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刀尖抵住紀源的胸口,那抹鋒芒剛一刺破道袍,便有淩冽的殺機透體而入,令他全身感到一片冰涼。

也就在這時,一縷金光自破損的道袍下流轉,旋即便驟然暴漲數倍,如同水流般噴湧而出。

瞬息間,璀璨刺目的金光渲染大半座庭院,既有道家的飄渺之意,亦有佛家的恢宏莊嚴之感,甚至還有儒家的浩然氣蕩蕩。

無儘金光中,他體內的冰冷正在飛速退去,體魄終於不再變得僵硬,身軀之中幾乎被凍結的力量也重新煥發活力。

與此同時,那流轉著鋒芒的刀尖在刺破道袍後,抵在了一道柔軟之物上,便再也未能繼續向前哪怕隻是一分。

紀源緩緩抬頭,目中淩厲之色一閃而過,其右手往腰間一抹,頓時便有一片寒光乍現。

那中年人急忙後退,竭力躲避麵前的寒光,雖是瞬息退出去丈許遠,卻依舊一個躲閃不及,被生生斬下一條左臂。

這一息,紀源手中的軟劍繃得筆直,被他插進腳下的大地中,而其手中赫然便多出了五張符籙。

一點精氣湧入其中,瞬息便點燃符膽,緊接著一張張符籙破空而去,轉眼便掠至中年人的麵前。

不過是一個彈指的時間,五張符籙或是化作熾熱火焰灼燒,或是凝聚出水珠怦然炸裂,而在密集的攻勢之中,一道璀璨劍光驟然升起。

在這劍光的麵前,一往無前的鋒芒之中,彷彿世間一切皆可斬,亦是世間無物不可破!

噗!!!

在中年人錯愕的目光中,劍光一閃而過,一道細痕自他的額頭一路蔓延而下。

絲絲縷縷的灰氣,自這一道細痕中不斷溢位,隨著烈火的加身,以及水珠的炸裂,他的身軀怦然崩潰,重新化作一團淩亂的邪風。

見此一幕,紀源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隨即連忙喚來兩條火蟒,將一丈外的那團邪風圍住,不斷以熾熱的火焰灼燒。

想了想,他似乎還是有點不放心,便從袖中取出一把陽火符,將其儘數打入邪風之中,霎時間,一聲聲淒厲的慘嚎重新響起。

紀源在做完了這些之後,方纔連忙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此時他胸前的一個破洞中,正有一道道金光流轉而出,令大半座庭院都被染成金色。

隨著他心念一動,身上的金光才逐漸平息,而後他飛快解開道袍,在發現自己身軀無恙之後,這纔將提著的心重新放了下來。

片刻後,紀源看了一眼道袍下,那貼的密密麻麻的符籙,心中不由是感到一絲慶幸。

好在自己數月前,曾見明月軒售賣一件護身法袍,因實在是眼饞,卻又捨不得那些銀錢,便拉著沈浪與慧心兩人,合力以道家符籙、儒家文章、佛家經卷,打造出了具有類似功能的衣袍。

若非如此的話,自己在先前的那一刻,或許便真的危矣,得將小命都交代在了此地。

心有餘悸下,紀源連忙抬頭看去,隻見那團重新被打回本體的邪風,正在兩條火蟒的侵襲,以及陽火的灼燒之下,不斷的發出淒厲的哀嚎。

大量的灰氣升騰而起,在火焰翻湧之中飄向高天。

隻是不知為何,明明是一片大好的局麵,他的心中卻升起一抹不安,並在飛速的壯大著。

“那把刀!”

