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齊高卓瞳孔驟然緊縮。

儘管他並不認識元慧,但是在其一旁的齊元華他卻再熟悉不過了。

那副模樣,與家中畫像幾乎分毫不差。

但是他們此時卻是怎麼稱呼的!

“祖師爺?!”

霎時間,齊高卓心中驟然掀起一陣驚濤駭浪。

蘇長歌看著匍匐在地的元慧,眼神當中卻是一股淩冽的殺意閃過。

淩雲宗!

能夠讓一名注重心境佛道築基修士,在心境之上產生如此劇烈的波動。

這些年淩雲宗所為也基本上可以想象的出來。

“起來吧。”

蘇長歌的聲音緩緩傳了出來,同時一股柔和的靈氣緩緩將元慧的身軀扶起。

“這些年,倒也是難為你們了,不過本尊既然到來,那麼佛門持續了百年的磨難也是時候結束了。”

聞言,剛剛起身的元慧與一旁的齊元華相視一眼,神情均是激動萬分。

佛門,終於是於茫茫黑夜之中見到了一絲曙光。

就在這時,忽然之間一陣急促的敲門之聲響起。

齊元華看了一眼蘇長歌,隨後方纔開口。

“進來吧!”

話音落下,大門猛然間被推開。

一名佛門弟子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師叔,不好了!魔障已經向我們營地襲來,最多一個時辰就將達到營地,我們現在必須要立刻轉移了!”

“什麼!”

聞言,齊元華臉色驟然一變。

他們方纔就是在為接下來的去向進行討論,單單是避開羅漢視線,路線的規劃就極為困難。

更何況還要避開瀰漫在天地之間的魔障。

眼下也容不得他們繼續討論了。

“告訴大家,立刻收拾行李,馬上轉移!”

齊元華果斷開口下令。

而那弟子也是立刻轉身跑了出去宣佈命令。

隨後隻見齊元華轉身看向蘇長歌,便欲再度跪倒在地。

蘇長歌見狀微微皺眉,隨手便將齊元華穩在原地。

“有話直說,不必多此一舉。”

齊元華聞言思量片刻便緩緩開口。

“如今我等貿然轉移,勢必會被羅漢發現……”

齊元華深吸一口氣方纔再度開口。

“到那時還請祖師爺能夠出手。”

聞言蘇長歌並未立刻回答,沉思片刻後緩緩開口。

“此事自然無妨。”

“不過,你暫且在前帶路,我去看一看那所謂的魔障!”

聞言,齊元華,一起元慧兩人頓時臉色一驚。

連忙對著蘇長歌開口解釋。

“祖師,那魔障但凡觸之必性情大變,走火入魔。”

“而且一旦長時間接觸更是會導致神誌全失,淪為行屍走肉。”

“至今更是無一人能夠避免。”

聞言蘇長歌卻是直言道:“無妨,你隻管帶路,本尊自有打算。”

隨後蘇長歌便率先走出營帳。

齊元華兩人相視一眼,並冇有再度出聲,畢竟如果隻是觀察的好倒也無傷大雅。

隨後齊元華看向站在一旁的齊高卓緩緩開口。

“你暫且在營中等候,你冇有修為尚淺,貿然接近魔障危險太高。”

再見到齊高卓點頭之後,兩人依次走了出去

而此時的營地之中卻是一片喧嘩。

眾人奔走收拾之間,通過相互交流舒緩著內心的不安。

而在見到齊元華兩人走出之後,卻也紛紛行禮。

“見過,元華師叔,元慧師叔。”

“兩位師叔可是要去外圍視察?一定要注意安全。”

“師叔也不必太過擔心,不就是轉移嗎?也不是第一次了。”

“……”

一路之上,眾人雖然惶恐,但是見到齊元華兩人也都紛紛打起招呼。

而見到齊元華神色憂心忡忡的模樣也紛紛出言安慰。

而齊元華亦是一一回覆。

可見齊元華已經充分得到了佛門弟子的認可。

直到走出營地,打招呼的人才慢慢消失。

而此時齊元華方纔苦笑的對著蘇長歌開口。

“大家都如此敬我,但是我對於大家的處境卻冇有一點辦法,每次想到此,我都感覺有些愧對他們的信任。”

聞言元慧卻是出言道:“並非如此,元華師弟修為之高深甚至還要在我之上。”

“這些年,不少次都是憑藉元華師弟,我等方纔能夠僥倖逃生。”

蘇長歌也並不意外,在他的感知之中,齊元華距離金丹也不過是一線之隔。

不過由於凡塵擾擾,以及佛門之變,其心境上距離金丹還差了一線。

而就是這一線,對於齊元華卻宛如天塹不可逾越。

終於,眾人談論之間,齊元華緩緩停下了腳步。

對著蘇長歌行禮之後緩緩開口。

“祖師爺,這邊是魔障!”

蘇長歌停下腳步,抬眼望去。

隻見不遠處的天空之中,灰色的霧氣瀰漫在天地之間。

放眼望去,霧氣朦朦朧朧的,但是卻宛如實物一般無法透過霧氣看到任何物品。

而僅僅是遠遠望去,便讓人感覺精神一陣恍惚,一股恐懼之感油然而生。

天空黑暗,霧氣翻滾之間彷彿距離他們又接近了一分,讓人感覺無比壓抑。

蘇長歌緩緩放出神色探查著這所謂魔障。

而在其神識剛剛靠近,一股極其濃烈的各種**蜂擁而來。

傲慢、嫉妒、暴怒、懶惰、貪婪、暴食和**。

各種負麵情緒忽然爆發,衝著蘇長歌便湧了過來。

但是即便如此,蘇長歌麵色依舊無喜無悲,到了他這等境界怎會輕易被外物乾擾。

不過眼下他也清楚了這所謂魔障究竟是為何物。

情緒,不更應該說是各種負麵情緒的結合體。

而倘若他冇有猜錯的話,而如此龐大的負麵情緒,自然與佛門肆無忌憚的吸收香火之力脫不了關係。

吸收願力,卻又不願耗費心神淨化其中各種**。

而便隨著承受著各種願望的香火之力被吸收,各種情緒卻被排放在天地之中。

久而久之有如此,旁大的佛門情緒也就不足為奇了。

看著麵前天地之中,肆意擴張的魔障,蘇長歌神情一動,好似想到了什麼。

“你們暫時應該不用轉移了!”

話音落下,蘇長歌緩緩邁步向前。

在齊元華兩人驚恐的神色之中緩緩走到了魔障前不遠處。

“火!”

蘇長歌輕喝一聲,隨後隻見其一揮衣袖。

刹那之間,漫天火海迎風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