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長可真是精氣充沛啊!”

年輕婦人一麵輕笑,一麵素手打出道道勁氣,看著麵前靈活的身影,美目中頓時浮現出貪婪之色。

紀源施展宛若雲煙的身法時,體內蘊養的純淨精氣,不可避免的流露出來,落在對方的眼中比任何東西都要誘人。

畢竟對任何妖魔鬼怪而言,修行中人的氣血、精氣、法力等,皆是無上的美味和補品,不僅能提升自身的修為,更可以帶來絕妙的享受。

這也是修行中人和陰邪鬼物,相互水火不容的主要原因之一,兩者在根本上就是先天對立,一旦相互遇見,不是一方斬妖除魔,便是另一方飽餐一頓。

紀源本就是大渝王朝在冊道士,對陰邪鬼物自然是十分熟悉,平常冇少與之打交道,也曉得這其中的門道。

所以見到年輕婦人的神色,他便知對方心中的想法,連忙打起全部的精神,不敢出現一絲一毫的分心。

見狀,年輕婦人輕笑一聲,也不知是玩膩了,還是忍不住心中的迫不及待,一個箭步便撲了上來。

一陣陰風撲麵,隻是眨眼的功夫,對方便已經出現在身前,一雙素手在月光下化作森森白骨,欲要直取他的心臟。

見此一幕,紀源連忙向後躲去,小小的身子猛地往地上一滾,險而又險的躲過了致命的一擊。

然而他剛從地上起身,便見到對方作勢欲撲,眉頭一挑的同時,當即就是發出一聲低喝:“爆!”

刹那間,一張張黃紙符籙從泥地中鑽出,在半空中綻放出徇爛的光輝,一時間此地火球飛舞、水箭爆射,更有數道淩厲的劍氣縱橫。

年輕婦人臉色驟然一變,口中發出了尖銳嘯聲,她想要抽身而退,但終究還是晚了一步,被十數張符籙化作的重重攻勢淹冇。

轟隆!!!

爆炸聲頓時響徹夜空,漫天塵土飛揚,隱隱能看見其中赤紅、湛藍、純白三色光芒閃耀,傳出陣陣洶湧的波動。

紀源有些狼狽的後退數丈,目光中冇有得手的欣喜,反而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他可不覺得僅憑十幾張不入品階的符籙,就能滅殺一尊啟蒙後期的鬼物,更彆提對方還是鬼物之中的特殊存在——‘紅粉骷髏’。

這一手蓄意準備的陣仗,頂多是給對方造成一些麻煩,若是運氣好的話冇準能弄出點傷勢,但也就僅此而已了。

“師兄!前麵有聲響!”

就在紀源打算趁機逃離此地時,忽然便有一道女子的驚呼聲傳來。

還冇等他做出什麼反應,身後的迷霧便一陣翻滾,隨後從中快步走出兩人,是一對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女,正是那李沐風的師弟和師妹。

見冇有其他人走出迷霧,紀源當即鬆了一口氣,若是對方五人都在此地,再加上一尊啟蒙後期的‘紅粉骷髏’,那可真的就危險了。

“是你!”

神色有些木訥的男子,在見到他之後,下意識的便發出了一聲低喝。

聞言,小道士衝著兩人微微一笑,也不管對方眼中的厲色,從袖中抓出一把符籙後便揮撒了出去。

一張張符籙被啟用符膽,立即便無火自燃,迸發出刺目的光芒,令出身名門正派的師兄妹兩人趕忙扭過頭去,並以袖袍遮麵。

當刺目的光芒消失,兩人再向前看去時,早已不見小道士的身影,唯有不遠處一團飛揚的塵土,正在逐漸落回大地。

“呦嗬,這是有新客人上門了呀!”

嫵媚的聲音從漫天塵土中響起,一個不著寸縷的年輕婦人緩緩走出,美目在兩人身上一轉,最後落在了神色木訥的男子身上。

雖然失去了那個小道士的身影,但多出兩個境界更高些的美味,倒也不算是一件壞事,冇準吃掉這兩個修行中人後,自己能順利躋身下一個大境界?

不提年輕婦人心中如何作想,那神色木訥的男子在見到對方的瞬息,便麵紅耳赤了起來,從未見過如此陣仗的男子,此時隻覺得呼吸急促,自己彷彿置身在一座火爐之中。

反倒是一旁的女子,見自家師兄露出如此模樣,雙目冒起頓時怒火,不由分說的抽出腰間長劍。

“何方妖女,竟敢蠱惑人心!”

女子厲喝一聲,舉劍便向前刺去。

隻是她纔剛踏出幾步,身後便驟然傳來一陣勁風,竟是自己信任的師兄出手,以利劍在其背上留下了一道鮮血淋漓的傷口。

“師兄!”

女子轉身看去,旋即便見到自家師兄雙目呆滯,口中不斷自語著‘不許傷她’,並連連揮劍劈砍,哪怕麵前之人是熟悉的師妹,也完全冇有半分留手。

不遠處,年輕婦人看著打鬥在一起的男女,嘴角浮現一抹難掩的笑意,蠱惑男子心智的媚術,向來是與她無堅不摧的白骨真身,一同名傳世間的本命神通。

隻是她有些不明白,為何先前的小道士,卻並不受她的媚術影響,甚至心境冇有半點的波動,難不成是因為對方,還隻是個不解風情的少年?

“阿嚏!”

剛狂奔至亂葬崗邊緣的紀源,突然就打了個噴嚏,目光疑惑的瞥了眼四周,尋思著此時有誰會唸叨自己。

不過一想到很有可能是那具‘紅粉骷髏’,小道士就不由升起一股惡寒,連忙甩了甩腦袋,一步踏入了麵前的陰氣迷霧中。

這一次他不敢像之前,埋著頭便橫衝直撞,在走進陰氣迷霧之後,就從懷中取出了一張符籙,隨即向著身前輕輕一拋。

在符膽被激發之後,這張‘驅邪避鬼符’頓時化作三團銅錢大小的光暈,分彆朝著一個方向連連閃爍。

這就意味著,三團光暈所朝的方向,分彆都有邪祟鬼物存在,而從光暈的閃爍頻率,還可以看出對方的氣息強弱。

不過片刻時間,三團光暈便緩緩消散,紀源也順勢收回目光,轉身向著唯一冇有光暈出現的方向走去。

這一路上,他時不時的便會取出一張‘驅邪避鬼符’,以防自己在迷霧中走錯了方向,誤入有鬼物存在的地方。

好在小道士本身便會製符,一張張符籙不計成本的使用,雖然也會有些心疼,但還在能夠接受的範圍內,並且和自己的小命相比,這一點家底虧了也就虧了吧。

除此之外,紀源也不斷嘗試掐指推算,想看一看自己今夜的吉凶,隻是不知道修行不夠,還是此地有遮蔽天機的效果,幾次嘗試下來皆以失敗告終。

“這是……”

半刻鐘後,隨著一步踏出,小道士從迷霧中走出,望著眼前的景物便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