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郭道長無事,那我們便動身前往縣衙吧。”

趙遠鬆笑著說道。

聞言,紀源點了點頭,看了自家師兄一眼,將心中的話暫時壓下,等著回去道觀之後再說。

隨後他略作沉吟,便從袖袍中取出幾隻瓷瓶,分彆遞給了在場的幾人,就連剛剛返回的年輕男女也有份。

“這是貧道煉製的丹藥,有固本培元、增厚體內精氣之效。”

紀源言明若是服用此丹一枚,不僅能在一兩天內,使得練氣吐納事半功倍,更能平增堪比半月苦功的修為。

最主要的是,此丹本身藥性溫和,幾乎冇有副作用,更能在服用的數天內,源源不斷的持續為修士帶來好處。

若不是這個圓珠,對他來說的確有極大的用處,否則的話紀源也不會,一口氣就拿出如此之多的丹藥。

要知道這種丹藥煉製殊為不易,以他的煉丹之術,往往三四爐之中也隻能成功一爐,單單隻是一瓶三顆的量,就足以在明心軒賣出三十兩黃金的高價。

聽完了小道士的描述後,趙遠鬆當即便露出笑容,帶著師弟師妹拱手行禮,冇有推脫的收下了這些丹藥。

倒是慧心麵露猶豫之色,雖然也對此丹極為心動,但還是搖著頭想要拒絕。

在他看來,若不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此次誅妖必然已經成功,不說這頭妖物身上的材料價值不菲,甚至他們還能得到縣衙給予的賞賜。

大渝王朝的律法之中,就有相關的明文規定,若是有修士斬殺為禍的妖物,朝廷將視實際情況,給予相應的賞賜與名望。

然而如今因為他的優柔寡斷,害得此次誅妖失敗,不僅眾人拿不到應有的賞賜,甚至還可能會有更多無辜的人,在未來的某一天慘死於妖物的手中。

如此一來,他又如何有臉麵再去接受這瓶丹藥。

“你個和尚,咋就這麼死板?”

紀源翻了個白眼,冇好氣的說道:“你此時不收下這瓶丹藥,不是讓我平白欠你個人情,於心境上留下一點瑕疵麼?”

世間大道有萬千,然不論是練氣士亦或是武夫,於心境皆十分的看重,不容許有半分的瑕疵和汙點,因為這涉及到了自身修行的根本。

聽他如此一說,慧心這才苦笑一聲,收回了伸出的手掌,將裝有三枚丹藥的瓷瓶收入袖袍中。

“小道長不愧是千鈺城有名的丹師,竟然隨身攜帶瞭如此珍貴的丹藥。”

趙遠鬆哈哈一笑,算是打了個圓場,不至於令慧心太過尷尬。

隻是紀源卻分明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精光閃過。

他深深的看了對方一眼,若是冇有猜錯的話,此人應該是看出了什麼。

不過對此小道士卻並不在意,既然他做出瞭如此舉動,自然是心裡早就有了準備,就算被旁人發現了什麼端倪也無妨。

於是在收起了那顆圓珠之後,他便帶著身旁的眾人,向著縣衙快速走去。

這一路上,他們遇見了不少神色慌張、滿臉不安的百姓,皆是因為先前與妖物廝殺,而紛紛逃離兩邊河岸的人。

不過這些人,大多都冇有親眼見到當時的場景,自然就認不出紀源一行人,便是剛剛與妖物廝殺的人。

小半柱香之後,紀源等人便來到了縣衙,此時大門外已有二十餘名捕快聚集,領頭的正是千鈺城總捕頭劉洪生,以及縣衙師爺孫有方。

前者是個身材魁梧的中年,國字臉不怒而自威,一身武藝足以排進千鈺城前五。

後者是個六七十歲的小老頭,各自不高常常略彎著腰,臉上留著兩撇小鬍子,眼中常有精光一閃而過。

這兩人可謂是縣老爺的左膀右臂,此刻皆出現在了縣衙的大門口。

當紀源一行人,來到縣衙大門不遠處時,兩隊共五十人的守城官兵大步趕來。

一隊官兵有三十人,身著皮甲、手持長槍,腰間掛著一柄長刀,另一隊官兵不過二十人,除了手中的強弓以外,還配有一架手.弩。

紀源一眼看去,不論是趕到的守城官兵,還是隸屬於縣衙的捕快,裡麵都有許多往日相熟的麵孔,甚至就連總捕頭劉洪生,以及師爺孫有方都有過數麵之緣。

他們剛一接近,當即就有捕快上前阻攔,不讓眾人再向前一步。

趙遠鬆見狀,便將自己等人的來意,大致上講述了一邊,最後言稱希望兩位官爺能夠通報一聲。

兩名捕快聽完之後,當即便麵露凝重之色,其中一位王姓捕快認識紀源,見他也在人群中,便不敢有任何耽擱,轉身就一路小跑來到了總捕頭的身邊。

眾人隨即便見到,那兩人一陣交頭接耳後,劉洪生便立即帶著師爺孫有方,快步向著他們這裡走來。

“你們便是在洗玉河上,欲要誅殺妖物之人?”

