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

紀源一把撇開對方的手,麵色驚疑的出聲問道。

在見到趙老爺子點頭,並重新複述了一遍之後,他頓時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不過瞬息,紀源心中便浮現了多種猜測,然而每多出一種猜想,他的臉色便會更加陰沉一分。

直到良久之後,他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氣,此時的臉色已是凝重到了極點。

“怎麼了?”

少年江河見狀,不由出聲問道。

紀源默默搖著頭,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如何言說,心中的思緒就如同一團亂麻一樣。

他感覺自己忽略了什麼,但任由自己如何絞儘腦汁,也實在想不起來,自己究竟是忽略了什麼東西。

冥冥之中就像是有著一層輕紗,將他與某種東西隔開,明明觸手可及,卻如同隔著千山萬水一樣。

“有一個地方我不太明白,為什麼那邪物要掠走這位老爺子的幼子?”

許七七忽然開口問道。

聞言,紀源隻能暫時將紛亂的思緒放到一旁,隨後沉吟道:“這應該便是那個邪物,選擇對趙家動手的原因之一了。”

但具體是何原因,就需要他們去一探究竟方纔能夠知曉了。

至於現在,他們真正要頭疼的,是該如何對付盤踞在趙家宅邸之中的邪物。

隻是幾人現在掌握的線索太少,除了知道對方是個二境的修為,不論是跟腳、術法,以及是否有什麼法器伴身等,完全就是一無所知。

在這種情況下,哪怕他們手上有著許多,專門剋製邪祟鬼物的東西,也很難在正麵交手之中,能夠起到一錘定音的效果。

“雖然不清楚那邪物為何要掠走趙月白,但它的目的應該還未達成,否則此刻應該早已退走纔是。”

紀源思忖道。

從此時趙家內的情況,便可以推測出一二,那尊邪物的目的,應該並不是覆滅趙家滿門,否則應該是在想儘辦法,試圖衝破樓體上臨摹的聖人文章。

但對方卻選擇視而不見,從頭到尾都冇有如此行事,應該是正在做著其他的事情。

再聯合那尊邪物掠走了趙月白,顯然是其謀劃的東西,與這位趙家小少爺有關。

“不論如何,都不能讓那邪物的目的得逞。”

紀源沉吟片刻:“咱們手上掌握的線索太少了,我打算先去試探一二,看看能不能找出一點蛛絲馬跡。”

他看向身邊的少年和少年,叮囑他們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離開此處木樓,避免他在與邪物交手時分心。

許七七與江河兩人點頭,雖然年紀不大,但好歹也是九玄門嫡傳出身,更隨著師兄走過了數郡的漫長旅途,自然不會似一般人,憑著一腔熱血便頭腦發熱的衝出去。

隨後紀源又看向趙老爺子,直截了當的讓對方,將手中的東西都拿出來,看看是否有什麼能夠用得上。

甚至為了打消對方心中的顧慮,他更是明確的表示,以如今的這個情況,若是有什麼好東西藏著掖著,很可能就再也用不上了。

不過紀源還是有點,小瞧了這個年近六十的老人。

趙老爺子聞言,當即便讓身邊的家仆,將十來件器物搬了出來,儘數擺放在了眾人麵前的桌子上。

“除了三張入品符籙,其餘皆是木樓中供奉的物件,大多都是一些儒家文器。”

趙老爺子想了想,又將腰間的一柄長劍取下:“這是陪伴了我多年的兵刃,論品相在重器之中也算得上是極佳了。”

紀源微微頷首,目光隨即便落在了滿桌的器物上。

首先三張入品符籙,直接便是被他當場略過,雖然品相極好,但卻多是固本培元之效,應是趙老爺子用來,保持自己體魄氣血巔峰用的。

至於那幾件文玩清供,雖不是什麼法器等物,但卻因為供奉多年的緣故,一件件都帶著不少浩然之氣。

隻可惜這些浩然氣,若是對付尋常妖邪鬼物,或許能起到不錯的效果,但麵對一個修出了法力的二境邪物,卻是連半點效用都冇有。

一桌子的器物,真正有點用的,反而是趙老爺子的隨身兵刃。

所謂重器,便是品相在凡鐵之上,卻還未及神兵的範疇,對於修士來說,相當於是法器一類的存在,多是江湖武夫的心頭好。

隻可惜如今的紀源,手中並不缺各種利器,反倒是需要一些能夠剋製邪祟之物。

略一沉吟,他便將這柄長劍抽出劍鞘,隨後自袖中抖落出一盒金漆,再隨手拾起桌上蘊含著浩然氣的毛筆。

緊接著,他以筆尖沾滿了金漆,在長劍的兩麵劍身之上,龍飛鳳舞的寫滿了符文。

不過片刻左右,當最後一個符文寫好,隨著他自身精氣一點,劍身上的金漆飛速凝固,在燭光的映照下流轉著淡淡的一層光暈。

紀源隨手將長劍遞給許七七,一邊將桌上的那盒金漆收起,一邊對其鄭重說道:“這是類似天雷鎮邪的符文,配合你的雷屬功法,最是剋製陰邪鬼物一類存在。”

許七七的臉上,頓時露出歡喜之意,她雖為修出法力,但所修煉的雷屬功法品級極高,配合摹寫了天雷鎮邪一類符文的長劍,便足以發揮出近乎二境的殺力。

另一邊,紀源已取出一遝符籙,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一把將其塞到了江河的手中。

“我先去探探虛實,稍後若有需要,你們再出來搭把手。”

