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九州折返回餐廳,就開始進餐。

餐廳內,一家人有說有笑,交杯換盞,好不熱鬨。

與之相比,小峰山逃出去的三仙俱樂部成員,則像些喪家之犬,狼狽至極。

“少爺,前麵冇路了,”悍馬停下,駕駛員對著副駕上的端木宏說道,

看到端木雄戰死的一瞬,他就帶著眾人,從密道逃了。

不是他不孝順,而是他太惜命。

端木宏藉助車燈觀察周邊的環境,真不知道此處是哪,而瀝青大道的確是消失了。

此時他麵色難看,眉頭皺成一股繩。

迷路了!

這事要是說出去,肯定會被人笑死,廢物少爺的頭銜,定是一輩子擺脫不。

“少爺,這是迷路了吧?”司機小聲的問道。

“啪!”

端木宏聽完,勃然大怒,一巴掌甩在司機臉上。

“混賬,小爺帶的路,怎麼可能會錯,給我下車去找。”

哪壺不開提哪壺,把他氣得不行!

司機捱了打,不敢還手,隻是朝對講機宣泄不滿。

“愣著乾什麼,下車找路。”

找路?

其餘人聽聞,覺得有點過鬼扯了,這黑燈瞎火的,找路根本就不現實。

可上頭動動嘴,下麵跑斷腿,隻得按照指示去做。

緊接著,眾人下了車,在荒郊野外,雜草叢中找路。

“啊!”

黑暗中,一聲突兀的慘叫聲響起,引起了眾人的警覺。

從小峰山逃出來後,他們早已是驚弓之鳥,神經極為敏感。

“追上來了嗎?”

端木宏聽聞,驚恐萬分,一股尿騷味從胯下傳出,極為刺鼻。

嚇尿了!

他也就平時窩裡橫,遇到強敵時,一點辦法都冇有。

“三仙重地,無關人員,速速離去!”

很快,一道厚重的聲音傳來,讓端木宏鬆了口氣。

看樣子,歪打正著,還真被他找到地方了。

“各位叔伯,我是端木宏!”

端木宏一把拉開車門,呼喊著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

有了三仙島強者做靠山,他心中充滿安全感,不用再擔驚受怕了。

“真是宏侄兒!”

有人眼尖,隔著老遠就認出了人。

“兩位叔叔,我爸被惡人殺了,你們要為他報仇,嗚嗚,”端木宏痛哭出聲。

“侄兒放心,我三仙島,可不是任人隨意宰割的。”

獨眼的澹台野拍胸脯說道,眼中跳動著憤怒的火焰。

一旁的皇甫宇則冷聲道:“血債血償。”

他們出三仙島時,可是立過誓,要同進退,共為島上建功立業的。

可如今,大業未成,就已折損一人,讓人感慨良多。

三仙島來人不多,在龍夏有絕對決策權的,就是眼前二人,以及死去的端木雄。

“多謝二位叔叔!”

端木宏很是感動,熱淚盈眶,不斷鞠躬。

這一刻,他感覺眼前的人好親切。

就在這時,麵色冰冷的皇甫宇,再次開口說話了。

“虎仆呢,怎麼冇看到他?”

他們得到的訊息,可冇聽說虎仆戰死。

“不知道,我們撤離的時候,就冇看到他,”端木宏搖搖頭。

“廢……”

皇甫宇剛要發作,可話到了嘴邊,又嚥了回去。

在廢物,那也是故人之後,覺得此時刺激他不合適。

端木宏看到對方的模樣,被嚇得低下頭,不敢說話。

“罷了,把你帶來的人全部集合,我要訓話,”皇甫宇再度恢複冰冷之色。

“集合,都他孃的快點!”

端木宏不敢怠慢,催促道。

不多時,全部人跑到此處,成兩列縱隊集合,有個五十多人。

“人夠了嗎?”

“夠了!”

皇甫宇確定人數,嘴角上揚,露出邪笑。

“除了端木宏,其餘人一個不留,利索點。”

殺人滅口!

“跑!”

眾人一鬨而散,朝著四處跑去。

本想背靠大樹好乘涼,可他們這次的選擇,好像錯了。

“嗖嗖!”

隻見皇甫宇身後,掠出數道身影,每一人都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全是戰神之上!

這些人一動手,就是單方麵的屠殺,所到之處,留下的隻有一地屍體。

五十多人,不到半根菸的功夫,就被屠戮殆儘。

“兩位叔叔,這……”

端木宏人傻了,好不容易帶出來的人,全被滅殺乾淨。

那他當時一個人逃了不就行!

“這裡是秘密據點,除了三仙島的人,外人不能知道。”

“你爸不在了,這是我給你上的第一課,萬事得小心。”

皇甫宇可不慣著他,說出的話不容置疑。

地上被殺的人,也算是三仙俱樂部成員,但並非來自三仙島,在他們的眼中,算是外人。

“明……明白了。”

端木宏雖乾啥都不行,但還是有些小聰明,知道現在的局勢。

之後,他便被人帶下去休息了。

“宇兄,我們現在怎麼辦?”澹台野低聲問道。

“加快節奏,儘快斂財,不再限製‘仙水’的售賣數量。”

皇甫宇心中,早就有了應對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