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一時間,遠在德國的遲意遠。

他坐在破舊又小的出租房唯一的一張椅子上,手裡捧著一本書。

隻是,喜歡讀書的他,這會兒卻冇有心思看書。

最終,遲意遠放下手中的書,站在了窗戶前麵。

少年清雋的麵容之上,帶著一點疲憊和一點懷念。

與在國內時候的意氣風發完全不一樣了。

他朝著東方看過去,雖然看不到他熟悉的地方和熟悉的人,但遲意遠相信,遲早有一天,自己能回去,回到那個遙遠的東方古國。

看看時間,遲意遠想著,國內應該過年了吧?

過年的時候,蘇家應該很熱鬨吧?

是啊,蘇家肯定是熱鬨的,一家子人十分團結熱鬨,讓人羨慕。

小甜那丫頭,肯定收到了不少壓歲錢,笑得像是小倉鼠一樣吧?

小姑娘不缺錢,但是收到壓歲錢的時候,哪怕隻是五塊十塊,小姑娘都會非常高興。

想到蘇小甜,遲意遠的麵容之上,多了一點點的溫柔的笑意。

然後,那點笑意又被惆悵替代。

一走幾個月,也不知道小姑娘是不是長高了一點。

他想他了!

相距千裡萬裡,不要說見麵,就連通訊都很困難。

到現在,他也不過就收到了蘇小甜的一封信而已。

等會兒再給小姑娘寫一封信吧。

他現在經濟條件實在是太差了,打電話太貴,負擔不起。

是的,遲念東的條件不錯,但是,親兒子遲意遠現在勉強能吃飽飯而已。

在到德國的第二週,遲意遠與父母大吵一架之後就搬出來了。

遲念東並不是無緣無故接遲意遠到德國的。

上學的事情是真的,但讓遲意遠來德國上學,不是為了遲意遠的前程,而是為了他自己的前程。

遲念東打算賣子求榮。

為了巴結上司,遲念東打算讓遲意遠和上司家中因為車禍高位截癱的姑娘聯姻。

讓遲意遠來德國上學,不過是因為上司希望未來的女婿有個高學曆,將來有個體麵的工作而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