驟然間,紀源雙目一瞪,旋即便要尋找那柄堪比神兵利器的漆黑長刀。

隻是就在這一刻,無數鋒銳的刀氣噴薄而出,瞬息便斬滅了大量陽火,更是令兩條火蟒的身軀轟然崩潰,頓時便熄滅在了空中。

在損失了兩條火蟒中的靈氣,他手中的青銅油燈頓時一暗,其上的光華一下少去的小半。

但紀源卻冇有心思關注,他神色戒備的往後退了兩步,目光始終落在一丈外的那團邪風之中。

此刻,一柄通體漆黑的長刀,正釋放著密密麻麻的鋒銳刀氣,而在這無儘的刀氣中,邪風再次凝聚成人形,一手輕輕握上了刀柄。

不過彈指間,密如溪流般的刀氣消散,一個斷臂中年重新出現在庭院之中。

那中年人低頭看了一眼,隨後抬頭將目光望向丈許距離外的斷臂。

也不見他有何動作,跌落在地的斷臂突然便崩潰,化作蘊含灰氣的邪風,幾個呼吸便倒卷而去,纏繞在其左臂的斷口上。

幾個眨眼之後,一條手臂恢複如初,便連上麵的袖袍也是如此,甚至看不出半點不妥之處。

見此一幕,紀源神色當即一凜,心中卻是苦笑萬分,冇想到自己耗費了一張入品攻伐符籙,不僅冇能徹底解決掉眼前的中年人,甚至對方還能恢覆被斬斷的手臂。

如此一來,他是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才能真正斬殺眼前的這尊邪物了。

“你……不是祭品……”

在紀源警惕的看來時,這箇中年人也在打量著他,隨後用生硬的語氣開口。

聞言,他心中一動,頓時便有了一個模糊的推測,旋即臉色直接變得陰沉了起來。

若是冇有猜錯的話,趙家此時的光景,恐怕並不都是邪物一手造成的,裡麵說不準,還有著趙老爺子的一份功勞。

隻是對方為何要這麼做,他如今卻是暫時推算不出來了。

“既然……不是祭品……那就……死!”

中年人磕磕絆絆的出聲,隨著最後一個字落下,他驟然化作一道殘影,以極快的速度暴掠而來。

紀源見此卻不退反進,幾步飛速上前,更順勢拔出插在地上的軟劍,隨著兩人不斷接近,他驟然一個彎腰轉身,以劍鋒橫斬向對方的腰間。

同一時間,漆黑的刀身劃過他的頭頂,正因這個動作,被他躲掉了本該梟首的一擊。

而他手中的軟劍,在即將斬在對方腰間的時候,其劍鋒上驟然有金光綻放,卻是一枚枚以金漆書寫而成的符文。

這些若符文單獨存在時,便會毫無用處,但連在一起之後,就是一道敕令斬鬼邪的令符!

隻見金光之中寒芒一閃而過,鋒利的軟劍頓時斬入中年人的腰間,隻可惜劍身輕薄,未能將其一分為二。

下一息,漆黑長刀迴轉斬落,力劈向他的脖頸,對方似乎也學聰明瞭,不往他的身軀上攻伐,專門盯著那冇有道袍遮掩的脖子打殺。

長刀尚未觸及,那刀鋒上的淩冽刀氣便已先一步到來,令他的脖子上浮現出一道血痕。

在這生死間,紀源也顧不得其他,連忙鬆了手中的軟劍,旋即一矮身往地上滾去,隨時弄得滿身血泥,看上去十分的狼狽,但好在是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

隻是當他正要起身,卻感受到右邊小腿一陣鑽心的疼痛,其低頭一眼看去,隨之便發現小腿上有一道鮮血淋漓的口子,幾乎深可見白骨。

應當是先前躲避之時,被刀鋒上吞吐的刀氣所劃破。

紀源此刻臉色一沉,飛快取出一張符籙,將其貼在小腿的傷口上,當一陣清光閃過,算是暫時穩住了傷勢、止住了血。

隨即他抬頭看去,便見到那中年人,正試圖將斬入半截腰間的軟劍拔出,隻可惜劍身上流轉著一道金光,令其手掌根本不敢與之接觸。

但凡兩者觸碰到一起,必能如烈火般灼燒,令對方的掌心升起陣陣灰氣。

隻是若任由軟劍留在身上,卻也要時時刻刻忍受灼燒之痛,體內的根本灰氣不斷溢位,消散於這片天地之間。

幾乎每時每刻,他的氣息都在衰減,久而久之下,甚至無需有人做什麼,他都將徹底煙消雲散。

最後中年人一咬牙,不顧掌心中傳來的劇痛,死死的握住了軟劍的劍柄,而後便是想要將其強行拔出。

紀源見狀,臉上當即浮現一抹冷意,他不顧心中的肉疼,單手一連捏出七八道印訣,口中更是輕斥一聲:“爆!”

轟!!!!!

就在話音剛起的瞬息,軟劍劍身上的符文金光大放,旋即一股巨響便驟然傳出。

甚至連一個彈指的時間都冇有,那中年人便被籠罩在耀眼的金光之中,洶湧澎湃的靈氣就彷彿要撕碎一切!

