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灰白色霧氣中,一根根黃綠色的細竹林立,明明四周無風吹動,但竹身卻在輕輕搖晃著,無數竹葉摩擦所發出的‘沙沙’聲,更令眼前的景象平添幾分詭異。

紀源目光掃過四周,若是冇有記錯的話,他曾在遠處的山崖上,看到過這一片竹林,當時甚至還能看見在其中的深處,隱隱有幾間較為宏大的房屋。

如果所料不差的話,那些房屋應該便是在此地修行的門派所在,也是‘落魂坡’陰氣最為鼎盛、濃厚的地方。

也正因此,小道士在發現自己來到竹林外時,臉色就已經是變得有些難看起來,畢竟要說‘落魂坡’之中,最有可能滋生邪祟的地方,無疑便是此處了。

一張‘驅邪避鬼符’被啟用符膽,三團光暈頓時浮現在半空中,其中兩團朝向左右,閃爍的頻率並不算快。

唯有一團光暈麵朝前方,在紀源難看的臉色之下,瘋狂的閃爍著微亮的光輝。

無需他想,前方定然是有著鬼物存在,隻是他有些不明白,自己這一路都以‘驅邪避鬼符’探路,繞開存在有陰邪鬼物的方向,為何最終還是來到了此處?

隻是還不等他琢磨出什麼頭緒,麵前一條筆直的小路上,突然便憑空燃起一團團暗綠色的火焰,左右兩排延伸至竹林的深處。

隱約可以看到在小路的儘頭,貌似有一個被夜色籠罩的巨大物體。

很顯然在竹林深處的某個存在,已經感知到了他的到來,否則眼前也不會出現如此情形,完全就是在邀請他入內。

此刻紀源神色接連變化,有心想要轉身走入迷霧中,另尋其他方法離開此地,但一想到先前明明藉著符籙,卻還是被引到此處,便估計這種念頭成功的可能不大。

隻是要他老老實實的,順著這條小路進入竹林深處,那也萬萬是做不到的,否則可就成了羊入虎口,此後生死再難預料。

“無量了個天尊,老老實實呆在觀中修行、煉丹不好麼,為何非得貪圖那點銀錢,現在可倒好,保不齊小命就得丟在這裡了!”

小道士臉色變幻數次,有些後悔自己就不該貪那幾場法事的報酬。

就那點被剋扣的銀兩,甚至還不如他平日裡煉的幾爐丹藥,自己也是被迷了心竅,以為踏上修行路又有幾張底牌在身,便開始嚮往話本中少年仗劍遊天下的橋段。

現在倒好了,說不準今夜便要殞命於此!

紀源深吸了一口氣,一番糾結之後,眼神逐漸變得堅定起來,或許是人到絕境的原因,胸中莫名升起一股狠勁。

他不再繼續躊躇,乾脆利落的踏上了麵前的小路,向著竹林的深處走去,左右兩邊一團團暗綠色的火焰漂浮在空中,像是走在了一條通往陰冥的道路上。

不過雖然體內多出了一股膽氣,但他走的卻還是不快,每一步落下的間距也不大,看上去有種在拖延時間的感覺。

而趁此機會,小道士心中在不斷琢磨著,稍後可能會遇到的各種情況,同時也在思索著自己的對敵手段。

隻是小路終究還是有儘頭,不多時,紀源便來到了一麵氣勢宏大的宅門之外,止步於兩尊石獅子的前方。

“大凶啊!”

他看了左右的兩尊石獅子,心中忍不住嘀咕了一聲。

原本該是鎮宅辟邪的石獅子,此刻隻剩下了半個身子,其餘部分已裂成無數細小石塊,散落在這大宅門前的地麵上。

而就算是僅剩的半截身子,也早已是佈滿了裂痕,其中甚至還有黑色的腥臭液體流淌而出。

吱~~~

正當紀源心驚肉跳的時候,緊閉的大門忽然開啟,耳邊響起的摩擦聲更是令他大感頭皮發麻,差點就要轉身跑開。

也就在這時,一位老嫗出現在大門後,提著一支燃著明黃色火光的燈籠,滿臉笑意的看著門外的少年。

“這位小道長,深夜來此是否想尋歇腳之地?”

老嫗出聲詢問,滿臉的皺紋因為笑容而堆在一起,看上去實在是有點嚇人,若不是對方身上冇有陰邪之氣,小道士恐怕早已一把符籙撒了過去。

“若是不方便的話,貧道這便轉身離去。”

雖然不懂此處鬼物到底想做什麼,但紀源卻也隻能硬著頭皮配合,貿然掀桌子的話,吃虧的也隻是他自己而已。

同時他也注意到了,對方看似如常人一般,但卻對門外兩尊石獅子,以及小路上的兩排暗綠色火光視而不見,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方便、方便,我家老爺也是向道之人,曾叮囑過若有道士上門,一定得儘力提供所需。”

老嫗一邊笑著點頭,一邊側了個身,做出了貴客有請的姿態,隨後便向著宅子內走去。

紀源見狀,略一沉吟後便也跟上,既然都已經走到了這一步,自然是冇有了其他選擇,若是轉頭就走的話,估計宅子中的鬼物,也不會輕易地就讓他走脫。

而就在他跟著老嫗走進宅子,身後的大門就在一股寒風之中,緩緩的一合而上,甚至就連沉重門閂也自行落下。

對此一幕,小道士卻是並冇有意外,今夜已見過太多詭異怪事,自然是不會有多少上心。

此時佝僂著腰的老嫗,提著一支燈籠在前引路,走過了空曠的前院之後,便帶著紀源往左邊的小道上走去,一路穿過了幾條遊廊,以及多處院落。

這一路上,雖然宅子內許多屋裡都點著燈火,屋簷下也掛著燈籠,但除了身前的老嫗之外,紀源便再也冇有見到一人。

不說是隨時聽候主人差遣的奴婢仆人,甚至就連看家守宅的護衛武師也冇見到一個。

而且他分明記得,此處應是一個修行門派所在,什麼時候又變成了一戶隱居的大戶人家?

帶著滿心的疑惑,小道士跟隨著老嫗來到了一處偏僻的小院,從高牆外的竹林可以看出,這裡應該是宅子的邊緣。

“老爺、夫人都已睡下,老身冇有主人的同意,自然就無法安排上房,隻能委屈小道長在此將就一夜了。”

老嫗施了一禮,麵帶歉意的說道。

聞言,紀源隻是笑著搖了搖頭,卻並冇有開口言語,目光靜靜看著身前的人。

他倒是想要看看,這個宅子裡的鬼物,究竟打算演一出什麼戲碼。

然而老嫗對少年無禮的行為,並冇有感到任何的不適,甚至臉上也不曾浮現出其他異色,在多次告罪之後,便緩緩的退出了小院。

而在目送著那道佝僂身影,以及一抹微亮的火光遠去後,紀源稍作一番沉吟,隨即便來到不遠處的小屋前,直接就是推門而入。

不多時,一盞油燈被點亮,明晃晃的火光雖然並不強盛,但卻正好能照亮這間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