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徒二人盤膝於蒲團上,彼此相對而視,卻良久不曾有人開口。

整間小屋中,除了油燈燃燒的細微響動,便隻剩下角落中正在進食的五師兄郭濤,所發出來的一陣陣咀嚼吞嚥聲了。

好半響之後,郭濤停下的進食的舉動,然後甕聲甕氣的問了句:“那我是不是快要當師伯了?”

紀源與張之崖兩人,幾乎是同時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醞釀半天的情緒就這麼不攻自破。

“若是你心中已有決定,那便放心的去做便是。”

老道士伸了個腰,一甩手中的拂塵:“這間玄天觀,不是已經傳到了你的手中嗎?”

聞言,紀源手掌一翻,便將那一塊刻有‘玄天·十’的鐵牌取出,目中浮現出恍然之色。

原來這便是玄天觀觀主的信物,在師父張之崖交給他的時候,他便已是玄天觀的新任觀主了。

雖然如今的道觀破落不堪,隻靠著他一人撐著場麵,但隻要其點點頭,立刻便會有一樁滔天機緣落下。

“其實九玄門也挺好的,仙家修行之地,稍一抬頭便可見到仙子禦空而行。”

老道士哈哈一笑,還衝著自家小徒弟眨了眨眼。

紀源全當冇有看見,隨手將鐵牌收了起來,心中已經是有了初步的決斷。

“徒兒,拿百八十兩銀子來。”

正當他要起身離開,張之崖卻忽然開口道:“不要雪花紋銀,也不要錢莊銀票,隻要民間的銀錠即可。”

雖然心有疑惑,但紀源還是取出了一百五十兩銀錠,將其放在了師父的麵前。

他也冇有詢問是何用途,恭敬行了一禮後,便轉身離開了小屋。

臨走前,他還不忘丟給角落中的五師兄,一個從三刀會購置而來的小包袱,裡麵裝著專供武夫食用的丹藥。

這種丹藥專門補充氣血,以及提供大量的精氣,再輔以穀物精華,隻要服下一枚,就足以支撐尋常武夫整日的消耗。

若是放在外麵售賣,一顆便能賣出十幾兩白銀。

回到小院中之後,見眾人基本都在打坐調戲,恢複先前消耗的精氣與法力,紀源便放輕腳步,悄然走到自己的屋外。

他透過房門,看到趙月白還在昏睡,便直接在門口的台階上坐下,招手喚來了一箇中年護院。

“能和我說一說,關於趙月白的事情嗎?”

他沉吟了片刻,方纔轉頭看向身邊蹲著的護院。

對方聞言先是一愣,隨後臉上便浮現出些激動之色,先前屋中幾人的談話,他那時也是在場的,自然聽得十分清楚。

當下,他便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關於趙月白的事情,事無钜細的一一道來。

其言語之中,對於這位小少爺的喜愛根本毫不掩飾,也冇有必要遮遮掩掩。

在趙無痕遠遊而歸,帶回了趙月白的那幾個年頭,趙家上下雖然都十分心緊這位小少爺,但更多的卻是因為老爺子的命令。

但在趙月白五六歲的時候,便開始在宅邸中上躥下跳,為往日嚴肅沉默的趙家,帶來一點前所未有的活力。

這些年來,趙月白幾乎每日都會溜到演武場,觀看他們這些護院習武,時常也會偷偷帶著一些自己屋中的糕點,或者是從夥房裡順來的吃食。

好像對於這個早慧的小少爺而言,每日看著他們吃著自己偷偷帶來的食物,聽著他們彼此相互吹噓,便是一天中最為開心的時刻。

其實他們也知道,這個小少爺心裡很清楚,自己麵前這些護院武夫們所說的話,十句裡麵幾乎隻有一句半句能信,其他的都是吹牛而已。

甚至在剩下的九句半的話語裡,還夾雜著大量的肮臟粗俗的罵聲。

但這些卻從未影響到,趙月白在聽故事的時候,眼中流露出真誠的崇拜之色。

好像對這個男孩而言,儘管心裡知道眼前的大人們在吹牛,卻還是覺得這纔是真正的江湖,而他家裡的護院們,一個個都是學了絕世武功的英雄好漢。

隻不過是江湖走累了,方纔來到此處歇息歇息,指不定哪一天便會離開,繼續做那路見不平、斬妖除魔的英雄之舉。

“我們這些護院之所以喜歡小少爺,和身份地位無關,隻是因為他不管對誰,永遠都是那麼的真誠。”

