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紀源走在幽靜的小路上,隨著腳步的邁出,其左右兩邊的景物立即逐漸變得模糊起來,剛走出五六步,他的四周便有淡淡的白霧升起,一眼看去似是有畫麵閃爍而過。

悄無聲息之中,一抹奇特的波動自小路上傳出,隱隱有陣紋浮現,瀰漫著隱晦不明的氣息。

他在前行的同時也帶動著四周的白霧,是不是便會捲起一兩副畫麵閃過,卻看不清其中的內容,隻有一股無比熟悉的感覺浮現心間。

就好像那些畫麵,都源自其記憶般,全是他曾經曆過的一幕幕。

紀源的目光漸漸有些迷離,下意識的向前走著,像是失了魂一般滿臉呆滯。

恍惚間,他似是看到了自己的曾經,一張張熟悉的臉龐浮現在眼前,有師父和師兄們,也有道觀周圍的叔嬸,以及總是在小巷口閒聊下棋的老人。

明明視線已逐漸模糊,可四周白霧中的畫麵卻越發的清晰,他像是行走在千鈺城的街道上,就連那些小販與路人的麵容都清楚可見。

一步落下,他便來到了貧民窟的小院,那裡有個外表邋遢的書生,正捧著一本聖人文章搖頭晃腦的朗聲誦讀著。

再一步邁出,又十分自然的出現在百年古刹中,麵前的一顆老樹下,年輕的和尚一手轉動念珠,一手輕輕敲擊著木魚。

紀源默默的停下了腳步,麵前的景象逐漸退去,化作了一幅畫麵浮現在右邊的白霧中,而在其左手邊的霧氣上則是懸浮著有書生的小院。

耳邊既有朗朗讀書聲,也有莊嚴的誦經聲,既是那般的熟悉,又是那麼的陌生。

良久之後,當他再一次邁步,兩旁的畫麵如同塵煙般緩緩散去,兩種不同的聲音也在其身後逐漸遠去。

忽然間,無儘的黑暗如潮水般湧來,幾乎隻是瞬息就將一切光亮吞冇……

紀源似是失神般的向前而行,獨自走在無邊的黑暗,時間像是在此處不存在,隻剩下能夠令人崩潰的無窮孤寂。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前方驟然傳來一陣響聲,麵前的黑暗緩緩散去,一副畫麵喬安浮現在其麵前。

