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源拿起茶壺,給自己又倒了一杯熱茶,這一次冇有直接送入腹中,而是慢慢平常其中滋味。

同時他也從袖中,取出了一塊先前趙老爺子,強塞給自己的金錠,將其推至僧人慧心的麵前,示意對方收起來。

這也算是邀請對方,出手祛除趙家小少爺體內邪氣的酬勞了。

慧心見狀先是一愣,隨後苦笑著手下了這塊金錠,縱然是佛家僧人,修行路上的一應開銷也無法避免。

一塊金錠對於窮苦人家而言,恐怕是一輩子都難以賺取到的財富,但對於修士而言,也就是一段時間的開銷而已。

不論是日常食用的靈食藥膳,還是增長道行的丹藥,亦或者是修行時消耗的資源,這些東西都最是吃錢了。

“就算是貧僧,多欠了道友一個人情。”

慧心雙手合十,口誦一聲佛號。

第一個人情,是年輕僧人為了就趙家小少爺,向老爺子推薦了小道士,這看似是送了一樁福緣,能夠賺取到豐厚的錢財,還能在趙家積攢一份香火。

但身為佛家修士,慧心自然不可能看不出,能夠在趙家小少爺體內,植入如此純粹邪氣的邪物會是什麼修為。

一個啟蒙境後期的邪物,稍不注意就可能引來禍端,將一件好事變成壞事,所以纔算是欠下了一個人情。

至於第二個人情,便是眼下這塊金錠了。

說一千道一萬,哪怕合乎情理的理由再多,也掩蓋不了紀源此舉,便是想要令他也分一杯羹,賺得一份修行路上的開銷。

否則的話,紀源完全可以自己一人,為趙家小少爺祛除邪氣,縱然手段粗暴了一點,會給受邪氣侵害的男孩,帶來一些難以撫平的隱患,但卻冇有人可以就此說些什麼。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救人的善舉。

至於可能會引來的邪物,完全可以交由趙家的江湖武夫去處理。

“修行路漫漫長,你我爭得也不是同一個大道,能多些相互扶持的道友,也是一件好事情。”

紀源微微一笑,並冇有真的將此當一回事兒。

而他的心境,也令慧心生出許多感慨。

大道有萬千,但修行路卻隻有一條,若想走的遠一些,一點一滴的積累都不可輕易放過,甚至對有些極端修士而言,最好一條修行路上隻有自己,至於旁人全部死光就完美了。

彆說是分攤機緣,能夠做到互不乾涉,便已經算是心性極好的正道中人了。

“不過你這次,一個弄不好可就是好心辦壞事了。”

紀源忽然感慨了一聲,喝著蘊含著些許靈氣的熱潮,眉頭微微有些皺起。

他想了想,便在慧心疑惑的目光下,緩緩開口道:“雖然不知道具體根由,但這頭邪物明顯是盯上了趙家,誰也不知道它接下來還會做出什麼事情。”

啟蒙後期的修為,在千鈺城中絕對算的上是大高手了,但以此就想針對趙家,卻還是有些異想天開。

趙家能夠成為一家三派,以及方圓數百裡內,名聲與實力最強大的勢力,可不僅僅隻是依仗深厚的財力。

手段和武力,這些東西趙家都不缺,那位看似和藹可親的趙老爺子,更是深諳此道。

“此事是貧僧思慮不周,若有危險出現,紀道友儘管抽身離去便是。”

慧心麵露慚愧之色,先前見到男孩痛苦的模樣,讓他不由動了惻隱之心。

隻是冇想到自己以為的善舉,很可能會引發一些不好的事情。

畢竟趙家雖然不懼一個啟蒙後期的邪物,但紀源卻不可能一直住在趙家之中,而玄天觀內又冇有高手坐鎮,很容易就會被惡意報複。

“這些事情到時候再說吧。”

紀源搖了搖頭,話鋒忽然一轉,與慧心商議起接下來的事情。

祛除邪氣對他們兩人而言,其實並冇有什麼難度,所以他們更多的精力,卻是放在瞭如何藉此引出作祟的邪物,讓趙家的江湖武夫將其誅殺。

而在兩人談論時,早先領了一張符籙,受紀源叮囑在趙家大宅內,走上一兩圈的趙生財返回,拱手送上完好無缺的符紙。

見狀,紀源便感到有些頭疼,符紙完好無損就意味著,那作祟的鬼物並冇有隱藏在宅子之中,其真身估計藏在了城中的某處。

如此一來想要將其揪出,可就冇有那麼的容易了。

數個時辰之後,當夜色降臨時,熟睡中的趙家小少爺才悠悠醒來,一番洗漱過後,便被趙老爺子帶到了雅苑中。

“趙月白拜謝道長、大師救命之恩!”

年約七八歲的男孩,有模有樣的一拜到底。

不多時,搬去了桌椅的雅亭內,慧心與趙月白相對席地而坐,兩人先後閉上了雙眼,前者稍一醞釀了一下,便開始口誦佛家聖經。

梵音陣陣,自雅亭中向外傳出,祥和之意染在此地幾人的心田中。

紀源低聲自語了一句‘無量天尊’,在慧心以佛家聖經,為趙月白祛除邪氣時,他也在打量著這位趙家小少爺。

趙老爺子這一生妻妾數人,前後有三子一女,隻是年輕時縱橫江湖,遭遇仇家的報複,最後僅剩一女遠嫁郡城。

也不知是不是歲數大了,戾氣消磨了個乾淨,每日行善積德之下,竟讓他老來得子,一次遠遊歸來時,便帶回了尚在繈褓中的幼子。

對於這個唇紅齒白、樣貌俊秀的幼子,趙老爺子可謂極儘寵愛,大把大把的錢財從不吝嗇,各種藥膳靈物不計成本的餵養。

也正因此,趙月白如今雖隻有七八歲,但身體底子比尋常青壯還要好,體內積攢的元氣更是堪比苦練十數年的江湖武夫。

這般底子若是修行,不論是習武還是修道,必然會一日千裡,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跨過尋常修士或武夫數年乃至十數年的苦工。

聽說如今趙老爺子,便在尋找上佳的開悟法訣,以及修行功法,希冀自己的這個幼子,能走上長生證道的路子,而不是如同江湖武夫一般,吃儘各種苦頭。

“不知等月白開悟,踏上了修行路之後,可否隨小道長修習醫術丹道?”

趙老爺子忽然開口,含笑看著身邊的少年。

聞言,紀源隻是微微一笑,既冇有答應,也冇有拒絕,留著一番餘地。

以趙家的名聲勢力,自然是不可能讓最受寵愛的小少爺,來拜他一個小道士為師,將來自然是要送去名門大派之中。

但在這之前,若是能和他學些醫術丹道,也能為將來的修行路積攢一些底蘊。

說到底,趙老爺子看上的,是他紀源獨步千鈺城的煉丹之法,至於醫術之類的東西,也不過是順帶的而已。

而他之所以冇有答應,也冇有拒絕,無非是在等趙老爺子開價,看看趙家能否拿出,足夠令他心動的東西。

若是有的話,教一教煉丹之術也冇有什麼關係,反正隻要不涉及自身根本就行。

畢竟賺些修行資源嘛,不寒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