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仙俱樂部大規模售賣“仙水”的訊息不脛而走,越來越多的人知道。

之前,葉九州破處了三仙的形象,可是有人為了長生,還是抱著僥倖的心裡去買“仙水”。

這鬼東西,喝得越多,離鬼門關越近,無異於飲鴆止渴。

“九州,媽這裡有些資訊,你看看有冇有用。”

陳淑英抬著手機,走進廚房,拿給葉九州看。

“我瞅瞅!”

葉九州手上動作未停,把頭湊了過去。

明目張膽,三仙俱樂部的膽子太大了些。

陳淑英的手機上,是條資訊,大題內容就是售賣“仙水”,每滴一百萬,不限數量,買多了還能送。

以前做些事的時候,還偷偷摸摸的,弄塊遮羞布蓋著,而今卻是擺到明麵上來了。

如此下去,必然出事,而受苦的還不是龍夏民眾。

“媽,你來幫我看會兒火,我去打個電話,”葉九州放下鍋鏟,拿起抹布擦拭手。

事情越發的大,關乎龍夏根基,他很是上心。

“那你去忙,往後早餐我來做就行,”陳淑英接過鍋鏟。

而後,她用餘光看了眼葉九州的背影,越看越像那天的火人。

葉九州找到個空房間,關上門,給賽華佗去了電話。

“啊……大清早的不睡覺,打電話給我做什麼?”

那邊打了個哈欠,半睡半醒的回話。

葉九州則冇有跟他開玩笑的心思,直言問道:“前幾天發給你‘仙水’的樣本,有破解之法了嗎?”

事關重大,賽華佗聽聞說的此事,也不敢耽擱,嚴肅道。

“算是研究出來了吧!”

“這東西很霸道,吞服後流失的生命力,肯定是補不回來了。”

“但服用後的後遺症,比如頭疼、心亂、發熱等,還是可以緩解的。”

短短幾天時間,哪怕是當代神醫,也隻能做到這一步。

葉九州聽起來,覺得還行,便問道:“什麼時候,可以投入生產?”

麵對三仙俱樂部大規模投放“仙水”,必然會有很多人服用,他也隻能早做應對。

隻希望一切來得及!

“快了,還有幾個檢測步驟,便可以投入生產,但我們冇有生產線,”賽華佗回答,聽得動靜已經起床。。

聽出葉九州急著用,他也隻能少睡會兒,儘快完善藥方。

“嗯,等你研究完成,儘快拿著藥方來找我,拜托了,”葉九州凝重的說道。

三仙俱樂部這一手,會有多大的受害人群,冇法評估。

而且現在去一個個尋找分部,也不太現實,畢竟分佈太廣,又極為隱秘,不好找。

更重要的是,對方不計後果的售賣“仙水”,已然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打算。

葉九州剛掛斷電話,戰神殿內部頻道,又傳來青龍的訊息。

“主上,三仙俱樂部賣什麼狗屁的‘仙水’,裡麵查出有害物質,國主震怒,讓我督辦此事。”

“聽說你有不少關於三仙俱樂部的訊息,能不能給我點。”

時間有限,倉促間,青龍根本找不到太多的線索。

也不是他冇那個實力,而是等他弄清楚,保不齊黃花菜都涼了!

“行,我把所有資料整理出來,然後發給你。”

“但他們有半步天人的強者,彆單獨行動。”

葉九州回訊息,還不忘囑托一番。

四大戰尊,都是他一手帶出來的,不希望任何人有事。

之後,他把整理好的資料,發給了青龍,還附帶了他的猜測。

能幫就幫!

“九州,吃早餐啦!”

門外,陳淑英的聲音響起,跟以往一樣慈祥。

“來啦!”

葉九州應了聲,收起手機,出去吃早餐。

陳淑英恢複正常,一家人吃的很快開心,吃什麼都香。

吃完後,陳淑英和謝海鵬要去公園玩,修複感情,而謝芷秋則去了集團處理事務。

葉九州當然是送女兒去上學。

“爸,待會有個家長會,你得幫我開,”後座上的葉不悔說道。

原本,她昨晚就該說的,可她想讓父親幫她開這個家長會。

“好,可你不跟媽媽說,是不是你在學校犯事了?”葉九州笑著問道。

“纔沒有,我很聽話的,成績全校第二,老師也經常誇我。”

葉不悔回答時,很是自豪,一副冇給你丟臉的樣子。

“哈哈,這點隨我,”葉九州放聲大笑。

可葉不悔撅著小嘴,不滿葉九州剛纔的話,說道。

“不,隨我媽!”

父女倆聊著,也就到了學校,不少家長已經站在校門口。

葉九州停好車,就帶著女兒,走了過去。

他倒是很自然,可校方人員看到他,就會顯得很拘謹。

“葉董來了,快去通知校長!”

這所私人學校,就是葉九州的個人財產,隻為給女兒良好的學習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