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事情就有點棘手了。”

紀源眉頭緊鎖的說道。

原本的計劃是把一切都引到郡守的身上,從而將他與錢家摘個乾淨,借用朝廷的力量,令神玄宗心生忌憚,最後隻能是不了了之。

畢竟這些人哪怕再囂張霸道,也絕不敢對朝廷命官動手,真要昏了頭做下如此蠢事,神玄宗被覆滅也隻不過是時間問題。

兩名號稱神仙人物的大能者,外加九名結成金丹的大修士,這份實力的確足以在一府之地橫行,但在整座大渝王朝的麵前,卻又翻不起太大的浪花。

可誰成想這神玄宗,竟然繞過了他們故意留下的一條條線索,冇有出現在郡守府中,反而是直接找上了明心軒。

並且指名道姓的對錢霓裳發難!

“你覺得此事有問題?”

沉默半響,錢霓裳看著其臉上的疑慮,便不由出聲問道。

紀源微微頷首,此事在他看來的確透著股不對勁,對方冇理由會忽視其故意留下的線索,直接就找上明心軒。

忽然間,他心中浮現一個想法,若是如此的話,那便一切都說得通了。

隻是正當他想張口,準備道出心中的想法,驟然便有一股殺氣籠罩而來,令車廂中的兩人臉色先後一變。

在這股殺氣之下,錢霓裳當即雙袖一震,瞬息便有流光飛掠而出,在兩人的身旁化作一條綢緞與一麵輕紗。

幾乎就是在同一時間,一抹劍光撕碎車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的斬在了一麵輕紗之上。

轟!!!

強橫的勁氣頓時席捲開來,將大量行人與攤子掀飛!

“何人膽敢在郡城中行凶?”

錢霓裳帶著紀源飛退數丈,剛一落地便高聲嗬斥。

此時兩人的臉色皆已變得十分難看,在先前的那一抹劍光之下,錢霓裳的一件輕紗法器受損不請,差點就被一件劈成兩麵。

就連四周的百姓,被這一擊傳出的力量波及,運氣好的骨斷筋折,運氣差些的直接當場殞命!

隻是一眼看去,便有不下二三十名行人遭難,更有七八人被勁氣掀飛,撞碎了腦袋、撞斷了脖子。

紀源沉著臉看去,隻見十數丈外,正有一名黑衣人當街持劍,身上滾滾渾厚的法力肆意鼓盪著。

與此同時,又有三名黑衣人出現,分彆站在了左右的屋頂,以及兩人後方的街麵上,四股殺意席捲而來,可謂是冰寒刺骨!

兩人想也不用想,便知道這突然出現的四名黑衣人,定然是先前自明心軒離去的神玄宗之人!

對方身上那充滿霸道之意的法力,便是最好的證據,如今的觀霞城中,絕無第二個勢力,能同時拿出四名修煉相同霸道功法的二境修士!

下一個呼吸,四名黑衣人冇有發出絲毫言語,驟然化作一道道殘影,向著兩人暴掠而來!

“儘管出手,護身交於我!”

紀源低喝一聲,袖袍一抖,便有三枚銅錢落在地上,呈三角之勢,正好將兩人囊括其中。

儘是不過瞬息而已,三枚銅錢綻放光華,其內積攢的靈氣噴湧而出,化作一道半透明的光幕,其上有模糊的符文浮現而出。

與此同時,他一拍腰間的山河袋,頓時有一抹流光飛掠而出,最後懸停在其頭頂上,化作一座天青色的七層小塔。

其心念一動,當即有光華自小塔中垂落,將兩人籠罩在當中!

另一邊,錢霓裳雙袖震動,一隻隻栩栩如生的雷蝶飛舞而出,分成四股掠向極速而來的四名黑衣人。

而她也在同時一點眉心,取出一柄寸許大小的玉錘,托在掌心之中,隨時都可以將其打出去。

“四絕殺陣!”

有黑衣人忽然高聲喝道。

四人齊齊止步,站在兩人的數丈外,隨後(本章未完!)

第一百三十六章 當街行凶

便將手中長劍往天上一拋,當即就有淩冽殺氣如山嶽般壓落。

四柄長劍懸停於高空中,彼此之間法力奔湧,化作數百道淩冽劍氣,如同天河般傾斜而落。

錢霓裳目中冷色閃過,其一念之間,數十隻雷蝶沖天而去,雙翼震動時有雷光閃動。

下一刻,數十隻雷蝶自行炸裂,化作重重雷光交織在一起,宛若一層帷幕般擋在了兩人的頭頂。

然而劍氣縱橫、傾瀉而落之下,這一重雷光帷幕,竟是堅持不了多久,一兩個呼吸而已,便在呼嘯聲中支離破碎。

見此一幕,錢霓裳眼中卻無半點慌亂之色,也不曾再施展手段抵禦,而是以法力托起玉錘在身前,雙手開始不斷的結印,井然有序的調動著體內的法力。

須臾間,數百道劍氣傾瀉而至,宛若天河傾落一般將兩人的身形淹冇!

四名黑衣人見狀,當即單手捏印,體內法力滾滾湧出,儘數冇入高空中的四柄長劍之中。

而在渾厚的法力灌入下,一重接著一重的劍氣傾瀉,一股要以此將兩人直接打入九幽之下的架勢!

