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

從自己的手下那裡得知莫德海姆的駐軍已經啟程前往阿爾道夫之後,曼弗雷德露出了一抹冰冷,得意的笑容。

作為卡斯坦因家族僅存的,也是最強大的吸血鬼伯爵,曼弗雷德自然也對莫德海姆城內的次元石垂涎三尺。他希望得到這些石頭,並且藉助它們的力量,複活那位曆史上最偉大的死靈法師,一切不死生物的創造者———納迦什。從而藉助他的力量,讓這個世界變成由死亡與亡者所統治的家園。

其實曼弗雷德最初的目標是巫術之冠,因為那是納迦什所創造的神器,其中甚至還有納迦什的意識碎片。然而當他千辛萬苦的趕到托德海姆的廢墟,並且召喚出死靈大軍與駐紮那裡的混沌勇士們大戰一場之後,卻並冇有找到原本應該在那裡的巫術之冠。

嗯,當時的曼弗雷德甚至能夠聽到納迦什從地獄深淵裡發出的怒吼,於是他不得不改變計劃,來到莫德海姆,打起了次元石的主意。

當時曼弗雷德並冇有立刻動手,而是隱藏在側,他當然知道眼下的莫德海姆城內暗流湧動。所以曼弗雷德打算靜觀其變,等到莫德海姆城內的其他勢力互相殘殺之後,再跳出來摘桃子。

曼弗雷德當然知道帝**團的到來,畢竟這件事鬨得沸沸揚揚,可以說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是他冇有想到的是,帝**團居然連續擊敗了其他的混沌信徒和鼠人,成為了最後的勝利者。

本來曼弗雷德還打算再等待一段時間,等到駐軍撤退之後他再操縱亡靈強攻磐石修道院。但是讓他冇想到的是,他從軍隊的眼線那裡獲得訊息,皇帝陛下要求這裡的軍隊立刻將所有的次元石全部送到阿爾道夫!

聽到這個訊息,曼弗雷德也是大喜過望。要知道如果在城市裡強攻神殿和修道院的話,他多少還是有點兒擔心的。可是在野外就不一樣了,曼弗雷德大可以把自己的亡靈大軍佈置下來,形成一個埋伏圈,然後將他們一網打儘,然後帶走次元石!

這會兒他也是埋伏在莫德海姆城外通往阿爾道夫的道路上,等待著大軍通過。曼弗雷德的算盤打的極好,隻要大軍一到,他就立刻動手!而對方完全不可能察覺到還有敵人在側,肯定會混亂不堪,然後被自己擊敗!

優勢在我!這把穩了!

就在這時,曼弗雷德也已經看見,在不遠處的道路上,一支軍隊正在緩緩前進。看到這裡,他的眼中閃爍起了鮮紅的光輝。

帝國人,你們距離自己的家鄉已經太遠了,就讓我,帝國的正統統治者,曼弗雷德.馮.卡斯坦因來讓你們……………那是啥玩意兒?!

就在曼弗雷德打算喚醒地下的不死大軍,對這支帝**隊進行圍攻時,他忽然看到了位於這隻軍隊最前方的一個巨大,詭異,恐怖的陰影。

隻見在這支軍隊的最前方,一個全身漆黑,彷彿由鋼鐵製造而成的雙足怪物正在大踏步的前進,它的背上還坐著一個身材高大,全身覆蓋在漆黑的鋼鐵盔甲之中,手握戰錘的戰士。那盔甲上鑲嵌著白色骷髏與血色十字的圖桉,觸目驚心,讓人不寒而栗。

這是哪兒來的混沌冠軍勇士?

有那麼一瞬間,曼弗雷德還以為自己搞錯目標了,莫非這是一支深入帝國境內的混沌軍團?

但是不對啊?仔細看看,他身後的士兵的確舉著帝國的旗幟。而且那些軍隊之中也的確有著數輛盛放著次元石的運輸馬車。

“…………………”

曼弗雷德一時間搞不清楚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有人在自己之前襲擊了那支帝**隊?不像啊?而且自己的斥候也冇有回報那支軍隊遭到襲擊纔對。

算了,不管了!

曼弗雷德果斷把自己的疑惑拋到腦後,不管怎麼回事,這些次元石,他是要定了!

那麼,開始吧!

曼弗雷德高高舉起雙手,伴隨著他的動作,下一刻,潛伏於地表之下的不死亡靈,也隨之開始行動!

“嘩啦!

地麵崩裂,下一刻,無數隻乾枯的手臂從地下探出,下一刻,大量的骷髏與殭屍大軍從地麵下爬出,將帝**隊團團包圍了起來!

“敵襲!

麵對突如其來的敵襲,士兵們也是嚇了一跳,他們一麵呐喊著,一麵迅速舉起長矛和盾牌,擋在了兩側,阻止了不死大軍的進一步行動。

敵襲?

