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儘火勢沖天而起,瞬間便在前方瘋狂擴散開來。

劇烈的高溫之下,就連空氣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齊元華兩人見如此恐怖的火海,渾身上下頓時一陣毛骨悚然。

倘若他二人被捲入火海之中,怕是瞬間便會屍骨無存。

而隨著火海持續擴張,溫度亦持續上升。

那瀰漫天地的魔障在眾人震撼的目光當中,竟是如同那沸騰的開水一般,劇烈的波動起來。

不等兩人開口,隻見蘇長歌法決掐動。

漫天火焰終於停止了擴張。

而此時,放眼望去,目之所及儘是火海,就連那天空之上此時都已經被染上了一片赤紅。

就算是佛門營地,此時也已經看到了天空之中的異象。

一聲驚呼忽然至眾人之中傳出。

“你們快看!那裡發生了什麼?!”

聞言,眾人順著其目光看了過去。

入目便是那漫天赤霞,而在赤霞之下入目便是那無儘火海。

因為魔障迫近,蘇長歌三人本就冇有走出很遠。

如此近距離觀測到那漫天火海,眾人一瞬間都不禁汗毛倒豎,頭皮發麻。

忽然間,一聲驚呼至眾人之中傳了出來。

“這個方向,是元華師叔他們離去的方向!”

“什麼!”

聞言眾人瞬間駭然失色。

“這麼大的動靜,難不成是佛門羅漢發現了我們的藏身之地親自動手了?!”

話音落下,一片寂靜。

眾人麵麵相覷儘皆麵色慘白。

但是也有人立刻便反應了過來。

“不行,我們不能坐以待斃,所有人,帶上武器,我們去支援兩位師叔!”

此話一出瞬間便引起眾人讚同。

“對!這些年多虧兩位師叔,我們才能堅持到現在,不能放棄。”

“一起上,就算是佛門羅漢又如何,想要滅我佛門正統就必須得付出代價。”

“走!”

瞬間眾人便放下了幾乎收拾完的行李,拿起武器便趕往火焰升騰之處。

而此時,蘇長歌感受到火焰已經包裹了足夠的魔障。

法決掐動之間,漫天火焰攜著無數魔障逐漸開始了收縮。

而伴隨火焰收縮,其內攜帶著的濃鬱魔障也在被逐漸濃縮。

蘇長歌靈氣湧動間,火焰溫度再度上升。

濃鬱的魔障頃刻間便再度劇烈翻滾起來,肉眼可見的一股股黑煙至其中被提煉而出,隨風消散在天地之中。

此時,大量佛門弟子攜武器蜂擁而來。

在見到齊元華二人毫髮無損的站在那裡,眾人瞬間便愣在原地。

“師叔?”

“保持安靜!”

見到眾人到來,齊元華雖一時間有些不知所以但立刻下令,以防眾人打擾的蘇長歌。

聞言眾人也鬆了一口氣,冇事就好。

隨後,眾人便隨著齊元華的目光看了過去。

瞬間眾人瞳孔驟然緊縮。

直盯盯的看著蘇長歌身前。

隻見此時,那靦腆火焰此時已經收縮了許多,但是其中那劇烈的高溫,隱隱之間似乎想要將空間都要點燃。

而在那火焰之中,一股眾人無比熟悉的氣息在劇烈翻滾著。

“魔障!”

一名弟子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隨後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再發出一點聲音。

那濃縮到了極致的魔障,平時裡眾人僅僅是看上一眼都會引起一陣精神模糊。

而此時,那魔障卻在被劇烈的火焰燃燒,甚至隱約之間還能聽到一聲聲淒厲的哀嚎。

火焰升騰之間,一股股黑氣被不斷燃燒提純蒸發在天地之間。

而那魔障也越來越趨近於彩色。

終於,伴隨著最後一縷黑煙被蒸發而出,此時火焰已經隻剩下了蘇長歌身前的一團。

不過此時,那火焰卻已經完全化為了七彩之色,不斷的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伴隨著蘇長歌法決掐動之間,麵前的火光被一分為二,隨後再度凝聚。

最終化為兩個散發著七彩光芒的丹藥,落在了蘇長歌的手中。

蘇長歌看著兩顆丹藥滿意的點了點頭。

雖然煉丹之道他隻是略懂一二,不過倒也夠用了。

而此時。

身後的佛門眾弟子已經徹底呆滯在了原地。

麵前發生的這一幕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那麼濃鬱的魔障,他們僅僅是看了兩眼便有些精神恍惚。

但是在此人手中卻被輕易淨化。

而且,遠處的魔障此時也已經被淨化了大半,短時間內也根本不可能對他們造成太大的影響。

但是,如此人物,為何會出手幫助他們?

眾人麵麵相覷,境界看到對方眼神之中的茫然。

而齊元華看著麵前消退的魔障,眼神之中也已經徹底被狂喜所占據。

如果說,蘇長歌的出現,讓他看到了光複的希望。

那麼今天,眼前這宛如神蹟一般場景,徹底讓他相信,救出文殊菩薩,恢複佛門正統,不過隻是時間問題罷了。

看向身後佛門弟子,齊元華平複了下情緒,緩緩來到眾人身前。

看著眾人的神情,齊元華緩緩開口。

“各位安靜,請聽我說。”

話音落下,眾人的目光均轉向的齊元華。

“我向大家介紹一下。”

“這位乃是我佛門真正祖師,同時也是大成佛法開創者!”

話音剛落,眾人瞬間一片嘩然。

“佛門祖師?!”

“那不是傳說當中的人物嗎?”

“據文殊菩薩傳記所言,祖師在百年之前便已得道成仙。而那個時候靈氣不過纔開始復甦而已。”

“是啊,那時候我還以為那是虛構的,冇想到祖師爺竟然真的存在!”

忽然。

“碰!”

一聲脆響傳來,隻見一名佛門弟子猛然間跪倒在地,一道帶著一絲輕微哭腔的聲音傳來。

“拜見祖師爺,不肖弟子廣海,還請師祖光複我佛門正統!”

話音落下,佛門中弟子頃刻間儘數跪倒在地。

“不肖弟子廣發,還請師祖光複我佛門正統!”

“不肖弟子廣度,還請師祖光複我佛門正統!”

“……”

一道道聲音源源不斷的傳了出來。

“碰!”

又是兩道清脆的聲音傳來,隻見齊元華兩人亦是跪倒在地,低沉的聲音緩緩傳了出來。

“不肖弟子元華,還請師祖光複我佛門正統!”

“不肖弟子元慧,還請師祖光複我佛門正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