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源臉色驟變,猛地便從蒲團上起身,當即就要衝去白雲寺。

隻是他的腳掌剛一抬起,便不由停在了空中,最後重重的踏在了原地。

顯然也是反應了過來,此時就算趕往白雲寺,依舊改變不了已經發生的事情,反而還會讓自己陷入險境之中。

甚至到時候,麵對危險局麵的恐怕還不隻是他一個人,還有在場的沈浪,以及趙遠鬆和他的師弟師妹們。

“白雲寺怎麼了?”

沈浪連忙起身,眉宇間帶上了一抹焦急。

聞聲,紀源歎了口氣:“是我疏忽了,原以為慧心聽了我的話,這幾日在寺中閉門不出、安心潛修。”

“但剛纔一思及慧心,我的心境便如同掀起狂風巨浪,驟然反應過來,若他真能聽了我那些話,他也就不是我認識的慧心了。”

當趙遠鬆幾人還在雲裡霧裡,聽不懂他這幾句話的意思時,一旁的沈浪當即露出恍然之色。

他們三人相識六七年,彼此可謂是知根知底,一聽便明白了紀源話中之意。

雖然不懂他對慧心說了什麼,但以沈浪對那個‘死心眼’的瞭解,若是對方聽聞了這一日來,縣城中所發生的事情,絕對不可能冇有半點動靜。

最起碼也會跑到玄天觀,或者去往平民窟,找到他與紀源中的其中一人。

而如今慧心訊息全無,再加上如今的城中局勢,不難猜測白雲寺應是出現了變故。

“我們現在怎麼辦,直接殺去白雲寺嗎?”

許七七雙眼一亮,竟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而她的話音剛落,一群人便下意識的看向沈浪,顯然對方先前的一番推論,已經取得了眾人的信任。

隻是此時,這位一身狼狽的書生,卻在看著正苦思冥想的小道士,靜等對方的開口。

見狀,幾人紛紛感到有些意外,不用順著沈浪的目光,一同落在了紀源的身上。

“玄天觀或許已經被盯上了。”

沉吟良久,他方纔皺眉開口道:“或許是最開始,也可能是趙道友來了後,總之若我是幕後謀劃之人,必定會遣人來此盯梢。”

畢竟無論是否巧合,都是因為他們這些人,方纔使得謀劃了百年的淫祠被髮現,最後更是被縣衙砸毀。

哪怕是暫且隱忍不報複,但作為謀劃之人,必然是會派人盯住此地,唯恐這些人再次破壞自己的計劃。

“光靠我們幾個人,恐怕很難有所作為,必須找一些助力。”

紀源抬頭,神色凝重的說道:“道友,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聞言,趙遠鬆麵色一正,毫不猶豫的點頭,直言若有需要,儘管吩咐便是。

他微微頷首,倒也真冇客氣,直接便開口:“麻煩趙道友去一趟城隍廟,可以不必深入其中,但一定要探清其中的情況。”

“另外,還請鄭道友去一趟三刀會,持我名帖拜訪三會首徐柳青,將此刻城中危局言明,請他出手相助。”

“麻煩李道友,持我書信出城一趟,去往一處名為落魂坡之地,尋到一位名為宋河的鬼修。”

李君羨和鄭婉蓉同時抱拳,對此並無異議。

目光平移,越過了一臉躍躍欲試,以及眼中帶著幾分期待的少年和少女,他麵色肅然的看向沈浪:“我要去趙家一趟,白雲寺那便就隻能靠你了。”

沈浪微微一笑,讓他放心去往趙家,但凡慧心還有口氣,他就算是拚命也會救他出來。

此話一出,頓時惹來紀源的一個白眼,連呸了三聲方纔作罷。

“我們呢?”

江河上前一步,極為認真的看來。

在他的身旁,許七七雖然冇有說什麼,但眼中而當期待卻越發的濃鬱。

見此一幕,紀源便感覺一陣頭大,的確是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安排,關於兩人的真正身份,他雖然並未徹底瞭解,但通過其餘幾人的態度,自然是可以猜到一二。

若無意外的話,許七七與江河兩人,必然是九玄門的嫡傳,甚至很可能就是某位一脈長老,或者是掌峰的親傳弟子。

如此尊貴的身份,若是出了個什麼好歹,就算他們能平安度過此次城中危局,之後的九玄門問責也一樣能要人命。

“道友儘管指派,我九玄門弟子若為斬妖除魔,縱然身隕亦是毫無怨言。”

趙遠鬆沉聲道,並直言不諱,若是兩人因斬妖除魔而身死,門中長老隻會說一聲死得其所,縱然有什麼怒氣,也隻發泄在行凶之人的身上,絕不會牽連他人。

如此一來,紀源才能放心安排兩人。

“既是如此,你們便隨我一同前去趙家。”

他看向了許七七,對方天生親近雷法,對邪祟鬼物的威懾最大。

而且雖然趙遠鬆明確表示,若是在斬除妖邪的過程中,兩人有什麼折損的話,九玄門也不會遷怒到其他人的身上。

但這種話隻是聽一聽就好,隻能信最多一半,如果真的全信的話,冇出事一切好說,真要出事了少不了得被九玄門問責。

也隻有帶在自己的身邊,紀源才能減少一些顧慮,畢竟要是論底牌的話,恐怕眾人之中隻有他纔是最安全的。

“既然一切安排妥當,那我們現在便出發?”

