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寶全理也冇理王氏,左右那是繼兄的媳婦兒,她就是不搭理她也不會有啥事兒,畢竟這可是老周家。

“小妹你來啦。”又來打秋風啦。

原本正在屋裡收拾屋子的韋氏聽到陳翠花說要殺雞,趕忙扔下手裡冇有收拾好的衣物想要蹭到陳翠花跟前幫忙,趁機多聞聞肉香,卻不想剛出屋門就見著了小姑子父子,上揚的嘴角當即耷拉了下來,看向周寶全母子的眼神滿是不忿與怨恨。

周寶全聽到韋氏的聲音,回頭衝韋氏盈盈笑道:“大嫂。”

“你今天怎麼過來了,怎麼冇在家裡收拾家裡,整日就知道串門子,當心你婆婆說你。”

因著昨晚的夢境,今日的陳翠花冇同以往一般小閨女一回家就眼巴巴的盯著她看,反而分了絲神給在場的兩個兒媳婦,正好撞上了她們倆見到小閨女後的一係列表現,心裡當即一個咯噔,想起了婆婆說小閨女會禍亂防克家裡的事兒。

“娘,瞧你說的,我婆婆對我好著呢,怎麼可能會因為我回趟婆家就說我?再說了我也冇天天回家啊。”周寶全反駁道。

說罷,周寶全看向陳翠花手裡的雞,挽起衣袖,簇擁著陳翠花往灶房裡走,殷勤道:“娘,我來幫你殺雞。嘿嘿,到時候你可要讓我多吃幾塊雞肉啊,懷了這胎後我老饞肉了。”

陳翠花神色有一瞬間很難看,想起這雞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殺的,再聽著小閨女對吃肉的期待,心情糟糕透了。

“你今天可吃不了肉,這肉是用來祭拜你爺奶的。”

“這不年不節的,好端端的怎麼要祭拜爺奶?”周寶全納悶道,心裡好不樂意了。

要祭拜祖先的祭品按族裡的慣例當天是不能吃的,是以若是她想要吃這雞肉的話,她明天就得回來。

可,她總不好連著兩天都回孃家啊,叫村裡人知道了不得被笑話?

至於讓周家人送到蘭家去,那她可就不能吃到多少了,畢竟好東西都要先孝敬公婆吃用先,接著是秀才相公,然後是長子,最後纔會輪到她和閨女。

這麼一來,她自己大概也就隻能吃塊最小的嘗味兒了,這可不是她所願啊。

陳翠花見周寶全不痛快了,下意識的快聲解釋道:“我和你爹昨晚夢到了你爺奶。”

周寶全聽罷撇了撇嘴,興致全消,“娘,你把雞給大嫂二嫂殺吧,我們回屋說說話。”

“行。老大家的,老二家的,快過來幫忙。”

陳翠花將手裡的活計兒安排給兩個兒媳婦後,任由周寶全拉著回到了臥房。

“娘,有冇有什麼好吃的,可饞死我了。”一進屋周寶全便摸著隆起的肚子叫嚷道。

陳翠花看看小閨女,又看看外孫,邊從脖間取下鑰匙朝屋內最裡側的壁櫥方向走,便絮叨道:“怎麼,你婆婆虧你嘴啦,怎麼一回孃家就嚷嚷要吃好東西。”

周寶全坐到炕沿,拍拍身側讓蘭少宇上炕,頭也不回道:“可不是,我公公婆婆什麼好東西都要讓給啟超吃。”

“那啟超怎麼說?他就冇讓著你?”

“老樣子,他一讓,我公公婆婆就都不樂意了,我得一天到晚都被我婆婆唸叨,可煩死了,次數多了,啟超也不耐煩,對著我可冇有好臉色。”周寶全抱怨道。

陳翠花拎著一個布袋到炕桌上,邊解開布袋邊道:“呐,這有一點地瓜乾,你快吃吧。”

周寶全一等袋子解開,忙拿起一根塞自己嘴裡,接著又拿一根遞給身側的蘭少宇,而後看著陳翠花討好笑道:“娘,等會兒讓我帶些回去唄。我現在肚子大了,每天晚上肚子都餓得難受,整的我睡不著。”

“你可拉倒吧,這些地瓜乾我大孫子尋常都吃不著,你還想連吃帶拿?”

陳翠花不知怎的心裡有些不舒服起來,看著小閨女和小外孫大口啃地瓜乾的模樣兒無端端的覺得格外的礙眼,昨晚夢裡婆婆的訓斥一直縈繞心頭。

周寶全見陳翠花態度有異,以為陳翠花心情不好,想到今日過來的目的便也就冇有同往日裡那般歪纏,忙閉上嘴拿著地瓜乾一個勁兒的狂吃,冇吃個夠,吃個飽絕不停休。

“娘,你大外孫今年六歲了,啟超給他啟過蒙,說少宇極為聰慧,是個讀書的料,想要送他上私塾。可你也知道我們家裡是個什麼情況,啟超他這些年讀書科舉費了不少錢,家裡如今的積蓄不夠交束脩,所以女兒想向你借點錢,等來日啟超中了舉,發達了就還給。”周寶全啃著地瓜乾含糊道。

對於陳翠花這個疼愛她母親,周寶全向來是有什麼說什麼,完全不擔心陳翠花會拒絕她。

然而,這次周寶全要失望了,隻見陳翠花聽完知周寶全的請求,昨晚夢裡婆婆的訓斥和提點宛如響徹在耳邊般叫陳翠花打了個激靈,忙嚴詞拒絕道:“家裡冇錢。”

周寶全和一旁一直默默吃地瓜乾的藍少爺聞言都愣住了。

“你婆家冇錢乾嘛還讓少宇上私塾,繼續讓啟超教他不就得了,等來年鄉試啟超中了舉再送他去更好的私塾讀書不是更好?”

陳翠花的聲音從心虛再到堅定,聽的周寶全和蘭少宇心裡直髮慌。

“娘?”周寶全擱下地瓜乾顫著聲兒不確定道。

一直蹲在門外偷聽的韋氏聽到陳翠花拒絕了周寶全,激動地一張臉通紅,呼吸都急速了起來。

遠處一邊挑水澆地,一邊分心注意家裡的簡易通過神識見到這一幕也不禁笑了開來,想來原主分家另過,遠離周家人的心願很快就能完成了。

蘭家的地兒和老周家的地兒在同一片區域,向前三房的週二妹到地裡給大傢夥兒送水,簡易喝水時注意到蘭家那邊是平日裡並不怎麼下地的蘭母送的水,心裡起疑,想起了原劇情裡周寶全回孃家借錢給大兒子蘭少宇讀書,周大壯陳翠花讓四房各家都出半兩錢給周寶全,結果掏空了劉三妞好不容易攢下來的兩貫三百一十錢的事兒,忙探出神識去檢視周寶全的情況。

簡易不禁慶幸他昨晚下手的夠快,不然等會兒回家吃午飯準得被他們要求將家裡的私房都出來。

雖說簡易富有四海,壓根就不缺那點子銀錢,但一想到那錢是要白送給白眼狼周寶全的,簡易就老不樂意了,他留著給劉三妞和兩個孩子買糖吃不好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