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還真的下雨了,葉扶,你比天氣預報還準啊。”方唯擦拭著頭髮,一臉擔憂地看著外麵。

“但願隻是小雨,大雨真遭不住了。”

葉扶擔心薑冗,一直看著窗外,還好薑冗半個小時後就回來了,手裡還提著兩隻兔子一隻野雞。

葉扶拿出毛巾幫他擦頭髮,用一根簾子把後排隔了起來,拿出衣服讓他換上。

“我還以為你要很久纔回來。”

薑冗含笑看著她,“我知道你會擔心,就立即下山了。”

葉扶聞言抿唇一笑,等他換好衣服,葉扶把簾子拉開,齊遠和方唯已經穿上了最厚實的衣服。

“現在隻要下雨,我都有心理陰影了,葉扶,你覺得這雨什麼時候能停?”

“唉,我又不是神仙,哪知道什麼時候會停。”

下雨有一個最現實的問題,那就是路會變得泥濘,出行會難上加難。

所有人都坐在車裡,緊張地看著外麵的雨。

差不多兩個多小時後,雨停了,劉璋過來通知大家立即趕路,必須立刻前往下一個縣城,不然雨勢變大,後果不堪設想。

“本以為可以在這裡停兩天好好休息一下呢,冇想到又要啟程了。”方唯唉聲歎氣,舒雲看上去也是愁容滿麵。

“這個天氣,簡直變化無常,就冇有一天是正常的。”

葉扶拿出懷錶看了一眼,八點半了。

“剛纔我哥還和我說,要去打幾隻兔子,把皮毛留著做衣服呢。”

“怪不得我剛纔聽到他在那邊罵臟話。”

齊遠和方唯都忍不住笑了,葉扶看著腳邊的獵物,得找個機會收進空間。

車子剛開了十多分鐘,小雨淅淅瀝瀝又開始下了,出了月亮湖,又是無邊無際的大山。

下雨天就怕打雷,還好雷電一直冇有出現。

風把路兩旁的枯樹吹的嘎吱嘎吱響,偶爾還有一隻小動物從上麵竄下來,直接跑進下麵的山裡。

車子開得不快不慢,就怕打滑或者前麵有坑。

葉扶拿著毛巾一直在擦擋風玻璃上的雨水,車上的雨刷壞了,車窗也開始哐當哐當響了起來。

“什麼時候纔到下一個縣城啊?”

葉扶拿出筆記本看了一眼,“差不多五個小時。”

齊遠一聽這話,差點哭了,“這麼遠?”

“你睡一覺醒來就到了。”

齊遠也覺得自己的情緒有點失控,趕緊讓自己冷靜下來。

所幸雨勢很小,雖然有點冷,但是目前還算安全。

五個小時的路程說不遠也不遠,可說短,也不能瞬間就到達。

車上的椅子破損嚴重,坐久了屁股也疼。

雖然雨很小,但是風有些大,有幾段路還有坍塌,大家隻能冒著雨下去清理路障。

原本五個小時的車程,最終拖到了十二個小時。

到達春陽縣城,已經是早上九點鐘了,而這時,雨勢明顯變大,眾人隻能找個安全的地方停車。

春陽縣城受災嚴重,到處都是坍塌和泥沙。

葉扶拿出雨衣,把豆苗和落落放進包裡。

車隊繞過一處坍塌,準備進城了。

在城裡繞了一個小時,才找到一棟冇有坍塌的樓房,把車子停到一樓,眾人拿上行李下車,迅速跑上樓。

這棟樓屋子很多,裡麵都還算乾淨,能搬走的東西都被搜颳了,還好冇有人的骨架或者蛇蟲屍體存留。

葉扶和薑冗住進501,其他人都住在隔壁或者樓上樓下。

折騰了十多個小時,每個人都很累了,雖然擔心會有暴雨,但經曆了無數次突發天災,已經把大家訓練得足夠淡定和冷靜。

葉扶把行李放下,將草蓆鋪在地上,房間裡的灰塵很厚,葉扶懶得清理,等到雨停就走,隊伍並冇有在這裡多待的打算。

現在已經不像逃難,而是像到處躲藏的犯罪分子,每天都是驚弓之鳥,每時每刻都在擔心災難會不會在下一分鐘突然到來。

葉扶抵不住睏意,直接躺在草蓆上就睡著了,窗外狂風呼嘯,雨點子吧嗒吧嗒砸在玻璃窗上。

突然降溫,不少人都有了感冒發燒的跡象,葉扶醒來後拿了一大包草藥給萬濤,萬濤讓人熬煮好後,薑冗也去接了兩碗。

“我又冇感冒,不需要喝藥吧?”

“彆人都喝了。”薑冗把藥吹涼,直接送到葉扶嘴邊。

葉扶自己配的藥,她最清楚藥有多苦,喝得時候差點靈魂出竅。

不過藥也很管用,發燒現象得到了及時扼製。

下午三點,雨勢開始變大,大家把房間裡能燒火的木頭都劈了,木頭不夠,隻能冒雨出去找,薑冗也出去了一趟,他有雨衣,情況比彆人要好一些。

“春陽縣城還能找到不少東西,剛纔出去的時候,我在後麵的小區裡麵發現一輛越野車。”

葉扶有些驚喜,“車子情況怎麼樣?”

“被壓在廢墟下,不過我看了,上麵有鋼筋撐著,車子損傷不大。”

薑冗還找回來了不少衣服和木頭。

葉扶打算去看一下那輛越野車,如果她去拿,就不需要清理廢墟,直接收進空間裡就行。

往火堆裡添了柴,葉扶拿出乾淨的衣服讓薑冗換上,他帶回來的衣服先收進空間裡麵。

“待會我們出去收車子,順便看看還能不能找到其他東西。”

春陽縣城比較偏僻,四麵環山,逃難的人一般不會選擇從這裡路過,畢竟山多且路況複雜。

縣城冇有被大火燃燒過,應該能找到一些東西。

其他出去找東西的人也陸續回來了,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收穫不小。

還有人把盆和桶都放到外麵接雨水,連舒雲也出去了兩趟,拿回來了不少東西。

葉扶從空間裡拿出熟食,兩人開始吃晚飯,房間裡有一扇窗戶一直開著,燒火的煙霧很快就散了出去。

“咦。”

“怎麼了?”

“蚊蟲不見了。”

葉扶拿著盒飯走到窗台前,“下雨後,蚊蟲就消失了。”

薑冗也來到她旁邊,和她一起看著外麵的大雨,“看來,蚊蟲的剋星就是雨水。”

吃好飯,葉扶穿上雨衣,安頓好豆苗和落落,兩人就冒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