這名中年護院笑了一聲,臉上的神情也是一樣的真誠。

其實他們本就是在江湖中,受了不少的白眼,甚至是混得有些淒慘的人,不然也不會甘願當一家護院了。

畢竟護院這種職位,說的難聽點也是下人的一種,甚至在尋常百姓的罵聲中,都是‘看家護院的狗’。

隻有在這位小少爺的麵前,他們才體會到了近乎陌生的尊敬和崇拜,總會有那麼一瞬的時候,會覺得自己真的活成了,平常吹牛時纔會出現的樣子。

許久之後,紀源點了點頭,目光中閃爍著思索之色。

趙遠鬆的一些話說得很有道理,若是最後玄天觀迴歸九玄門,得到了那座一脈傳承的山峰後,勢必也是需要有人坐鎮的。

而單靠他自己一人,無疑是會支撐的十分辛苦。

若是能多一些人,哪怕隻有一兩個人,熬過了最開始的幾年時間,等修為一點點上來之後,方纔能算是站穩了腳跟。

趙月白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其本身的修道天資就十分不錯,不然也不會被趙無痕當做奪舍的對象,帶回家中花費近十年時間培養。

再加上其體內,蘊含著老槐樹數百年積攢的生機,以及其一身二境巔峰的修為,隻需花費數年時間,便至少也是一個二境修士。

甚至都不需要如何教導,隻靠水磨的功夫便足以。

如果再有九玄門藏書樓中的積累,甚至是修煉了玄天道經,不說是同境之中無敵手,起碼也不是尋常修士能夠比擬的。

隻不過收徒一事,除了要雙方自願之外,還有著許許多多的講究,最主要的還是看雙方是否為同道中人。

否則的話,說不準就會出現貌合神離,甚至是欺師滅祖、清理門戶的事情出現。

而除開這些講究之外,此時對趙月白最好的選擇,也的確是拜入玄天觀,隨著一同迴歸九玄門。

不然要是去往彆的門派,毫無根基的趙月白,真正可以說是前途難料,不知是福是禍了。

“少爺醒了!少爺醒了!”

身後的屋中,廖啟明興奮的聲音忽然傳了出來:“小少爺甦醒了!”

聞言,小院中的幾人紛紛睜眼,一番思索之後,便又繼續閉目打坐,冇有起身過來參合。

除了幾名趙家護院之外,也就隻有紀源在稍一沉吟後,起身走進了自己的屋子中。

此時趙月白已經甦醒,雙目有些失神的坐在床榻上,望著眼前幾張熟悉的麵孔,一時之間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足足過了一刻鐘,他這才緩緩回過神來,隻是臉上的神色卻驟然一暗。

“月白少爺?”

廖啟明上前一步,輕輕的呼喚了一聲。

半響之後,趙月白方纔抬起了頭,小臉上擠出一絲勉強的笑容:“我都已經知道啦。”

在趙無痕決定屠戮整個趙家前,便已經將他禁錮住,放置在了地底的黑色高台上。

也是在那個時候,趙月白才從自己喊了數年‘父親’的人口中,得知了自己的身世真相。

後來在老槐樹的樹乾中,被濃鬱的魂力融入自己的魂魄時,他也終於回憶起了,自己尚在嬰兒時,那一對年輕夫婦的容貌。

“我好想找到我的親生爹孃……”

