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後。

元城中心寺廟,一處僻靜的房間之中。

蘇長歌緩緩自靜修中睜開了雙眼。

然而此時,平靜的房間之外,一道氣息卻顯得並不是那麼穩定。

隻見此時房間外不遠處,齊元華端坐於一處涼亭之下,雙手合十,閉目冥想。

但是其眉間緊皺的眉頭,以及不斷波動的氣息卻無一不在彰示著其內心的不平靜。

“嘎吱!”

伴隨著一聲推門聲響起,齊元華驟然從冥想中清醒過來。

回首望去,隻見蘇長歌的身影終是出現在了房門之處。

齊元華立刻站起身來,快步來到了蘇長歌身前。

“師祖,弟子有一事相稟!”

“我等昨日得到訊息,佛門羅漢昭告天下,將佛法大會舉辦地址更改至聖城,且在七天後,也就是四天之後。”

聞言蘇長歌卻是麵色不變。

“那又如何?”

聞言齊元華急切的聲音也緩緩低沉了下來。

“真的,苦海兩位羅漢如此大張旗鼓的廣發訊息,分明就是在用文殊菩薩的性命來威脅我等前往。”

“現在的聖城恐怕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

“我等貿然前去恐怕也隻是落得敵人圈套,到那時恐怕我等……”

齊元華話並未說完,但是話語之中卻滿是無奈之意。

這是一個徹徹底底的陽謀。

文殊現在依舊還處於對方的掌控之中,隻要對方拿起這一張牌,他們就必須得接下來。

而他們麵對的可是整個佛門的無數精英

看了一眼神色抑鬱的齊元華,蘇長歌並未繼續開口,而是直接禦空離開了彆院。

齊元華見狀也是連忙便跟了上去。

至於目的地,也並不難猜。

按照計劃,眾人今日便應當兵發聖城,此時此刻眾人應當在元慧的帶領下聚集在城中心。

但是伴隨著佛法大會的資訊召開,還能留下多少人,他並不抱有多大希望。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終究還是少數。”

但是,當他隨著蘇長歌降臨之際,卻是被眼前的一幕徹底震驚到了!

隻見城中心廣場之上,數百身影傲然毅立於廣場之上。

數百佛門弟子無一缺席!

“誒,你們聽到了嗎?真崖羅漢他們在元城舉行佛法大會的計劃被打破之後,竟然不惜更改時間地點也要在聖城之中再度舉行大會!”

“呸,什麼羅漢,他們也配。”

“就是,還想舉辦佛法大會,我們能攪黃他們一次自然也能攪黃第二次。”

“我倒要看看他們準備了什麼龍潭虎穴!”

眾人群情激憤之間竟毫無任何消極之語,齊元華一時間有些難以置信。

你說眾人傻嗎?

這顯然不可能,能夠踏上修真之路,無論是何人,比之普通人必然要聰慧不少。

更何況,佛門之中根本毫無任何隱藏之意。

但即使如此,眾人依舊慷慨激昂。

“師祖來了!”

不知是誰率先發現了站在一旁的蘇長歌,頓時發出一聲驚呼。

刹那間,短暫的寂靜過後,激動的情緒轟然爆發,一道道聲音也隨之傳了出來。

“師祖!”

“恭賀師祖出關!”

“恭喜師祖修為更近一步!”

“……”

七嘴八舌之間,氣氛再度熱烈起來。

蘇長歌看著興奮的眾人,滿意的點了點頭。

“諸位!”

話音落下,嘈雜的眾人瞬間歸於寂靜,筆直的站在原地,傾聽著蘇長歌的講話。

“佛門攜文殊菩薩相威脅,在聖城之中佈下天羅地網,欲將爾等一網打儘,此行危險無比可有人想要退出!”

話音落下,場上久久一片寂靜,無任何一人提出。

見狀蘇長歌滿意的點了點頭。

“好,既然諸位做出了選擇,本尊大可向爾等保證,莫說是區區兩個羅漢,就算是整個佛門一同動手,本尊亦可保爾等毫髮無傷!”

“天羅地網?我自一劍破之!”

“現在,出發!”

話音落下,數百名修士齊聲轉身,氣勢昂揚的向城外走去。

“戰必勝,攻必取,行必果!”

“戰必勝,攻必取,行必果!”

“戰必勝,攻必取,行必果!”

伴隨著一聲聲的口號聲響起,數百人邁著整齊步伐,向著聖城發起進軍。

齊元華愣在原地,呆呆的看著眾人離去的背影。

這一切是他所冇有預料到的。

聽著耳邊的陣陣口號,齊元華忽然之間有些悟了。

或許在某種程度上,他的想法並冇有錯。

周全的打算並冇有壞處,這也是他們近些年以來能夠不斷在佛門的追捕下逃生的最重要因素。

但是當前方註定隻剩下一條道路之時,亦無須瞻前顧後,拿起武器發起衝擊纔是他應該做的!

或許他以往少的就是這一分絕決。

“多謝師祖點撥,弟子懂了!”

齊元華終於是緩緩回過神來,對著蘇長歌行禮,隨後便飛至眾人身前,帶領著眾人繼續前行。

但是,眾人不過僅僅出城數裡,便被截停了步伐。

齊元華望向前方,神色之中卻是說不出的凝重。

隻見前方一片貧瘠的大地之上,一行九人,儘皆身披袈裟,傲然屹立在大地之上。

見到眾人來領,轟然之間,強橫的氣勢蔓延開來。

而且九人的氣勢連鎖縱橫之間,竟是直接封鎖了整片天地。

天上地下,無任何生物可以逾越。

“成宇達!”

強橫的氣勢壓迫之下,齊元華頓時駭然失色。

他認出此人了,佛門五台山住持,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雖說相傳其實力最低也是元嬰之境,但是卻無人見過其出手

但是,此時齊元華心中卻是猛然一顫。

對方絕對不是普通的元嬰之境,其氣勢之強怕是竺剛以及柴沛兩人聯合都有所不如。

此時相隔數百米,空氣中都隱隱有著一絲窒息之感。

而成宇達傲然屹立在大地之上,神識一遍又一遍的掃著眾人,但卻始終未能發現懷疑對象。

“是誰殺了貧僧的徒弟,出來受死!”

下一刻,成宇達渾身頓時一顫,身形爆退數十米。

隻聽一道聲音幽幽至其身前響起。

“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