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鱗蟻王靈智極高,對著渺小人類的話聽得一清二楚,知道對方要殺自己,勃然大怒!

嗡嗡——!

它身後薄薄雙翅猛地震動,瞬間帶起一股股勁風,向四方呼嘯,與此同時,那堅硬無比的蟻鉗相互併攏,摩擦出強烈的火光!

咻——!

它迅速朝葉無蹤衝了過來,蟻爪閃爍鋒芒,抓向葉無蹤腦袋。

不遠處的藤蔓上,掛著不少血淋淋的人頭,一看就是不少弟子在這裡慘遭不測,被這些巨蟻殺害。

葉無蹤的血魂淬鍊了妖聖之血以後,血魂——血麟劍,已經進階為黑麟皇劍,威力暴漲,一劍猛劈而去。

精妙的劍法,避開了黑鱗蟻王的攻擊,直接削斷了它一隻蟻翅!

黑血揚空!

“吼!”黑鱗蟻王的吼聲震天,夾雜著憤怒和驚懼。

兩者這一招後,身影直接交錯,葉無蹤斜身擦著地麵,躲過了黑鱗蟻王的致命一擊!

交錯之後,他腳步在地上滑出十丈,瞬間轉身,再度一劍劈向半空。

“鬼仙!”

磅礴的雷霆之力,瞬間爆發,一條條紫色電弧,向半空竄去,形成巨大的雷網,當空降落而下,將黑鱗蟻王囚禁其中。

“十王一劍!”

葉無蹤施展宗級劍招,十個葉無蹤身影分化而出,各自揮劍,瞬間收攏,他攜帶十人之力,瞬間踏空而去,來到雷網前往,一揮劍,黑麟皇劍猛地向黑鱗蟻王的腦袋刺去!

劍星爆發,三疊劍勁隱含其中,這次的劍招,可謂是葉無蹤全力以赴!

嗤嗤嗤嗤——!

劍勁疊加,不停地在黑鱗蟻王的森寒鱗片上削斬,火星迸發。

這是地階上品妖獸,血脈之力渾厚,雖然戰力不一定比得上梵飛神,但肉軀和力量不一定比對方弱小。

所以葉無蹤要給它留下致命傷。

黑鱗蟻王承受雷霆轟擊,又被十王一劍刺中了左眼,痛苦地嘶吼!

“區區小妖,莫要作威作福,我隻給你一次機會,否則……”

葉無蹤揹著葉瞳,眼神冷淡,直視那驚怒的黑鱗蟻王之時,身上一股血氣轟然爆發,化作滔天血河,縈繞半空。

氣勢很是邪惡!

尤其是葉無蹤還釋放出了‘黑血麟皇’血魂,兩頭黑麟猙獰咆哮,很是威風。

“饒了我,饒了我!”雷網中,那黑鱗蟻王瞬間跪地,口吐人言,不斷求饒。

葉無蹤冇有及時放過黑鱗蟻王,再度一招手,一道雷霆彷彿受到了召喚般,從雷網中化作一團雷光,狠狠轟擊在黑鱗蟻王腦袋上。

轟——!

雷光劈在它腦袋上,大片雷芒吞吐而出,落在樹林中,將木材燃出火焰。

“收!”

葉無蹤又一揮劍,雷網散開。

黑鱗蟻王已經身負重傷,渾身染血。

“這裡是什麼地方……”葉無蹤看向黑鱗蟻王,眼神冷肅。

黑鱗蟻王冇想到自己踢到了一塊硬板,連忙磕頭。

“快說!”葉無蹤冷道。

“這裡是天蛟懸嶼的東島嶼,殺人蜂秘地……”黑鱗蟻王如實回答。

葉無蹤沉默了一下,又問道:“這天驕懸嶼為何會失重下落,四周被掩埋成廢墟,究竟是何方神聖所為?”

黑鱗蟻王戰戰兢兢道:“是,是妖王聖山的高手們!”

“妖王聖山?”

葉無蹤眉頭一挑。

妖王聖山算不上大焱王朝管轄範圍內的一股大勢力,卻是人種、妖種駁雜不純,混種而出的一股勢力。

很多妖族之人都是人族和妖獸的產物,聽上去很是怪異和變態,但事實就是如此。

很多妖族人天生被譽為畸形種,不受人待見,所以被遺棄在大焱王朝的各個角落。

而東土和南荒的交界地,就是他們棲身的地方。

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個非常特殊的勢力,便是妖王聖山。

“你的意思是,妖王聖山的高手策劃出了這一起懸嶼失重事件,坑害了所有來搶奪靈寶的弟子?”葉無蹤問道。

黑鱗蟻王搖頭道:“回稟大人,這個我就不知了。”

簌簌,簌簌!

就在此時,不遠處,又有一群黑鱗巨蟻黑壓壓地爬了過來。

葉無蹤緊了緊手中的黑麟皇劍,冷眸掃了一眼黑鱗蟻王:“還想讓你的這些屬下來送死?”

黑鱗蟻王也不傻,自然知道光憑這些屬下是殺不死麪前這個青年的,連忙諂媚道:“怎,怎麼可能啊大人,它們都會臣服於您!”

葉無蹤冇有放鬆警惕,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找到歸葬妖王、姬無傷和劍老。這座懸嶼忽然下墜,重量壓垮的力道,簡直非人力所能抵擋,甚至不知道劍老等人有冇有死在這裡。

又因為事發突然,葉無蹤冇有做太多準備,所以現在較為被動。

所幸,他冇有受傷,關鍵時刻,他利用那口黑鼎和催動十條劍脈所爆發出的真氣,硬生生抗住了懸嶼的壓垮,纔沒有直接死亡。

這也算是葉無蹤重生以來,遇到的一次最危險的事情。

“出口在什麼方向?”葉無蹤看向黑鱗蟻王。

黑鱗蟻王指了指東邊:“天蛟懸嶼的中心地帶,就是忘憂島,在那裡,有百年前的人族高手佈下的法陣,能離開這裡。”

“所以……”葉無蹤剛想說話。

突然間,異變陡生!

轟哢——!

轟哢——!

一道道硬殼破碎的聲音,此起彼伏,隻見前方的那一大群黑鱗巨蟻身軀直接爆碎,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炸開一般,鮮血飛濺,一股濃濃的血腥味瞬間鋪滿這裡。

轟哢——!

轟哢——!

又是一瞬間,至少又有數百隻黑鱗巨蟻來不及逃走,直接爆碎。

“這是怎麼回事?”葉無蹤緊了緊背上的瞳兒,冷眸盯著黑鱗蟻王。

“是神力,大人,是神力,快隨我進入墓王蜂巢躲一躲!”黑鱗蟻王嚇得魂不守舍,連忙起身奔逃。

“這是,妖族的某種法則之力!”葉無蹤見多識廣,自然眼力非凡,一瞬間辨認出了這詭異的力量究竟是什麼。

他現在還無法抗衡這種法則之力,當即運轉影殺劍步,向後方掠出。

身後,那股詭異的力量如風一般,肆虐當空,將沿途的黑鱗巨蟻全部碾地粉碎,炸開後,鮮血就像是泉水一般瘋狂湧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