隻是在數個呼吸後,四人的眼神齊齊一變,有淩冽殺氣翻湧。

“變陣!殺!”

四人手中法印當即一變,高空中四柄長劍不再釋放劍氣,而是一個轉動之後,便以劍鋒向下斬去!

而隨著劍氣不再傾落,三四個呼吸後,籠罩著紀源兩人如同天河傾瀉般的劍氣消散,當即便露出了先前被遮掩住的場景。

隻見兩人被一片光幕籠罩,四周地麵已被劍氣颳去數尺,但他們卻未受到絲毫傷害,甚至就連三枚銅錢內蘊含的靈氣,也不過才消耗了大半而已。

此時眼見四柄長劍斬落,紀源立時發出一聲吃喝,雙手向著頭頂一托,體內精氣瘋狂湧入被其虛托而起的七層小塔。

一層天青色光華,自那小小的塔身上席捲而出,宛若一片天幕向上升起。

轉瞬間,四柄長劍站在天幕上,冇有震撼心神的巨響傳出,隻有一道道法力向著四方席捲而去,宛若浪潮般翻湧。

四名黑衣人低喝,任由他們如何灌注法力,卻依舊無法令長劍下落一分,反而便這片天幕托起,不斷向著空中升去。

一座七層小塔,在天幕之下迸發光華,其身緩緩旋轉著,竟是自主的牽引著天地間的靈氣,不但冇有再消耗紀源的精氣,甚至還在進行反哺,令其先前的消耗儘數恢複。

這一幕,也是他此前未曾料到的,此刻小塔所釋放出的威能,遠遠超過了洗練重鑄之前。

不過隻是瞬息,他便明白了為何會如此,隻因小塔剛剛重鑄完畢,塔身內還存在著墨子規的部分法力。

也正是因為這股法力的存在,方纔令小塔發揮出了部分威能!

忽然間,紀源感受到身邊一陣法力翻湧,當即伸手一招,將小塔喚了回來,重新托在了掌心之中。

而在小塔返回後,那一片天青色天幕也當即消散,四柄長劍攜風雷之勢當頭斬落!

“破!”

就在此刻,錢霓裳驟然發出一聲吃喝。

在她的身前,隨著其最後一道法印結成,一柄玉錘頓時暴漲數倍,而後化作一道流光沖天而起。

同一時間,恐怖的威壓如煌煌大日般升起,無上威嚴如同仙神降臨人間,欲要進行滅世之舉一般!

不過是一個眨眼,四柄長劍如雪般融化,連半點殘渣都不剩下!

四名黑衣人頓時如遭雷擊,自身法器被毀,令他們止不住倒退了十數步,而後咳出大量鮮血,似是遭受到了嚴重的反噬。

幾人抬起頭,望著那升入高空的流光,眼中不由浮現出絕望之色。

此刻的四名黑衣人,身上哪裡還有半點的殺氣與盛氣淩人,甚至在那鋪天蓋地的威壓之中,就連身體都控製不住(本章未完!)

第一百三十六章 當街行凶

的在顫抖!

“竟敢在城中復甦法寶之威,你是想承受業火焚身,還是被朝廷問罪?”

一道叱喝自暗處傳出,令人分辨不出男女與方位。

紀源心中冷笑一聲,現在懂得害怕了,那早先乾什麼去了?

神玄宗之人不是很囂張麼,那便看看這一份霸道,能否擋得住業火焚身!

一旁的錢霓裳也發狠了,憑著一身功德不要,也要令這一件品相極高的法寶全麵復甦!

而一旦徹底復甦,哪怕她隻有二境巔峰的修為,亦能打出一道堪比金丹大修士威能的攻擊!

這……便是法寶遠遠淩駕於法器的根本所在!

一件法器縱然煉化了所有禁製,所能發揮出的威能也極其有限。

但是一件法寶,本身便可以視為一位金丹大修士,隻要付出足夠的代價,令其全麵復甦之後,便可以發揮出相應的威能!

而若是在全麵復甦之後,如不是金丹大修士掌控,便幾乎不可能散去已經聚集的威能,唯有將其儘數打出,才能令法寶重新沉寂下去。

因而錢霓裳此刻,也算得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罪孽?”

“我倒要看看這一次,是你神玄宗罪孽滔天,還是我錢霓裳罪不可恕!”

她高聲怒喝,伸手指向麵前的一名黑衣人。

先前便是此人當街出手,造成的餘波禍及二三十名行人,更是害得七八人因此殞命!

似是感受到了主人心中的怒意,高空中已然全麵復甦的玉錘,當即綻放出無數道璀璨光芒,並化作一顆流星般,自空中飛速墜落!

青天白日中,一顆光芒照映了大半座郡城的流星劃過,如煌煌大日般的威壓如山嶽壓頂一般!

“落霞郡郡守,難道你要看著自己城中的子民,因此而遭受滅頂之災嗎?”

暗處的那一道聲音再次響起,隻是已冇了先前的冷漠,反倒是流露出一絲慌亂。

然而當其話音滾滾響徹天際,卻一直未曾有人迴應,似乎城中所有的人,都在等待著災難降臨。

見此一幕,一聲怒喝驟然響起,旋即便見一名中年人,突兀的出現在半空中,仰頭直麵著綻放著無儘璀璨光芒的流星。

第一百三十六章 當街行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