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家長看到葉九州,也是客氣的打著招呼。

“葉董好!”

“葉董,這次你來給不悔開家長會啊!”

葉九州看到質樸的笑容,同樣禮貌回話,“你們好,不用這麼客氣。”

今日,他就是一個家長!

葉九州舉辦的這所小學很特殊,師資力量在濱海數一數二,裡麵大多是寒門子弟,以及集團員工的子女。

因為他覺得,有能力的人出路多,不需要他幫助,可普通人卻不行。

葉九州很隨和,冇什麼架子,很快就跟其他家長聊在一起。

不多時,一道身影走出來,正是葉九州一手提拔起來的校長。

“葉先生,您來啦!”

“有事你忙,我就過來開個家長會,不用管我。”

葉九州轉身打招呼,示意不是來視察工作的。

作為這家學校的唯一董事,他有監管一切的權利,不過現在的校長很靠譜,一般都是由他打理。

“哎,那你聊著!”

今天家長,校長可是一堆事情在身上,忙的不行。

原本很隨意的一幕,可在一些人眼中,就不是這麼回事了,竟生出了仇視的目光。

心裡想什麼,隻有他們自己知道。

“各位家長,請有序進入,”外麵負責秩序的老師用廣播喊話。

葉九州排隊,進入學校後,輕車熟路的找到女兒座位。

平日雖四處走動,可一直都在關注女兒成長,這可不是虛的。

人到齊後,班主任開始主持家長會,一切都很順利,也就是說下整體成績,最近整個班級的狀況。

而少數幾個學生,被班主任點名錶揚,其中就有葉不悔。

女兒各方麵都很優秀,這個葉九州是知道的。

“到這裡,我要說的就說完了,各位家長有什麼疑問都可以說出來,”班主任環視眾人,說道。

終於結束了!

不少家長早就坐不住了,隻是不好得離開罷了。

就在這時,有個女家長站了起來。

“老師,我有個問題,請你務必回答。”

看似客氣,可這態度,卻是少見的強硬。

“您請說,”班主任仍禮貌的回話。

“聽說葉不悔一直坐在第一排,有這回事嗎?”女家長說話時,瞥了眼葉九州。

搞半天,是衝他來的!

葉九州苦笑,無奈的搖搖頭,冇料到來自己學校開個會,都能出幺蛾子。

可不等班主任回答,其他家長就出言反擊。

“葉哥家的學校,他女兒坐第一排,有什麼不可以嗎?”

“事真多,私立學校不收你錢,成績好的還有獎學金,你還想怎樣?”

“不對啊,記得我家丫丫說,她倆上個星期是坐的最後一排。”

說話之人,都是幫葉九州的。

雖說大多人文化不高,可事情的好歹,還是能分清的。

“呸,一群狗腿子!”

“姓葉的天天餵你們骨頭嗎?這麼聽話。”

女家長儘管隻有一人,卻是不甘示弱,破口大罵,有舌戰群儒之風範。

擺明瞭吵架,說了好幾句,卻連訴求是什麼都冇說清楚。

眾人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卻被葉九州打斷了。

“行了,你想怎樣就直說,彆在這彎彎繞繞的,也彆為難班主任。”

女家長麵露奸詐,等的就是這一刻:“我家娃成績很好,要一直坐第一排。”

之前說葉不悔如何,都是藉口!

“不行,校規上每週換一次位子,那就隻能按校規上的來,冇人可以搞特殊,”葉九州回絕了。

自家的學校,他女兒都冇搞特殊,憑什麼彆人可以搞特殊。

“你憑什麼在這發號施令,又不是校長,”女家長怒聲道。

“可我是校董,我說什麼,就是什麼!”

葉九州霸氣回懟,才懶得跟這類人講道理。

早些解決,早些離去,他可還有一堆事要去做。

“校董欺負人啦,不活啦,嗚嗚,”女家長猛然坐到地上,撒起潑來。

一哭、二鬨、三上吊!

這場麵,神仙見了都頭疼。

好好的家長會鬨成這樣,班主任臉上也掛不住,勸說道。

“這位家長,有話好好說,孩子就在窗子外麵看著,影響不好。”

這話一出,女家長越發憤怒:“看著怎麼啦,這是我的正確訴求,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

完全就不講道理了。

葉九州知道對方也就普通人家,多勸了一句:“要留此地讀書,那就得遵守校規,若是不想,隨時都可以辦理離校手續。”

話,已經說得很清楚,就看對方的取捨。

可是這女家長的不講理程度,已經遠遠高出葉九州的預期,簡直是個瘋婆子。

“我家娃就要在此處讀書,就是要坐第一排。”

活脫脫的滾刀肉,就算老賴見了,都得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