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亭中,隨著僧人慧心垂首吟誦佛家聖經,他的身上竟是浮現出若隱若現的金色光輝,頗有一種寶相莊嚴的感覺。

而隨著一聲聲梵音傳出,在場幾人的心境趨於祥和,甚至好像一日的苦累都有所緩解。

不過片刻時間,趙月白的身軀中,便有一道烏光浮現,在其體內不斷遊走,時而融入經脈中,時而融入五臟六腑之內。

若是放任這道邪氣不管,讓其紮根在趙家小少爺的體內,恐怕無需幾天時間,這個男孩自小打下的堅實厚重的底子,便會被侵蝕殆儘、點滴不剩。

甚至再嚴重一些的話,恐怕趙月白最後,還有可能淪為那尊作祟邪物的傀儡。

所幸這道邪氣發現的還算及時,此刻在慧心吟誦的佛經下,已經開始逐漸崩潰,從最初嬰兒小臂粗細,足足縮小了近一半的體積。

估摸著再有個一時半刻,便可以將這道邪氣祛除的差不多了。

忽然間,紀源眉頭微微一皺,看向趙月白體內那一道邪氣的眼神,不由隨之悄然一變。

這道邪氣存在的目的,便是不斷侵蝕男孩體內厚實的元氣,以此來不斷壯大自身,等到時機成熟時,再被作祟的邪物一口吞下,如此來增長自己的道行。

而也正是因為邪氣的存在,才令趙月白神智錯亂,脈象紊亂不堪,給人一種極度虛弱的錯覺。

但隻要是學醫數年,便能一眼看穿表麵的假象,更不用說趙家請來的那些名醫,各個都是行醫二三十年往上。

如此一來,又怎會一同開出,以大補之物強行補充趙月白元氣的藥方子?

“那些遊方郎中有問題!”

紀源驟然轉身,隨即沉聲說道:“那尊邪物很可能就隱藏在,那些遊方郎中裡麵,以此混進趙家,用邪祟手段蠱惑人心,讓那些大夫用大補之物強行提升小少爺的元氣!”

對方此舉,顯然是察覺到自己的計劃敗露,想要強提趙月白的元氣,然後抓緊時間囫圇吞下,等不了用水磨的功夫一點點侵蝕。

趙老爺子不愧是老江湖,稍一聞言便連想都不想,當即喚來不遠處的老家仆。

幾道命令傳下去,趙家大宅內頓時人影綽綽,一名名隱藏在暗中的江湖武夫紛紛現身,帶領著大部分趙家護院,高舉火把散入城中。

他們所接道的命令隻有一個,便是將出入過趙家的所有大夫、郎中,全部重新邀請回大宅中,若有人敢不配合,便會強行抓捕回來。

至於這種舉動,會不會違反大渝王朝的律法,至少在千鈺城這個地方,就算是縣衙的人看見了,也隻會當做冇有看見。

充其量也就是上前詢問一番,隻要冇有什麼大事,甚至都不會上報到縣老爺的耳中。

“小心調虎離山。”

見宅子中大部分武力,都已經一口氣散了出去,紀源雖然知道趙老爺子定有思量,但還是開口提醒了一聲。

聞言,趙老爺子點了點頭,以眼神示意他不用擔心。

隨著老人輕輕一抬手,一道道隱晦的氣息,便從四麵八方隱蔽的角落中傳出,而後又隨著他的手掌落下,而徹底消失在所有人的感知內。

若是紀源所料不差,這些驚鴻一瞥的氣息,纔是趙家真正的實力所在,雖然在數量上隻有十多人的樣子,但每個人的氣息最少也是啟蒙中期左右。

按照武夫的境界劃分,一個個都是皮肉境中期,其中有兩三人更是達到了此境界的後期。

武夫和修士不同,完全是兩種修行體係,前者不以道藏經文啟蒙,而是熬煉自身皮肉,使之誕生充沛氣血。

若是皮肉熬煉的足夠,一旦躋身第二境界,所修煉出來的也不是法力,而是以打熬筋骨,磨鍊出來的一身渾厚罡氣。

有十幾位皮肉境中期,以及兩三位後期的大高手坐鎮,此時的趙家不說是如同銅牆鐵壁一般,那也已經是相差不遠了。

恐怕就算是縣衙官兵捕快傾巢而出,也不見得能夠順利強闖進來。

而且紀源能夠肯定,早先自己賣於趙老爺子的幾張符籙,現在應該就在那幾位皮肉境後期的武夫手中。

以這些人的武力,再加上專門針對剋製邪祟鬼物的符籙,一個啟蒙境後期的邪物,但凡有膽子現身,今夜很可能都走不出這座宅子。

隻是不知為何,明明已經算是冇有任何破綻漏洞,但紀源心中卻還是升起了一抹不安。

與此同時,當城門即將關閉,一行三人匆匆行來,趕在最後一刻進了縣城之中。

此三人以一名年輕婦人為首,她麵容姣好,眼角有著一顆淚痣,夜色中卻還撐著一把油紙傘,一襲不太合身的長裙,儘顯那婀娜的身段。

在年輕婦人的身後,跟隨著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隻是和前頭滿麵春光的婦人不同,他們麵龐蒼白幾乎不見血色,身上隱隱還有點血腥味傳出。

甚至就連身上穿著的衣服,也破了好些道口子,更有黃黑二色的泥土附著。

若是紀源在此的話,一定能夠認出來,這兩個年輕人赫然便是李沐風的師弟師妹。

至於領著他們入城的年輕婦人,其身份自然是不言而喻,竟是亂葬崗內的紅粉骷髏!

“匆匆三百餘年過去,千鈺城竟變成這幅模樣。”

年輕婦人走在行人稀少的大街上,臉上不僅浮現著追憶和感慨之色。

在她的身後,兩個年輕人目光呆滯,仿若兩具行屍走肉一般,渾身毫無生氣可言。

忽然間,安靜的街道上響起一陣喧嘩,淩亂的腳步從街角傳來,旋即便能見到一個個渾身散發著濃厚氣血的武人,強行衝入幾家藥鋪之中,拖拽著一些中年醫師離開。

這些壯漢雖然粗鄙,但卻還曉得一些禮數,麵對上了年紀的老大夫,一個個竟抱著十足的耐心,舉止之間十分周到,挑不出半點毛病。

年輕婦人見狀,也是不禁露出好奇之色,明明是一夥兒惡徒,卻渾然兩副截然不同的麵孔,麵對身體健朗的中年人,動作可謂十分的粗魯。

但對上了年紀的老人,卻恨不得抬著驕子,四平八穩的抬回去。

打量了片刻,見一群武人與壯漢,將這條街上的幾名大夫‘請走’之後,年輕婦人便收回了略帶好奇的目光,帶著身後的兩人繼續前行。

不多時,她便在一棟掛滿紅燈籠的小樓前止步,一雙美目望去,視線落在了小樓高懸的匾額上。

那被紅色燈籠照映的匾額上,刻著三個充滿秀氣的字,名曰;“百花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