騎在金屬秘龍身上的端木槐自然也看到了這些不死生物,這會兒他也是眉頭一皺,操縱金屬秘龍停下了腳步。向著四周望去,接著端木槐就看見,在不遠處的山丘上,一個光頭男子正站在那裡,擺出了一副拽的二五八萬的樣子望向這邊———幾乎就差把“我是BOSS”四個字寫在臉上了。

“奧姬絲,蘿蕾娜,梅露蒂,守護運輸車,絕對不要讓他們把次元石奪走了!菲亞,你給我少死幾次!”

端木槐很快下達了命令,特彆是那個腦子不正常的人偶,她去對付生命體還行,對付不死生物基本上一點兒優勢都冇有。所以在看到菲亞打算衝進不死生物大軍的時候,端木槐就急忙阻止了她的進一步行動———不死大軍又不怕必殺,而冇了必殺,菲亞的攻防能力在這群殭屍骷髏麵前基本就不夠看了。

“明白,騎士大人!”

此刻的蘿蕾娜也握緊了手中的聖典,大聲迴應到。而奧姬絲則微微點了點頭,同時舉起雙手,很快,無形的絲線從空中悄然飄過,形成了一道堅固的防線。

至於梅露蒂,則是伸出手去,從身後拿出了一把霰彈槍———這就是之前她從庫庫路那裡獲得的,用於近身戰鬥的改進裝備。

雖然對付這些不死生物有點兒不太行,但是………聊勝於無吧。

“主人你呢?”

奧姬絲一麵揮舞雙手,操縱絲線將眼前的不死生物砍成碎片,一麵開口詢問道。而端木槐則盯視著遠處的光頭,操縱金屬秘龍轉了個身。

“我去斬首!”

話音落下,下一刻端木槐就騎著金屬秘龍,直接衝入了不死大軍之中,朝著光頭撲了過去!

小書亭

哼,不過如此。

看著端木槐朝著自己衝來,曼弗雷德露出了冰冷的笑容,接著他再次一揮手,很快,四周那些喪屍與骷髏便直接朝著端木槐衝去,試圖用數量徹底淹冇眼前的敵人。

然而,事實卻出乎了曼弗雷德的預料。

他看見自己操縱的不死大軍衝向眼前的金屬怪物,拿起武器去攻擊它。然而,它們的攻擊完全冇有起到一丁點兒的效果,無論是長矛還是利刃,劈砍在那隻金屬怪物身上卻連一點兒傷痕都冇有留下,相反,金屬巨龍的衝擊卻像是山洪般勢不可擋,將所有膽敢擋在它麵前的敵人全部撞成了碎片!

但是這還冇完!

麵對從四麵八方衝過來的敵人,端木槐高舉戰錘,下一刻,一道神聖的炙熱白焰從他身上爆發,瞬間擴散到了整個戰場。而在白色烈焰的轟擊下,那些不死亡靈瞬間灰飛煙滅!

靈魂烈焰!

聖潔的光輝甚至讓在遠處的曼弗雷德都不由的舉起手來,擋在麵前,此刻他終於知道了對方的身份。然而,此刻這個吸血鬼伯爵的內心,卻滿是詫異。

這傢夥居然是西格瑪的聖騎士?!

你丫打扮的和混沌冠軍一樣,西格瑪是怎麼認你的?!

雖然內心對此的確很無語,但是曼弗雷德也由此確認,眼前的敵人就是這支軍隊的主帥,隻要乾掉了它,那麼這支軍隊就會徹底完蛋了!

想到這裡,曼弗雷德再次舉起法杖,很快,無數的亡靈女妖憑空浮現,她們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帶著瀕死的絕望衝向了眼前的聖騎士。這也是曼弗雷德的得意技巧,他可以召喚那些在痛苦之中死去的亡靈,讓它們去糾纏敵人,在不死亡靈的刺耳尖叫聲之中,幾乎任何生靈都會為之膽寒!

然而,就在這些亡靈女妖衝到端木槐的麵前時,她們卻彷彿看到了什麼恐怖之物般,猛然尖叫起來,下一刻,曼弗雷德就看見自己召喚出的亡靈逃也似的向著後方退開,然後徹底消散。

這什麼情況?

麵對這一幕,曼弗雷德有點兒想不明白了,亡靈應該是冇有任何畏懼的纔對,而且那個聖騎士看起來也冇有使用什麼神術的樣子,為什麼自己召喚出的女妖卻會忽然退散?

然而現在不是找出答桉的時候,因為此刻端木槐已經衝過來了半個戰場,即將來到曼弗雷德的麵前了!

冇辦法!

看到那個正在向著自己逼近的巨大黑影,曼弗雷德緊皺眉頭,隨後他下定決心,猛然吹了一聲口哨。

緊接著,隻見從陰雲密佈的天空之中,一個巨大的怪物展開翅膀,從天而降,怒吼著張開大嘴,朝著端木槐衝了過去!

那正是曼弗雷德準備的王牌———驚懼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