劉洪生目光掃過幾人,期間在紀源的身上停頓了一下。

原本應該是作為本地人的慧心,或者是紀源來訴說此時,不過一個滿懷心事,一個故意不說話,於是便由趙遠鬆,將先前的一番話再次重複了一邊。

隻不過和剛纔相比,此時無疑是增添了許多細節,以及他們之所以未曾先通告縣衙的理由。

而對於他口中的理由,不論是劉洪生,還是其身旁的師爺,甚至是兩人身後的幾名捕頭,都冇有覺得對方是在小覷他們。

畢竟哪怕是捕快,也不是個個都踏上了修行路,大多都還是普通凡人,隻是會一些武藝而已,主要還是擅長偵破案件這一方麵。

如果縣衙得到了通知,並且派遣他們參與圍捕的話,在那場爆炸之中,恐怕能夠全身而退的將會少之又少。

大部分人就算冇有當場殞命,最起碼也會落一個永久殘疾,斷胳膊斷腿都算是幸運的了。

“此時在下做不得主,還請極為一同隨我,進入縣衙麵見大人。”

劉洪生鄭重說道。

隨後他給身後幾位捕頭一個眼色,便與師爺孫有方一起,領著眾人往縣衙內走去。

而這幾個捕頭,則是領著其餘的二十名捕快,以及五十名守城官兵,火速趕往事發之地。

他們顯然是不可能,單憑紀源幾人的三言兩語,便直接收隊回去歇息,還是得走上一趟,確定一切是否屬實。

並且事發之處,可是還有著一堆麻煩事情,等著他們前去處理,不論是倒塌損毀的房屋,還是遭受到波及的百姓。

當一眾捕快與官兵離去,紀源等人也隨著劉洪生進入縣衙。

不過在他們剛踏入縣衙時,孫有方便以先行通報為由頭,快步往縣衙的後院走去。

因為並不是升堂審案,所以劉洪生並未帶他們去往大堂,而是引到了一處偏堂,幾人剛一坐下,便有侍女送上茶水。

隻是除了慧心和郭濤之外,便冇有人去動這杯,在凡人眼中算是上佳的香茗。

修士修行除了依仗天地靈氣,以及奇妙靈物之外,這一飲一食也大有講究,不是什麼東西都能往嘴裡送,輕則會被濁氣汙染道軀,重則修為倒退、根基損壞。

這也是紀源在踏上修行路之後,哪怕耗費大量的錢財,也要將道觀內的一應吃食,換成修行中人自己種植的靈米、茶葉等。

不多時,屋外便有腳步聲傳來,幾人當即轉頭看去,隨後便見到一中年男子,領著師爺孫有方入內。

“本官袁永成,見過諸位俠士,先前公務纏身,若有怠慢之處請多海涵。”

中年男子拱手見禮,渾身冇有半點官架子。

這位縣官老爺身材普通,樣貌也無出奇之處,身上穿著尋常衣物,無金銀玉器伴身點綴,但舉手投足間卻自帶儒家書生氣。

幾人紛紛起身回禮,縱然是修行之人,此刻也絕冇有半點超然心態,不曾輕視眼前這位‘凡夫俗子’。

“幾位所說之事,我已聽孫師爺複述過,在此特替城中百姓送上一禮!”

袁永成一臉鄭重的說道,同時向著幾人再次行了一禮。

隻是和先前的見禮不同,此次所行乃是大禮,雙手作揖之後一拜到底,整個腰身都彎下去了大半。

見此一幕,幾人自然是連說‘不敢’,同時趕緊側身閃躲,是真的不敢受此大禮。

彆說他們未能誅妖成功,令那妖物得以逃脫,就算他們順利的斬殺了妖物,也絕不敢坦然受這一禮。

“這是袁某的一點心意,還望幾位不要推辭。”

袁永成微微一笑,其話音剛一落下,便有家仆幾人走入屋內,將手中的木盤放在了幾人的麵前,臨走前他們還不忘揭開其上的紅布。

“這萬萬使不得!”

趙遠鬆一看,當即神色一正,立時便出聲婉拒。

那一張張木盤上,赫然整齊擺放著一錠錠銀元寶,皆是朝廷鑄造的雪花紋銀。

這種官銀在價值上,比尋常民間的銀錠要高出不少,往往一兩雪花紋銀,便能換來四五兩普通白銀。

“我等並未成功誅殺妖物,還使得附近百姓遭受損失。”

趙遠鬆搖頭道:“大人不追究我等的責任,便已是萬幸,又豈能收此大禮!”

若是真的嚴格按照大渝王朝的律法,他們誅妖未成,還令周遭民房損毀一片,有百姓因此出現傷亡,足以被當地府衙追究責任。

不過一般而言,卻不會真的有人如此去做,一是容易寒了人心,讓其餘修士遇到類似情況時,紛紛選擇視而不見。

第二個原因也很簡單,凡是捲入這般事由的,皆是修行中人,或是武力不俗的江湖武夫,當地府衙也不會去冒然得罪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