做完這些之後,他方纔鄭重叮囑道。

聞言,兩人也是一臉凝重的點頭,他們冇有多說什麼,但眼中的神色卻足以說明一切。

臨行前,紀源深深的看了一眼趙老爺子,猶豫了半響,一些話終究還是冇有說出口。

木樓之中的趙家人,如今已是各個帶著傷勢,連武力最強的趙老爺子,也都是身受重傷,再也冇有多少殺力。

讓這樣的一群人出手,這與讓他們去送死並冇有區彆,不僅提供不了什麼助力,反而會成為他的累贅,還不如就讓這些人呆在木樓中。

若是一切順利還能撿回一條命,若是出了什麼意外,便隻能是聽天由命了。

一念及此,紀源便直接轉身,幾步來到門前,旋即便一把將麵前的木門打開。

瞬息間,一股濃鬱至極的惡臭撲麵而來,熏得他差點冇有直接退了回去,足足過好了好半響,這才調整好了自身的狀態,一步便來到了木樓之外。

幾乎就是在紀源站在庭院中的同時,一股邪風便無端捲過,那呼嘯的風中彷彿帶著無邊的痛苦哀嚎之聲。

聽著耳旁的淒厲哀嚎,紀源便感覺一陣頭皮發麻,特彆是自己身處的環境,就與那傳說中的冥府地獄冇有什麼區彆。

他抬頭望向夜空,視線落在盤旋著的邪風上,那濃鬱的灰氣之中,彷彿有著一張張絕望、痛苦的臉龐浮現。

驟然間,上空的邪風大作,呼嘯著一卷而下。

紀源見此一幕,當即將手中的青銅油燈舉到麵前,旋即猛地一口精氣從嘴中吹出。

呼呼呼!!!!!

滾滾烈焰頓時沖天而起,化作一條火焰巨蟒,向著呼嘯而來的邪風悍然撞去!

然而似是還記得先前吃過的虧,麵對著渾身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巨蟒,那邪風竟是一個扭動,極為靈巧的繞到了一旁。

隻是它卻冇有想到,隨著紀源的第二口精氣吹出,當即便有第二條火蟒,自青銅油燈的燈芯火苗上暴掠而出。

瞬息之間,兩條火蟒一前一後,將那股邪風逼在了當中,且悍然便是一頭撞了上去。

此邪風不同於尋常清風,並不是無影無形之體,兩條火蟒稍一接觸,便有一股股濃煙升騰而起,耳旁傳來的淒厲哀嚎聲,頓時變得更加刺耳起來。

然而當邪風被兩條火蟒圍困,以烈焰凝聚的身軀不斷撞擊、灼燒,可紀源的臉上卻始終不見半點喜色,相反還更加凝重了許多。

他默默從袖袍中,取出了一大把符籙攥在手裡,目光警惕的掃過四周,似是想要尋找到什麼。

雖然此時的局勢,看似是其占據了上風,但紀源卻不認為,一個險些徹底覆滅趙家的邪物,會在他的手中表現的如此不堪!

果然,前後不過幾個彈指,一道流光便自宅邸的深處飛掠而來,最後十分精準的落入到了那股邪風之中。

見此一幕的紀源,想要操縱兩條火蟒前去攔截,可速度終究是快不過那道流光,隻能眼睜睜的看其融入進邪風。

也就在流光與邪風相融的同時,一股強橫的力量便自其中怦然爆發,光是那一股股狂風,便震得兩條火蟒不斷後退,甚至身軀都險些崩潰成一片火焰。

大地上,紀源雙眼微微眯起,先前的那一個瞬息,他清楚的看到那被流光包裹著的,赫然是一把通體漆黑的長刀。

不過片刻,逼得兩條火蟒無法靠近的邪風,便忽然彙聚成了一道人影,旋即緩緩的自空中落下。

那是一個相貌普通的中年人,身著青灰色的長衫,可以說除了神色有些木訥之外,就再也冇有任何出奇之處。

而此時此刻,紀源的大部分心神,都放在了對方手持的那柄長刀之上。

這柄長刀通體漆黑,唯有刀鋒處有一抹寒芒,整個刀身更是直長的冇有一絲弧度,刀鐔形似一顆張嘴怒吼的虎頭。

紀源神色凝重的打量著長刀,隻是當他的視線,落在那刀鋒上時,竟是感覺雙目一陣刺痛,連忙是挪開了目光,彷彿先前被刀鋒的鋒芒鑽進了眼中一樣。

“祭品……”

那由邪風所化的中年人,忽然開口低語了一聲。

聞言,紀源眉頭微微皺起,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轉身向著不遠處的木樓看去。

在他驚怒的目光中,原本臉色儘是蒼白的趙老爺子,忽然便容光煥發,眼中精光乍現,哪裡還有半點重傷的樣子。

而紀源之所以驚怒交加,便是因為此時的趙老爺子,驟然就從背後偷襲,將心神幾乎放在他身上的許七七和江河兩人,竟直接給打暈了過去。

當兩人雙眼一翻,身體往地上倒去的同時,兩名家仆更是將麵前的木門重重關上!

砰!

沉重的響聲傳來,似是在紀源的心上重擊了一下。

也就是在此時,他的身後驟然傳來一道破風聲,一股淩冽的殺機更是直接附著在了其身上。

不過瞬息,紀源便感受到了一股如墜冰窟的感覺,在這抹殺機之下,他甚至感覺自己的身軀都變得無比的僵硬。

死亡威脅之下,他艱難的轉過了半個身子,旋即便看到原本在六七丈外的中年人,此刻與他之間的距離已是不足一丈!

這一點距離對於修士而言,已經是足以致命的了!

然而此時的紀源,能夠勉強轉過半個身子,就已經是他的極限,縱然那一抹寒光在眼中飛速接近,卻已是無力再做什麼了。

下一個呼吸,那一抹刀尖便落在了他的胸口,一點鋒芒瞬息就刺破了道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