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長下手可有些狠呐!”

老嫗手持一隻黃紙燈籠,麵色陰寒的開口。

隨著其話音落下,燈籠中的幽綠火光驟然大盛,整個庭院都被染上了一層詭異的光澤。

紀源神色不變,像是冇有感覺到落在身上的寒意,相比於一臉殺機的老嫗,他此時更多的注意力卻放在了李沐風的身上。

後者明明一身狼狽,片刻之前還淪為了鬼物的階下囚,可卻給他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反而比近在身前的陰魂鬼物更讓人忌憚。

似是冇有感受到,紀源那彆有深意的目光,此時李沐風在脫困之後,第一時間先是安慰了少女幾句,這才取出幾枚丹藥囫圇吞下。

“膽敢禍亂宅邸,幾位可知自己已犯了死罪?”

看幾人神色泰然,一點也冇有驚恐等情緒,老嫗便陰惻惻的出聲說道。

她朝著手裡的黃紙燈籠吹了一口氣,當即就有幽綠火光飛掠而出,迎著陰風呼嘯暴漲數倍,化作兩條火蟒向著幾人激射而來。

見此一幕,紀源下意識的便以拂塵抽打,看似輕飄飄的長鬚,卻在瞬息迸發出驚人的勁力,直接便將一條來襲的火蟒抽飛。

隻是如此一來,他手中的拂塵也難免沾染上幽綠火焰,隻是幾個眨眼的時間,拂塵上原本潔白的長鬚,便被燒燬了大半。

紀源看了一眼手中的拂塵,隨後將其往地上一丟,雖然這杆拂塵不過是七八文錢買來的便宜貨,但畢竟陪伴了他數年時光,多少還是會有些心疼。

‘鏘!’

當抽飛的火蟒再度襲來,他往腰間伸手一抹,旋即便抽出了一柄細長的軟劍,其身形更是如煙雲般飄動。

每一次的寒光乍現,紀源都能以軟劍斬開火蟒的身軀,奈何對方本就不是活物,隨著滾滾陰氣冇入其體內,那點傷勢也不過是幾個眨眼就恢複如初。

他嘗試以符籙來化解,然而幾張陽氣盎然的符籙丟出,卻根本無法給予火蟒半分傷害,充其量隻是令其身上的幽綠火光黯淡幾分。

幾番試探下來,紀源心中頓時明瞭,眼前這條火蟒本質上來說,並不是什麼陰魂鬼物,隻是一件法器演化出來的攻伐手段而已。

而這件法器本身並無什麼行屬,剛好此時所汲取的力量為陰氣,所以能夠被蘊含陽氣的符籙影響,但卻無法造成切實的傷害。

“麻煩了啊!”

他自語一聲,目光瞥向不遠處。

此時李沐風三人,正在與另一條火蟒纏鬥,一時之間倒是占足了上風,隻是火蟒無法傷到幾人,而他們也同樣給予不了實質性的傷害。

若是照著眼下情形發展下去,最後定然會是他們打到力竭,不是淪為階下囚,便是直接被火蟒纏住,活活被那幽綠火焰燒死。

紀源覺得後者的概率,應該是要更大一些。

所以在唸了一聲尊號之後,他忽然步法一變,本是如煙雲般難以捉摸的身形,卻突然快若疾風般的掠出數丈。

他幾步越過那條火蟒,隨之出現在老嫗的身前,毫不猶豫的便一劍狠狠刺去。

對方見狀連忙後退,更是伸手拍在那細長的劍身上,試圖將直刺其眉心的劍尖打偏,隻是在她的手掌觸及劍身時,一抹金光突然乍現。

“啊!”

老嫗吃痛驚呼,手臂如觸及燒紅的炭火一樣抽回,她低頭一看,便見到掌心中黑煙滾滾,竟是在瞬息間被灼燒出了一道猙獰傷口。

而那一柄軟劍,也順著老嫗拍打出的勁道,其劍身驟然一擰,旋即便快若閃電一般的刺在了對方持著燈籠的手背上。

瞬息間,明晃晃的劍身上,頓時便浮現出一道金色符文,隨著金光一閃而出,老嫗當即便發出一聲慘叫,再也抓不住那一隻燈籠。

她驚恐的向後暴退三四丈,雙手被軟劍上的金光傷到,正不斷的冒著道道黑煙,那都是濃鬱至極的陰氣。

與此同時,當黃紙燈籠墜落在地,先前由老嫗一口氣吹出的兩條火蟒,也在瞬息化作點點瑩光,當場便是直接崩潰。

“你的目的原來一直都是燈籠!”

老嫗語氣陰冷,一張麵龐滿是怒色,遠遠看去實在有些猙獰恐怖。

聞言,紀源笑著聳了聳肩,無視老嫗彷彿能夠殺人一般的目光,上前一步便要伸手去撿墜落在地的燈籠。

對練氣士而言,一件法器的價值不言而喻,哪怕威能與功效不儘人意,甚至顯得有些雞肋,卻也一樣能引得眾人為之爭搶。

更彆提這隻黃紙燈籠本身的威能,就已經是極其不錯了。

然而他剛一伸手,其身後便有勁風呼嘯而來,兩道凜冽的殺機悄然落下。

早有準備的紀源,反身便是一劍揮出,柔軟的劍身在空中抖出幾朵劍花,將激射而來的幾件暗器儘數挑飛。

也就在此時,兩道身影先後而至,持著長劍分彆攻向他的心臟與小腹。

鐺!!!鐺!!!

月光下,幾道火星在脆響聲中濺起,紀源藉著力道飛速後退,見麵前兩人慾要欺身而上,當即便甩出數張符籙,化作幾顆火球擋在對方的前路之上。

“好你個李沐風,當真不是個東西!”

剛一穩住身形,他便立即嗬斥出聲,眼中滿是嘲諷之色。

這個傢夥先前對敵時,便帶著自己的師弟師妹保留實力,此時見有利可圖便毫不猶豫的出手偷襲,如此做法真是給‘名門正派’四個字抹黑!

“世間機緣珍寶,有德者居之。”

李沐風淡然一笑,其腳尖一挑,地上的黃紙燈籠便落在他的手中。

這隻燈籠一入手,在感受到其中蘊含的充沛靈氣後,他臉上的笑容便更濃鬱了幾分。

一件品相不錯的法器,且先不說能為持有者帶來多少提升,其本身價值就已經十分驚人,足以讓尋常練氣士,數十年都不用再辛苦經營。

“哦?是嗎?”

隻是還不等李沐風得意多久,一道低語便在其耳邊響起。

“師兄小心!”

下一個呼吸,少女緊張的呼喊聲也隨之傳來。

一股寒意驟然籠罩而來,李沐風臉上的笑意頓時凝固,他想也冇想的便向前暴掠而出,同時轉身一把抓住了邊上的冷峻男子,將其拽到了自己原先所立足之處。

噗!!!

一股散發著寒意的鮮血,自冷峻男子的口中噴出,其臉色瞬息變得慘白一片,更有冰藍色寒霜凝結在其身軀和衣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