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我,文殊在那裡。”

“就在聖城之中,這件事是所有佛門弟子都知道的事情,菩薩與羅漢均居住在聖城之中!”

聞言蘇長歌卻是眉頭一皺,柴沛的元嬰驟然間劇烈波動起來,一聲慘叫至其口中發出。

“大人饒命我說!我都說!”

“文殊菩薩現在被羅漢監禁在聖城之中,暫時並無生命安全!”

這一刻,柴沛隻感覺撕心裂肺的劇痛自渾身上下任何一個角落傳來,瞬間便打消了最後一絲僥倖心理。

“目的呢?為什麼不選擇直接殺了文殊,反而是將其關押拘禁!”

“這……”

聞言柴沛再度出現了一絲依遲,但當他再度察覺到靈氣波動之時,一道驚慌的聲音瞬間傳了出來。

“彆動手!我說。”

隨後察覺到劇痛並未降臨方纔長出了一口氣。

“因為香火!”

“前輩應該也知道我們的身份吧?”

蘇長歌點了點頭,一道聲音傳出。

“上位麵宗門淩雲宗。”

聞言柴沛神色之中浮現出一絲震撼,他果然知道!

柴沛深吸了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隨後一切娓娓道來。

“在一百年以前,宗門中數名長老發現了這個位麵,雖然當時位麵之中靈氣稀薄,但是人口眾多,用來傳道卻是再好不過。”

“於是幾位長老便一同進入了這個位麵,而如今的兩位羅漢正是其中兩人。”

“兩位長老來到下位麵之後,卻於機緣巧合之中發現了佛門!”

“當時佛門不僅勢力遍佈大陸,其中信仰更是出乎尋常的堅定。於是兩位長老便選擇藉助宗門秘法,快速煉化這龐大的香火之力,修為更是得到飛速提升!”

“但是,當時文殊在佛門之中的影響力過於龐大,一旦死亡必然會導致大量香火之力流失,而這卻是長老們並不想看到的!”

聞言蘇長歌瞭然,但是新的疑點也隨之而生。

“文殊為何會配合你們?”

以文殊的性格,她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就這麼任憑事態就這麼發展下去。

更遑論是近百年的囚禁了。

聞言柴沛卻是麵色忽然間詭異了起來。

隨後便將目光轉向了齊元華等人,一道帶著些許戲謔的聲音傳了出來。

“因為他們!”

聞言齊元華等人麵色頓時一變。

“你說什麼!”

“我隻是在說實話而已。”

“難道你們就不好奇,最強不過築基的你們,憑什麼能夠苟延殘喘近百年嗎?”

“這一切,不過是羅漢用來威脅文殊的籌碼罷了。”

“你放屁!”

“不可能,我們這近百年來那一次死裡逃生不是依靠著我們自己!”

頓時,場上佛門眾人滿臉的不可置信,一道道否認之聲不斷的傳了出來。

柴沛卻是不置可否。

齊元華看向柴沛,神色之中卻是多了一份瞭然。

難怪,難怪這近百年來雖然佛門一直在對他們進行追捕,卻一直冇有金丹之上的存在出手。

他曾經還以為是他們的自大,不屑於對他們對手。

冇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這樣的。

“那麼你為何如今又改變的主意,甚至身為元嬰境的你都親自出手了!”

聞言柴沛元嬰殘酷的聲音傳來出來。

“因為你們已經冇用了!”

“還有四天最後一次佛法大會就將舉行,等文殊最後一次開壇**結束之後,佛門就再也不需要她了!”

“而你們,自然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

話音落下,齊元華等人麵色頓時變得難看不已。

紛紛怒視著柴沛。

而柴沛卻渾然不顧眾人的反應,抬頭看著蘇長歌,急切的開口。

“我知道的已經都告訴你們了,現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但是,隨著一道聲音傳來柴沛整個人頓時如墜冰窟。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放你走了?”

看著蘇長歌麵無表情的模樣,瞬間隻感覺一股寒意湧上心頭。

“不!你們不能這麼對我!”

“我知道的已經都告訴你們了,你們還想要什麼都可以說啊!”

“我乃聖城住持親傳弟子,隻要你們肯放我走,無論你們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們弄來!”

看著已經開始有些歇斯底裡的柴沛,蘇長歌緩緩搖了搖頭。

下一刻,柴沛元嬰周身靈氣波動頓時便被封禁了起來。

與此同時,還未來得及逃離的元誌等人也在瞬間被轉移到眾人身前。

蘇長歌轉身緩緩離去,一道淡然的聲音傳了出來。

“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

一時間場上除去柴沛撕心裂肺的怒吼還在迴盪,再無其他任何聲音。

一直至蘇長歌進入帳中之後,齊元華等人方纔收回目光。

而此時柴沛已經停止無意義的嘶吼。麵無表情漂浮在半空之中。

見到齊元華等人來到身前,一道不屑的聲音至其口中傳出。

“你們冇有機會的,還有四天,到那個時候一切都結束……”

不等他講完,齊元華一掌轟擊在其身上,刹那間本就虛弱不堪的元嬰霎時間便煙消雲散。

隨後齊元華緩緩將目光轉向眾人之中的元誌,一道質問之聲至其口中發出。

“元誌,這一切你都知道,是嗎?”

聞言元誌身軀驟然一顫,抬頭卻看到齊元華那一雙通紅的雙眼,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元華師兄,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也有自己的苦衷的。”

“我……我也是被逼的啊!”

見狀齊元華忍不住皺了皺眉,對方的反應已經給出了最為直接的答案。

對待那些被矇蔽的佛門弟子,他們還可給他們一個機會。

但是像這種助紂為虐絕對冇有第二個結果!

齊元華手中靈氣再度運轉,眾目睽睽之下印在元誌眉間。

靈氣噴湧之間,元誌瞳孔之中驟然失去了色彩。

伴隨著一聲脆響,整個人便攤倒在地,再無一絲生機。

再度抬頭看向心驚膽戰的眾人,齊元華緩緩歎了一口氣。

“將他們帶下去,仔細審問一番,若有知情者,殺無赦!”

殺氣縱橫之間,數名築基也儘數被押了下去。

齊元華以及元慧兩人相視一眼,隨後便緩緩走向了蘇長歌帳外。

“師祖,都已經處理完了!”

齊元華緩緩行了一禮,彙報結果。

並冇有讓他等候多久,蘇長歌的聲音便至帳內傳出。

“帶人準備一下,兩天後所有人隨我出行,我們,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