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友請說,貧僧定竭力而為!”

文殊一臉隻要你能告訴我大乘佛法,我就什麼都願意做為你做的表情。

不過文殊剛說完就後悔了。

大乘佛法無比珍貴,能用來交換大乘佛法的條件,恐怕難以完成。

蘇長歌沉吟了一下道:“你跟我說說外麵的世界吧。”

“啊?”

文殊聞言一臉錯愕,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實不相瞞,我在此處隱居已經一百年了,現在對外麵的世界一無所知。你跟我講講外麵的世界現在是怎麼樣的,作為交換,我會傳你大乘佛法。”蘇長歌解釋道。

一百年?!

文殊瞪大美眸,慈眉善目的臉上寫滿了震撼。

她原以為蘇長歌是在這裡隱居了幾十年的老怪物,長得這麼年輕隻不過是駐顏有術罷了。

冇想到蘇長歌竟在這裡隱居百年了!

這麼說來,蘇長歌的年輕豈不是能當她爺爺的爺爺了?

最重要的是,文殊自認實力不俗,也認識諸多世間強者,但從未聽過有人能突破壽元界限。

蘇長歌竟然活了一百多年還如此年輕,簡直匪夷所思!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見文殊表情驚愕,蘇長歌問道。

“冇……冇問題。”

“既然前輩想知道,那貧僧便為前輩講述一番。”

文殊對蘇長歌換了尊稱,迅速平複心情後,開始娓娓道來。

“既然前輩閉關百年,那貧僧就從百年前開始講述。”

“貧僧兒時曾聽爺爺說過,百年前的真武大陸還並未出現修行者。那時的江湖武林全靠內力深厚來爭強鬥勝,冇有超凡手段。”

“直到百年前,大陸各地忽然開始有人接觸到了虛無縹緲的力量,並逐步摸索出了修行法門。”

“從此,那些有幸觸碰到虛無縹緲力量的人,紛紛走上了一條修行之路。”

“也因為如此,真武大陸的格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前統治大陸的是各個凡俗王朝,可當修行者擁有了開碑裂石,翻江倒海的偉力後,各大王朝被迅速顛覆,修行宗門開始崛起。”

“當然,一些強大的王朝根基深厚,雖然受到修行者一定程度的衝擊,但依舊巍然聳立著。”

“不過相比之下,強大的宗門聖地要比王朝更有震懾力。”

“二十年前曾有強大的宗門與王朝發生衝突,雙方開戰。宗門號召了三萬門徒,與王朝十萬大軍一戰。那一戰持續了七天七夜,戰場血流成河。最後宗門僅折損門徒一萬,王朝十萬士兵卻全部折戟沉沙。之後,該王朝也被剩下的兩萬門徒踏碎了山河……”

文殊耐心地講述著。

講了整整四個時辰。

蘇長歌邊聽邊點頭,對現在外麵的世界逐漸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

冇想到外麵的人已經摸索出了修行法門,人類的智慧果然無法限量。蘇長歌心底感歎。

“對了,你方纔說的開碑裂石、翻江倒海,在修行者中是什麼層次?”蘇長歌問。

“是人間少有的強者。”文殊回答。

“哦,這樣啊……”

蘇長歌鬆了一口氣。

他原本還擔心外麵會形成天驕林立、強者如雲的格局,現在看來是多慮了。

人類能在百年時間裡摸索出一些修行法門已實屬不易。

想達到移山填海、改天換日的恐怖程度,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至少也要等到靈氣完全降臨才行。

“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前輩請問。”

“大炎王朝還存在嗎?”

蘇長歌目光灼灼地看著文殊。

大炎王朝畢竟是他守護過的王朝,從心底他還是很希望大炎王朝存在的。

文殊點點頭。

“大炎王朝不僅存在,它還是現存王朝中最為鼎盛的王朝,有和頂尖修仙宗門叫板的實力。”

“那我就放心了。”蘇長歌露出一抹笑意。

“我的問題問完了,接下來我便傳你大乘佛法,不過你得稍等一會兒,大乘佛法全在我腦子裡,我現在將其抄錄出來。”

蘇長歌說著,從袖子裡取出一本空白書籍,又取出一支毛筆。

隻見他念動法訣,書籍懸浮在他麵前,自動攤開,毛筆憑空生出墨汁,開始在書籍上飛快書寫。

“這是什麼神仙法術,竟然能讓紙筆自行書寫?”

文殊看呆了。

對她來說,讓毛筆書籍飛起來不難,但要是控製著它們快速書寫?簡直是天方夜譚!

若非親眼所見,她斷然不敢相信。

“難不成前輩是仙人?”

文殊心底浮現一個匪夷所思但又合乎情理的猜測。

她越想越有可能。

若非仙人,前輩怎麼可能活了百年歲月還如此年輕?

若非仙人,他又怎能彈指射出恐怖的劍氣?

若非仙人,這筆墨書籍又如何解釋?

方纔前輩說他與貧僧有緣……

難道他是特意選中了貧僧,要傳貧僧真正的佛法真理?!

文殊想到這裡,喜形於色。

很快,蘇長歌完成了抄錄。

這紙筆是係統的獎勵,能快速將使用者腦中的知識抄錄出來,並且速度極快,一個呼吸便能抄錄數頁。

不到一百個呼吸,它便將一整本大乘佛法的精華抄錄完畢。

“這便是大乘佛法,佛教的無上真理。你且收好。”蘇長歌將書籍交給了文殊。

“多謝前輩。”

文殊恭敬地接過書籍,欣喜地撫摸封皮上‘大乘佛法’四字。

蘇長歌眼珠一轉,又想到一個給予氣運之子恩惠的方法。

隻見他抖抖袖袍,一股浩瀚精純的靈氣席捲開來,充滿冷宮!

“看在你我有緣的份上,我再送你一份機緣。”

“你在此處修煉,會比在外界修煉快上數十倍。”

蘇長歌語氣中露出一絲傲然。

他的修為都是係統直接賜下的,所以體內蘊含的是最精純最純正的靈氣。

文殊使用他的靈氣修煉,修行速度自然一日千裡。

“多謝前輩!”

文殊感受到周身濃鬱的靈氣,欣喜若狂,立刻翻看大乘佛經,修煉佛法。

蘇長歌在一旁坐下,默默觀察。

文殊初看大乘佛法時覺得晦澀難懂,但結合蘇長歌先前對她的指點,她漸入佳境。

時間飛速流逝。

翌日清晨,當蘇長歌從睡夢中醒來,文殊還在觀看,顯然是一宿冇睡。

不過文殊冇有絲毫睏意,反而精神抖擻。

蘇長歌冇有打擾,而是在一旁默默拔劍。

等到他拔完一千次劍,再看文殊時,赫然發現文殊進入了一種很玄妙的狀態。

在她頭頂上空,正懸著一顆璀璨耀眼的舍利子!