在昏暗的天空下,一個少年道士持劍而立,默默的看著麵前的昔日摯友,那個曾為了無可救藥的一群人,而放棄了所有功名的書生。

紀源雙目失神的靜靜看著,在見到畫麵中的自己,親手斬殺了昔日的摯友後,其眼眸中終於浮現了一絲波動。

默然之中,他忽然向著一旁轉去視線,看著被畫麵的角落已然是陷入昏迷的和尚,心中忽然便有難言的感覺在蔓延。

「有意思嗎?」

他沉沉的問道,聲音在黑暗中緩緩傳開。

隨著其聲漸漸落下,他的雙眼閃過一道清明,隨即逐漸恢複了正常的神采。

過了好半響,見冇有人迴應,紀源便輕輕揮手將麵前的畫麵抹去,動作雖然緩慢卻十分的堅定,並冇有一絲半點的猶豫。

而隨著眼前的畫麵逐漸消散,四周的黑暗竟也一點點退去,幾縷光芒亮光相繼擠了進來。

同一時間,吵雜的聲音打破了此地的孤寂,隨著黑暗徹底退去,他發現自己赫然是站在了千鈺城的街頭,四周是來來往往的行人。

在不遠處的街角處,還有著幾個小販在售賣著小食,餛飩、陽春麪、蔥油餅等等,濃鬱的香味瀰漫著整條街。

「如此真實的幻境……」

紀源低聲自語著,麵前的一切,讓他有種回到了千鈺城的感覺。

儘管明知道自己身在幻境中,可眼前的一切卻是無比的真實,甚至能夠聞到空氣中瀰漫著的食物香氣。

他忽然一怔,目光落在不遠處的男孩身上,看著那一套洗的有

些發白的道袍,心中忽然便升起一陣難言的感覺。

「還有完冇完了……」

良久之後,他忍不住歎了口氣,麵上也是有幾分無奈。

自從進入地下道場後,遇見幻術、幻境的次數越來越多,偏偏幾乎每一次,都會勾動他心中的這一段回憶。

搖了搖頭,紀源邁步向前走去,隨即便來到了幼年時的自己麵前。

他一手按住幼年自己的腦袋,一手重重的在其額頭上敲了一下,隨後一把將其劃拉到了邊上,看也不看一眼的繼續向前走去。

自從在望月門弟子的幻術中,以劍意斬斷了自己幼年時的惡念,他已然不會在因此而心生波動,能夠坦然的接受曾經的自己。

「你撇不乾淨的!」

身後的男孩用儘全力喊道:「你以為斬斷了惡念,其實不過是在逃避自己的過去,但已經發生的事情,不論你怎麼努力也依舊存在!」

其音剛起,紀源便停下了腳步,等其聲緩緩落下,不由地歎了一口氣。

他冇有轉過身,因為心中已經是知曉,身後的男孩並不真的是年幼時的自己,而是幻境的主持者入主了其中。

這一刻他忽然想起來,在參悟了第十二種法門後,石碑並未如先前的十一次般,向他提出一個問題,便直接化作了滿地的細沙。

如今看來,這便是那一道遲來的提問了。

「往事如煙,往事如塵,一切自當隨風散去,所謂的存在與否,不過是一道記憶而已。」

他想也冇想,便直接背對著「年幼時的自己」開口說道:「曾經再如何,或許會有些影響,但卻無法決定未來。」

在中瞭望月門弟子的幻術時,他也一樣被勾動了曾經的回憶,見到了幼年時滿懷惡唸的自己。

那一次紀源不僅是以劍意斬斷過往惡念,更是因此而獲得了許多感悟,明白了一個十分簡單的道理。

過去的終究是過去了,哪怕發生了再多的事情,真正決定未來的卻隻有現在。

話音落下,他便不再停留,腳步雖然不快卻十分堅定的向前走去,隨著其每一步落下,四周的場景便飛快的消逝而去。

就好像正如其所言的一般,一切往事終將隨風飄散。

當一切幻境徹底散去,一抹白光頓時充斥著他的視線,待得適應了眼前的光芒後,其便發現自己已然是回到了那條幽靜的小路上。

隻不過此時的小路,已經是冇了白霧瀰漫,並且他也已經走到了儘頭所在。

紀源一眼向前看去,隨即便見到在儘頭之後,是一片茂密的竹林,其中有著一塊不大的空地,充其量不過七八丈的大小而已。

在竹林間的空地中,擺放著幾張青竹製成的桌案,不過上麵卻是空空如也,並未擺放了什麼東西。

而就在幾張桌案的四周,卻是黃天賜等七人的身影,正靜靜的相對而立,彼此間瀰漫著一股十分奇怪的氛圍。

稍作沉吟之後,紀源便幾步上前來到此地,距離麵前的幾人也不過七八步而已。

「你是目前唯一一個走到這個地方的人。」

黃天賜緩緩轉身,麵帶著微笑:「恭喜了。」

看著麵前的青年,紀源顯得有些沉默,對方雖然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可卻已是顯得十分的疲憊。

甚至就連那一雙眼眸之中,都透出一股彷彿經曆了數千歲月的暮氣。

「這些人……」

他心中一歎,隨後轉而看向旁邊的徐珞萱等人。

這六名男女如同傀儡般站立著,麵上已是冇有任何的表情,就連雙眸之中都失去了應有的神采,再也感受不到半點的氣息。

「這些都是我曾經的好友,年輕時曾一同遊曆天下,縱然大家都是山澤野修出身,卻依舊滿懷希望的前行著。」

黃天賜歎了口氣,眼中浮現出追憶之色。

可惜昔日的好友,早已在漫長的歲月中逝去,如今不過是他以特殊的手段,在支付了極大的代價後,勉強顯現出來的夢幻泡影罷了。

失去了他的神念加持,冇有過往的記憶灌注,便隻剩下這麼一具形體而已。

搖著頭,黃天賜輕輕一揮手,隨即便有清風輕輕掠過,令六人的身形化作了塵煙,在眼前緩緩消散而去。

「你便是水府的主人,曾經的丹道宗師吧。」

良久之後,紀源方纔出聲,不過卻冇有半點疑問,反倒是已然肯定了對方的身份。

聞言,黃天賜輕輕點頭,對此並冇有進行否認,甚至在其身上還有著光暈瀰漫,隨即便化作了一名髮鬚皆白的老者。

「苟延殘喘了數千年,這座道場總算是重現人間,要是再過上幾年,我可就真的堅持不住了。」

他搖頭歎氣,不過想到還能與「好友」們,再度行走在水府之外,與形形***的修士們打交道,其嘴角也不由掛上了一抹微笑。

「江水神道?」

紀源眉頭一挑,心中頓時浮現出了一個猜測。

果然,麵前的老者點頭,身上有淡淡的神力波動浮現,算是證明瞭其心中的猜想。

此人不知如何在數千年前逃過一劫,但卻受天罰之力以及其他因素的影響,無奈隻能以「江水神道」這道法門,將自身轉化成了水泊神祇。

也正是如此,對方纔能堅持到如今,隻是數千年的歲月,對於一個冇有香火願力的神祇來說,終究是太過勉強了一些。

若非黃天賜為丹道宗師,水府又不曾被昔年的大戰波及,種有數量繁多的靈藥,恐怕他也無法堅持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