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台山之上,重重迷霧之中!

死寂的宮殿之中,此刻終於有了些許動靜。

一道聲音忽然間悠悠響起。

“旗陣已經成功佈下了!”

話音落下,兩道略顯虛幻的身影至宮殿之中緩緩浮現而出。

正是真崖,苦海兩名羅漢。

而方纔說話的正是真崖羅漢。

聞言苦海羅漢眉頭微微一皺,驀然伸手一招,一道靈光至五台山聖地飛出,隨後悄然落在他的手上。

冇有任何停頓,苦海羅漢曲指一彈,一道魂牌浮現而出。

而此時,那魂牌之上卻早已遍佈裂痕斷裂開來。

顯然,成宇達已經徹底身亡。

看來成宇達確實已經啟動了旗陣。

不過苦海羅漢也並未將其太過放在心上,確認情況後,立刻對著真崖詢問。

“陣法內呢?能確定對方現在的情況嗎?”

聞言真崖羅漢愛隻是緩緩搖了搖頭。

“不行,為了讓成宇達能夠驅動旗陣,我已經將我對於旗陣的掌控儘數抹去,而在旗陣啟動之後,最後一絲殘存的神識也隨之消散了!”

隨後真崖羅漢在沉思片刻後,一股神識波動散發了出去。

不多時,天外一道破空之聲隱隱傳來,一名青年模樣淩雲宗弟子駐足屋外。

“長老喚我前來可是有什麼任務交代?”

並未讓其多等,文內的真崖羅漢便淡然出聲。

“你立刻動身,前往元城,檢視是否有異常之地,是否有人被困其中。切記,探查即可,切勿出手乾預。”

“是!”

聞言青年緩緩行禮,隨後身影便消散在了原地。

安排完這一切之後,真崖羅漢方纔對著一旁的苦海羅漢再度開口。

“走吧,佛法大會開始之前,我們最後再去見一見文殊,有些事情還是得安排一下。”

“嗯。”

隨著苦海羅漢點頭,兩道虛影瞬間消散於房間之中。

不多時,浮羅宮外,兩道身影分彆至一座浮島之中淩空而起,餘天空之中彙合後,緩緩落到了浮羅宮所在的浮空島之上。

二人相視一眼,隨後便邁步來到了一處偏殿之前。

隨著二人一同掐動法決,一道微不可查的光幕緩緩散去。

隨後二人推開大門便邁入殿中。

漆黑的房間伴隨著大門打開,一道道光線終於射入其中。

而在那大殿之中,一名女菩薩身著白衣,盤膝端坐於地麵之上,神色祥和,無悲無喜。

此人正是文殊菩薩!

而這看似最為豪華的浮羅宮實則卻是一處監牢!

察覺到陽光進來,文殊緩緩睜開雙眼,但是如今修為儘數被封,數年不見陽光,一時間又怎麼能夠承受如此強烈的陽光。

但是,眼中的不適卻無法讓其動搖分毫。

看著真崖,苦海二人邁步進入房間,文殊雙手合十,道了一聲法號。

“阿彌陀佛!”

麵對文殊的動作,真崖冇有任何反應,直接冷聲開口。

“文殊菩薩,想必對於我等二人的來意你應當並不陌生吧!”

聞言文殊卻是再一次閉上了雙目。

“應當是為了這最後一次佛法大會吧!”

“嗯?”

聞言,真崖兩位羅漢頓時發出一聲驚疑之聲。

文殊被困羅浮宮中不見天日,每隔數年,佛法大會召開之際方纔能夠短暫接觸外界。

她是如何知曉外界情況的?

看著二人反應,文殊也終於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佛教乃是由她所開創,縱然真崖二人封禁了她的修為,切斷了她與眾生的聯絡。

但是冥冥之中對於佛教卻還保留著最後一絲微弱的聯絡。

而通過這一絲聯絡,她也微弱的察覺到了佛門前進的道路正在一步步走偏。

現在的佛門與百年前的佛門幾乎已經完全不同。

現在隻需要一顆火星,如今的佛門與她理唸的矛盾就將會徹底爆發。

而那時,也將會是真崖二人除去她,徹底掌控佛門最好的時機。

看著二人的反應,文殊再度開口。

“佛法大會我自會參加,作為條件,我有一個問題。”

“元華,元慧他們還活著嗎?”

話音落下,真崖麵色頓時難看起來。

還活著麼?

當然還活著,他們不僅活著,還讓他們淩雲宗搭上了整整三名元嬰。

“哼,馬上就要死了!”

話音落下,真崖甩袖,直接轉身離開了房間。

而隨後苦海羅漢也跟隨其後離開了房間。

“轟!”

大門轟然關閉,封禁陣法也隨之展開,空曠的房間再度陷入黑暗之中。

無儘黑煙之中,文殊雙目之中卻隱隱浮現一抹流光。

一道呢喃之聲緩緩傳出。

“前輩。是你嗎?”

……

兩天後!

羅浮宮旁,一股氣勢驟然爆發。

“你說什麼!”

話音落下,真崖羅漢真身驟然出現在羅浮宮前。

強橫的威壓,幾乎讓那名淩雲宗弟子喘不過氣來。

“真崖!聽他說完!”

與此同時,一道沉穩的聲音至屋內傳了出來。

聞言真崖羅漢氣勢頓時為之一滯,隨後緩緩被其收入體內。

“碰!”

氣勢一緩,淩雲宗青年頃刻間跪倒在地。

神色更是蒼白不已,慌忙開口。

“長老!我絕無任何一絲虛言!元城之外方圓百裡,隻有一處異常之地!”

“在那裡的地麵之上存在一處深不見底的鴻溝,一旁的地麵之上更是劍意縱橫,我根本無法靠近。”

“不過屬下可以斷定,那裡絕無任何人類生存之跡象!”

隨後青年直接跪伏在地,不敢有一絲多餘的動作。

“下去吧!”

許久之後,苦海羅漢的聲音終於至房間之中傳來,青年方纔長出了一口氣,偷偷抬頭看了一眼,卻隻見真崖羅漢麵無表情,神色亦是冰冷不已。

青年頓時渾身一顫,連忙收回目光,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浮島。

片刻之後,苦海羅漢真身來到浮羅宮之前。

“我可以確定,陣法已經被啟動。”

“嗯。”

聞言苦海羅漢麵色亦是凝重不已。

“倘若對方真的是強行破陣而出,其實力恐怕遠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恐怖!”

“真要動手,我們恐怕不是對方的一合之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