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內的人對去自如的小糰子也早已習慣,見怪不怪。

吃飽喝足的她覺得魚躍龍門也冇什麼好的,還不如在房間呢,吃香的喝辣的,多開心呀!

“這些確實是挺好吃的,不過冇有沈姐姐的手藝好。”

白幼安不由得又懷念起沈婉兒。

自從大祭司的事情東窗事發,暴斃身亡後,沈婉兒傷心不已,但又明白父親做的乃是錯事,哪怕夏洛辰不怪罪也自請去太常寺帶發出家,將自己的大好年華奉給青燈古佛,為父親贖罪。

看她又開始傷懷,夏洛辰輕輕一個暴栗彈在她的額頭上。

“放心吧,我經常派人去關照,她過的很好。”

“那安安就放心了,人各有命,我們也不應強求。”她煞有其事的點點頭,像個成熟的小大人。

“你何時學會了這些?”夏洛辰眉毛一挑,格外驚訝。

“安安都已經是個大人了,自然要會啊。”

說著還頗為自豪地揚了揚下巴,像是真的一樣,把在場的人都逗得樂嗬。

不過一想到自己這次還有任務,竟然還冇有法術,她心裡鬱悶不爽,當天晚上非拉著夏洛辰陪自己去玩。

美其名曰:“安安好不容易來一趟,難不成辰辰都不願意陪我嗎?”

夏洛辰:……

好不容易來一趟的,意思就是每半個月來吃一頓,每一個月來住一次嗎?

若不是他是皇上,恐怕早已被這小糰子給吃垮了。

不過誰讓他願意呢?

當天晚上白幼安就如願以償的出現在上元節的燈會上。

“哇,這裡好漂亮啊!”

四處燈火通明,街上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多種多樣的商販目不暇接,甚至有人在表演獨門絕技,一副喜氣洋洋的模樣。

“可小心點,彆走丟了。”夏洛辰上前抓住興致沖沖的小糰子。

可她並不當回事,東瞅瞅,西看看,但凡是見了個新鮮玩意都要買下。

拿起一個老虎麵具往臉上一戴。

“嗷嗚!”

……

夏洛辰麵無表情,白幼安的動作僵硬在原地,場麵一時之間有些尷尬。

“哼,一點都不好玩。”她泄氣的扔下麵具,氣呼呼的嘟嘴。

“呀!”反應過來的夏洛辰撞死害怕的往後退了一步,不過這演戲水準略微有些差勁,白幼安不滿的撇了撇嘴。

“哇哇哇——”

突然小奶娃的哭泣聲傳入兩人耳中,白幼安好奇的探頭探腦。

人山人海中,一個小不點兒站在中央哭泣,周圍人來人往,冇一個為其駐足。

“有小孩丟了。”她拉著夏洛辰的手跑過去。

這是一個看上去還不足三歲的小男孩,大概是與家人走丟,隻會紅著臉哭。

“小孩,你爹孃呢?”白幼安試探性開口。

小男孩立馬止住哭泣,圓溜溜的眼睛怯生生的看向白幼安,晶瑩的淚珠還懸掛於長長的睫毛上。

“我……我不寄道。”

雖說早已哭腫了眼,但長得還是挺可愛的,她掏出帶有繡花紋的小手絹給他擦了擦眼淚。

這孩子也是出奇的乖巧,竟然不怕人,眼神直溜溜的盯著白幼安,彷彿早就認識。

“辰辰,他好可憐,要不然我們幫他找爹孃吧?”

善心發作的白幼安,當下就牽住他的小手,兩雙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就這麼盯著夏洛辰。

一個都不能拒絕了,又何況兩個。

因為上元節燈會人流量較大,兩人選了就近的官府張貼了尋人啟事,留在這裡等人來尋。

在這過程中,小男孩誰都不讓碰,一直緊緊的抓住白幼安的手。

小小年紀的白幼安責任感爆棚,忙前忙後的給他拿了許多瓜果點心,還不停的安慰。

“顯兒,顯兒。”突然從外麵傳來一陣陣急促的女聲。

接著兩道身影從門口衝進來,直接抱住坐在白幼安旁邊的魏顯。

“你怎麼到處亂跑?我和你爹都要擔心死了。”

“朱姐姐?”白幼安眼神驚喜的發光。

顧得擔心自家兒子的朱琳琳聽到聲音驚訝的轉頭,然後就把魏顯拋在一旁,抱住了白幼安。

“安安,我都多久冇見你了?”

緊隨其後的魏榮軒和魏顯:……

一番敘舊過後才知曉,當年朱琳琳生魏顯的時候,大出血,險些喪命,後來調理了將近一年,身子纔好的差不多。

如今魏顯兩歲,她這兩年也實在悶得慌,所以就想來京城趕上上元節燈會。

半路聽到一老人賣同心鎖,說是綁在鵲橋上就能永結同心,從此不分離,兩人情至深處,彷彿回到了未成親之前的甜蜜,手牽著手在鵲橋看月亮,渾然不知自己還有個兩歲的兒子。

等發現時已經在全程都看到了尋人啟事,這才找了過來。

知曉原因後的夏洛辰嘴角忍不住抽搐。

這兩人該說是情比金堅好,還是冇心冇肺?

不過這孩子生下就是怕生的,冇想到對白幼安卻一見如故,格外親昵,倒讓兩夫妻感到奇怪。

“顯兒,看來你和安安是有緣分的,不如從今天開始,你就要叫安安乾孃吧。”

朱琳琳興致來了,當下就要拉著魏顯敬茶,不過最終還是被夏洛辰和魏榮軒以白幼安太小的原因給攔住了。

哪見過七歲的給兩歲的當乾孃?

臨走之前,魏顯依依不捨的抓住白幼安的衣袖,不願分開。

“乖,我以後有時間定然去看你,好不好?”

麵對兩歲的孩子,白幼安彷彿真的是個小大人,學著夏洛辰對自己的模樣去安慰魏顯,揉了揉他的頭髮。

“姐……姐姐,給。”

嘴中魏顯從自己的腰中拿出了一個護身符,口齒不清的要給白幼安。

剛開始白幼安不願意收,朱琳琳跟著勸:“也不是什麼稀奇玩意,聽說太常寺祈福有名,便去求了個平安符,是一位叫斷唸的修行者給的,據說是可保平安,你就收下吧。”

剛接過來白幼安就震驚的發現,這竟然是草根給自己的護身符,可是她不是已經給了沈婉兒了嗎?

兩個小人兩眼相望,魏顯和草根的眼睛似乎重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