在紀源寫了一封信,鄭重其事的交給了李君羨之後,趙遠鬆便出言詢問道。

聞言,沈浪立即搖頭:“恐怕道觀外便有盯梢之人,我等行動還是需要謹慎一點。”

他望向道觀的大門,視線最終落在遠處的巷子口,似是在思索著什麼事情,目中時常有精光一閃而過。

此行最關鍵的兩點,便在於紀源去往的趙家,以及趙遠鬆前去的城隍廟。

若是被幕後謀劃之人,發現了他們的意圖,對方很可能會窮圖匕見,或是直接殺人滅口,或是提前啟動佈局。

而次一些的,類如三刀會以及落魂坡求援,反倒不用擔心會被髮現,最多是引起幕後之人的疑心而已。

於是在片刻之後,李君羨與鄭婉蓉兩人,一副神色匆匆的離開道觀,分彆向著三刀會以及城門處而去。

在沈浪的叮囑下,他們極力裝出一副受了驚嚇的模樣,一路上都在不安的觀察著四周,儘可能遠離容易藏人的地方。

隻是待兩人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街尾後,道觀外卻依舊無事發生,並冇有什麼暗中窺伺的人影浮現。

又等了半刻中的時間,沈浪這才小心翼翼的來到巷子口,目光警惕的打量著四周,好半響之後才往白雲寺的方向飛奔而去。

然而直到沈浪離去許久,道觀外麵卻還是冇有任何動靜,彷彿根本就是他們多想了,從未有人在此處盯梢。

不過究竟是否有人盯梢,這一點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其餘的人,都早已翻過道觀後麵的圍牆,悄然離開了這一片區域。

“我們為什麼不一開始,就都從後麵的圍牆離開?”

前往趙家的路上,許七七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便低聲開口詢問道。

走在前頭的紀源笑了笑,同樣低聲的解釋道:“若真有盯梢的人,自然不可能會是愚笨之輩,若道觀內半天冇有動靜,你覺得他們會不會想辦法窺伺一下?”

既然如此,還不如製造一點動靜,令他們的注意力分散,使得盯梢之人分心猜測,先前離開的幾人都是去做什麼。

甚至說不準,便可以讓對方分出人手,將見到的異狀回報給幕後之人,延緩他們意圖被髮現的時間。

“稍後到了趙家,一定要聽令行事。”

紀源冇有回頭,他的目光一直在巡視著周圍,此時低聲叮囑著:“我知道你們都是九玄門的天之驕子,甚至是某位長老乃至掌峰的親傳,隻是至少此時此刻,千萬不可意氣行事。”

在其的身後,許七七與江河麵色凝重的點頭,事實上不用他多說,兩人也一樣會如此做。

他們雖是九玄門的驕子,且跟著師兄師姐,一路走過了數郡的路途,但江湖經驗終歸還是太少。

就算是江河也不得不承認,和麪前這個同齡的小道士相比,自己許多方麵都顯得十分不足。

這一路冇有波折發生,紀源領著兩人順利來到趙家宅邸之外,隻是到了這裡,他們才明白情勢變得有多麼嚴重。

隻見整座趙家大宅,都被籠罩在一片陰森森的氣息之中,哪怕是在夜幕下,依舊能清晰的看到,在整座宅邸的上空盤旋著一股陰邪之氣。

這種氣息凡人的肉眼無法看見,唯有踏上了修行路,體內蘊含精純精氣的修士,方纔能夠窺見一二。

“趙家可能已經遭了毒手,縱然有倖存者,估計數量也不會多。”

紀源沉聲說道。

此時的趙家大門緊閉,本該徹夜燃燒的兩隻燈籠,如今也無半點的燭光,至於門前用作辟邪的石獅子,也被一團灰氣籠罩,失去了原本的作用。

不僅如此,就連大門上張貼的兩張門神畫像,其中蘊含的一點靈性也蕩然無存,上麵本該是威風淩淩的神將,放眼看去竟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江河出聲問道。

自從離開道觀之後,許七七的話就變得少了許多,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對四周的感知上。

反倒是少年江河,從原本的沉默寡言,忽然就變得話多了一些起來,多是在各種事情上,向身邊的同齡人詢問做法。

聞言,紀源稍一沉吟,便指了指遠處的小巷子:“我們從那裡翻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