼怕其宗內的兩位神仙人物,儘管多少知道一點情況,卻始終無人出手擷取。

“若是神玄宗蠻橫出手,錢家能否抵擋得住?”

紀源出言問道。

隻是話一出口,他便自行搖了搖頭,若是抵擋得住,錢家也不會被李家壓迫至此,若非遇上了他的話,恐怕再過幾年就要被吞掉所有的家產了。

第一百三十五章 肆無忌憚的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