趙月白本想堅強一些,可一想到記憶中的那對容貌,便忍不住差點哭了出來。

那一副委屈的神色,就彷彿是在幾人的心裡狠狠的揪了一下。

一群五大三粗的漢子,頓時便有些手足無措起來,圍在男孩的身邊想要出言安慰,結果張嘴半天卻愣是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這個場麵看上去,多少令人有些啼笑皆非。

不過好在趙月白很快便收斂了情緒,雖然有些勉強,但還是對著身邊的人露出微笑,輕輕搖著頭示意自己無事。

“趙月白,如今有些事情,還需要你知曉一二。”

待男孩情緒穩定了下來,紀源便拖過一張椅子,坐在了對方的麵前。

他略一沉吟片刻,就在趙月白疑惑的注視下,將趙家後來發生的事情,以及其身上的情況細細說了一遍。

為了防止對方聽得雲裡霧裡,有些關鍵地方他還要耐心的解釋清楚。

如此一來,紀源便一口氣說了足有半個時辰,纔算是將這些時日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同時簡言駭意的提及了之後的情勢。

其中便包含了,關於趙月白拜師一事。

“至少在我的視角上,你拜我為師會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紀源想了想,隨即補充道:“若是你覺得我太過年輕,我也可以請我師父來此,這般一來今後我們便算是師兄弟。”

他直白的言明,不論是拜他為師,還是成為師兄弟,對其隻有好處冇有壞處,也不用擔心他們隻是在利用自己。

因為一旦拜入玄天觀,彼此之間便會形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局麵,他們需要趙月白成長起來,今後能夠坐鎮一方,而趙月白也會需要九玄門的龐大資源。

如此一來,紀源自然隻會嫌他們彼此間的感情不夠深,怎麼可能會行加害之事。

“或者你要是不想拜入玄天觀,我自然也是不會勉強的。”

他在那雙乾淨雙眸的注視下,最後還是忍不住提了一句。

而隨著紀源的話音落下,一旁的四名護院,便紛紛向著趙月白遞去眼色,示意他一定要答應下來。

就算冇有九玄門的龐大資源,一名入境修士的收徒,哪怕隻是個山澤野修,放在世俗間也足以讓大富大貴的人家,舉著銀子搶破頭都要爭上一爭。

哪怕這個修士,隻不過才一境的修為。

與隻要能吃苦,再加上足夠的銀兩,便可以成就皮肉境的武夫不同。

想要成為一名修士,除了要熟讀各類聖人書籍,以此溫養自身魂魄外,還需一道開悟口訣,以及市麵上極難買到的修行功法。

雖說以趙月白如今的情形,將來必定能邁過那道坎,成為一名強大的修士,但卻不是說這樣便可高枕無憂。

世間修士最講究跟腳,從來冇有英雄出身草莽的觀念,是否為名門正派為一重,是否出身正統又是一重,若少了其中之一,往往便會遭人疏遠。

而九玄門不僅是名門正派,更是仙家正統,號令一郡修行勢力。

隻是趙月白對四人的眼神視而不見,隻是平靜的看著紀源的雙眼。

在前者那雙乾淨純粹,彷彿能看透人心的眼睛前,後者也是正了正身,冇有半點閃躲的與之對視。

良久之後,趙月白忽然樂滋滋的一笑,隨後便從床榻上爬了下來。

帶穿好了鞋襪,他幾步來到紀源的麵前,正了正身上的衣衫,隨後便雙膝跪拜了下去。

“弟子月白,拜見師父!”

他連磕了三個響頭,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隨後便一臉好奇的打量著自己的‘師父’。

紀源也愣了一下,似是冇想到對方會如此乾脆,一些早就醞釀好的幾套說辭,當即就冇了用武之地。

他連忙將趙月白扶起,想了想竟是有些不知道說點什麼,畢竟這也是他人生中頭一次收徒,實在是冇有什麼經驗,隻能是下意識的撓了撓頭。

見狀,一旁幾個護院不禁笑出了聲,就連趙月白也是一個冇忍住,傻嗬嗬的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