然而就在此時,紀源眼中閃過一道厲色,他強忍著右腿傳來的疼痛,不要命似得衝入爆炸之中,其身上道袍頓時浮現出一層光暈。

他硬頂著迎麵湧來的狂暴靈氣,儘管有著道袍上一張張符籙的護持,其麵龐、手掌以及小腿等地方,依舊被肆虐的氣流劃出道道血痕。

僅是幾步的距離,卻讓他足足走了十多個呼吸,這才與那中年人隻剩三步之遙。

此刻,對方的身軀已有大半崩潰,被軟劍之中封存的靈氣,以及符文內蘊含的斬滅邪鬼的力量,給磨滅掉了大量的根本灰氣。

而那些灰氣,皆是他一身性命和力量來源的純粹邪氣怨念。

當四周洶湧肆虐的靈氣,開始出現將要逐漸平息的趨勢時,紀源當即將目光落在了對方手中的漆黑長刀上。

有過一次經曆之後,他自然是不可能讓對方有機會,在遭受重創後又重新凝聚身軀,所以方纔咬著牙,不顧一切的衝入到了軟劍自爆的範圍內。

紀源深吸一口氣,以燃燒道袍內小半符籙為代價,猛地便向前飛撲而去,一把奪過了對方手中的長刀,其身形狼狽的在地上滾出半丈,方纔堪堪停了下來。

“啊!”

就在長刀被奪的同時,那中年人立即發出一聲怒吼。

他掙紮著向著紀源走來,目光始終落在那一柄長刀上,彷彿那纔是他的命一樣。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中年人艱難的走出逐漸平息的狂暴靈氣,但此時他已隻剩下殘軀,唯有稀少灰氣組成一個大致的輪廓。

甚至無需紀源做什麼動作,對方在張了張口之後,便一聲不發的隨風而散,整具身軀化作一片塵埃。

隻不過紀源卻半點都不敢鬆懈,目光警惕的在四周巡視,直到良久之後,在確定了那中年人不會再‘死而複生’,方纔是重重的吐出一口氣。

此時此刻,當心神放鬆大半,一股疲憊便如潮水般湧上心頭,渾身上下儘是疼痛,短短的片刻交手,卻讓他多次在生死之間徘徊。

然而也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手中一陣鑽心般的刺痛,險些令他悶哼一聲,就直接當場倒地不起。

他連忙低頭看去,旋即便見到手中的長刀上,正有絲絲縷縷的鋒銳刀氣流轉,更有輕微的刀鳴聲響起。

整把長刀止不住的顫動,卻不是他的手在顫抖,而是這把刀彷彿擁有靈性,想要自他的掌中脫離出去一樣。

見此一幕,紀源冷哼一聲,眉心處悄然浮現一抹光亮,其中的紫府泥丸緩緩的打開了一絲縫隙。

透過那道縫隙,可以看見整座紫府之中劍氣縱橫,宛若一座巨大的湖泊,無窮劍氣甚至彙聚成了湖水,擁有無儘鋒芒的同時,更透著一股承重之感。

而在這座劍氣湖泊之上,一柄白玉飛劍正歡快的四處遊蕩,時而騰挪翻滾,時而鑽入湖泊之中,帶著無數劍氣沖天而起。

這一刻,似是感應到了長刀的存在,絲絲縷縷的劍氣,順著紫府打開的那一道間隙而出,於紀源的經脈之中遊走,瞬息便來到了其右手掌中。

在連綿不覺得劍氣鎮壓下,這把長刀終於不再掙紮,輕鳴之聲逐漸平複。

至此他才緩緩一吐,其中既有劍氣也有刀氣,有了紫府之中的異像鎮壓,這才恢複了一些氣力,隨即便打算從地上站起來。

隻是當紀源剛起身,而後便瞥見身前地麵上有黑影出現,自己似是被籠罩在了一片影子之下。

倉促之間,他隻來得及啟用道袍下的符籙,旋即便感覺到背心上傳來一股巨力,不過瞬息而已,他的身體便控製不住的向前飛去。

在半空中,紀源艱難的轉頭,視線中是一名站在月光下的老人,一頭白髮無風飄動,雙目之中滿是淩冽殺意。

那名老人……赫然便是趙老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